全球垃圾回收市場崩盤 傷害世界上最底層的窮人

basurero norte


【特約編譯譚亞菁╱報導】世界上最貧窮的人常靠拾荒維生,清理回收來自世界各地的垃圾。但如今他們賴以維生的微薄收入也受到嚴重威脅,因為全球回收市場崩盤的緣故,給他們帶來了生存的極大壓力。

例如在印度,於當地和從國外產生的回收垃圾的價值大約是250億美元的產業。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所有這一切都被全球垃圾市場的崩盤所重創。垃圾市場的兩大玩家就是:購買世界上大部分垃圾的中國,以及銷售垃圾量最多的美國」。

People looking for something in the garbage

中美是兩大關鍵國家
「2018年,中國決定大幅削減對垃圾的採購量;由於來自中國的需求量減少,加上美國仍持續供應垃圾量,淹沒了世界垃圾市場,導致各地垃圾價格下跌」。

「對於那些在新德里市郊的垃圾山加齊普爾 (Ghazipur) 垃圾掩埋場撿垃圾的人來說,原本一公斤或2.2磅的塑料水瓶的回收價格是0.65美元,現在價值只有0.36美元」。

這樣的情況導致如今那些從農村來到市郊做垃圾回收,並住在附近貧民窟的家庭,當中有20%不得不重返農村家園。

印度最高的垃圾山是位在新德里東部郊區的加齊普爾,如今其高度已超過20層樓高。新德里還有另外兩個垃圾掩埋場,一個位於南部歐克拉 (Okhla), 一個位於北部包斯瓦 (Bhalswa)。

2003年,安比亞·卡敦 (Ambia Khatoon) 和她的先生帶著三個袋子與六個孩子,從印度農村來到加齊普爾。

工作環境讓人嘔吐暈倒
直到去年,他們大約每天都能有五塊美元的收入,足以支付他們孩子的生活,還能購買他們所住垃圾掩埋場旁貧民窟的土地。

卡敦和她三個較小的孩子一起工作,一個在她的背上,一個用手牽住,最大的孩子則跟在她的後面。

卡敦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起初工作非常艱難,我經常暈倒和嘔吐,有時垃圾掩埋場的溫度非常高,讓人無法忍受。」

全球回收市場的崩盤使他們的收入減少到每天不到三美元,這促使這位46歲的婦女和她最小的孩子必須搬回她家鄉漏水的簡陋棚舍,他們每天只能使用短短幾小時的電力。

垃圾價格若回升仍要回去
卡敦在她的村莊找不到工作,所以目前他們只能倚靠那些還留在新德里的家人的接濟。

卡敦說她不希望她的子孫在她的鄉村長大。她表示:「我希望他們是在城市裡長大,即使是住在貧民窟。」她並表示,「如果垃圾廢棄物的價格能回升一點,我還是會回去的。這是我唯一知道的工作」。(資料來源:GodReport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