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專家論戰】大衛躲避掃羅王的藏身之處──洗革拉 真的找到了嗎?

以色列考古學家認定的洗革拉遺址鳥瞰圖。(圖/Emil Aljem,以色列古物管理局。)


【編譯林辰欣╱報導】跨國考古專家們日前聲稱發現了大衛王年輕時逃離掃羅王居住的地方──「洗革拉」(Ziklag)遺址。在舊約聖經歷代志上12章記載大衛如何從洗革拉到希伯崙,之後膏為君王。希伯來大學考古研究所所長約瑟夫.加芬克爾(Yosef Garfinkel)教授自2015年起開鑿這座有3000年歷史的聖經城市,已挖掘約1000平方公尺。

在Khirbet-a-Rai發現的古物。(圖/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在Khirbet-a-Rai發現的古物。(圖/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以色列澳洲考古學家合作發掘
一起合作挖掘的加芬克爾教授、以色列文物局薩爾.加諾(Saar Ganor)與澳洲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考古學與古以色列歷史講師凱爾基梅爾(Kyle Keimer)說:「我們找到了聖經中的洗革拉。」加芬克爾教授解釋道:「這是一個很小的遺址,但它非常重要。從聖經的角度來看,我們看到了士師記結尾所述,在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爭戰之秋,掃羅王和大衛時代以色列君主制的興起。」

發掘出來的洗革拉遺址於Khirbet a-Ra’i,坐落於猶太山麓,靠近現在以色列的迦特鎮(Kiryat Gat),就在非利士人與以色列民中間的邊界上,舊約聖經記載非利士人曾在南方區域(Negev Region)定居,也就是猶大國的西南方。

考古學家已挖掘出近百個完整陶器,該批陶器與猶大城海貝凱雅法(Khirbet Qeiyafa)發現的文物相同。海貝凱雅法被認為是聖經所記、座落在猶太山麓的沙拉音(Sha’arayim)。

志工在Khirbet-a-Ra’i。(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志工在Khirbet-a-Ra’i。(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典型非利士城市
此外,從該遺跡出土的非利士時期文物,可追溯至主前11至12世紀,包含寬廣巨大的石材建築,為非利士人典型特色。考古學家還發現了碗和油燈,據信是存放在建築物地板下,作為供品以祈求開工順利。

在當地也出土了大衛王時期著名的「紅線條、手工打磨」裝飾風格器皿,文物也讓我們一窺大衛王時期人民的日常生活,許多器皿都屬中大尺寸的瓶罐,用以儲存油和酒。

遺跡不遠處,考古專家發現可追溯至主前10世紀早期、大衛王時期的農村生活遺跡,並且該地點經歷大火摧毀。聖經撒母耳記上30章描述洗革拉遭亞瑪力人侵奪、被火焚燒,並且大衛的妻子亞比該和其他婦女孩子都被擄去。凱梅爾教授說:「我們若將聖經內容視為現有保存最精確的資料,那麼推斷洗革拉遺址的一項條件便是──應有自主前10世紀早期遺留下來的焚燒層。」

有主前10世紀焚燒層
過去有許多被認定可能是洗革拉的地點,不過Khirbet a-Ra’i考古地點的研究員說:這是第一處同時包含非利士人與大衛王時期聚落定居的證據。根據聖經,理當要有主前10世紀早期遺留下來的焚燒層才是。有些又坐落得太偏西邊或太南邊,無法符合整體的地理圖像。

凱梅爾教授解釋,從經文可知,洗革拉在迦特(Gath)南邊、比梭溪(Wadi Besor)的北邊,該地點又得讓大衛和猶大支派以及不同遊牧民族交流。」

(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大衛在此作哀歌
Khirbet a-Ra’i則一一符合了這些條件,與非利士南邊迦特城約一日腳程可達,在比梭溪北邊,恰巧落在非利士人掌控的西邊,以及逐漸壯大的東邊猶大勢力中間。此外,該地點南方有一大面放牧草原,過去許多遊牧民族可能在此居住過,例如:亞瑪力人。

洗革拉與沙拉音這兩地都在王國的西側防線且在較高的山陵上,俯瞰非利士與猶大地往來的主要道路,以拉谷(Elah Valley)的海貝凱雅法在非利士城迦特對面,而Khirbet a-Ra’i則在亞實基倫(Ashkelon)對面,地理描述符合撒母耳記下第一章大衛王哀歌所記:「大衛作哀歌,弔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不要在迦特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因此學者推論這遺跡就是洗革拉。

新發掘的遺址靠近高速公路。(圖/Eyal Marco@Antiquities-Authority)

新發掘的遺址靠近高速公路。(圖/Eyal [email protected]

發掘到的遺址可能不符合聖經描述
但這項遺址發布報告也受到其他學者的打臉。英國司布真學院(Spurgeon’s College)聖經學者彼得.拉勒曼(Pieter J. Lalleman)博士就持否定觀點。他認為,因為有些相似的遺址的非利士層上面是以色列層,符合撒母耳記上八章1節、列王紀上四章21節,和歷代誌上十八章1節的描述。而現在挖掘出來的Khirbet a-Ra’i遺址,不是唯一的,只是其中一個。

最後更確切的證明是Khirbet a-Ra’i遺址(坐標31°35’26.83“N,34°49’10.03”E)是位於猶大地理位置的中心,非常靠近耶路撒冷和拉吉。這個位置與聖經強調說洗革拉在猶大王國南部的內蓋夫地區(Negev region)的事實不符。
洗革拉被賜給西緬支派,定居在猶大支派的南部地區(約書亞記十九章5節)。在約書亞記十五章20-32節中更詳細地描述了它的位置,其中第21節講述是「儘南邊的城邑,與以東交界相近的」,第31節提到了洗革拉。就像Khirbet a-Ra’i一樣,聖經中的洗革拉並不像Khirbet a-Ra’i那樣靠近耶路撒冷。

拉勒曼說,我們可以在聖經中任何其他位置找到Khirbet a-Ra’i嗎?現在應該是找不到,可能永遠也找不到。然而,這不會減損它作為聖經時代標誌地參考來源的價值。

Khirbet-a-Ra’i挖掘出來的古物。(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Khirbet-a-Ra’i挖掘出來的古物。(圖/Excavation-expedition-to-Khirbet-a-Ra‘i)

另一位在以色列巴爾伊蘭(Bar Ilan)大學主持Tell es-Safi/Gath Archaeological Project23年的專案主任阿倫.梅爾(Aren Maeir)教授也認為這不是遺址。他說聖經所提到的洗革拉應該位置在更南方一點。因此,如果聖經上的洗革拉是真實存在的,那它不可能離猶大的心臟地帶拉吉(Lachish)有三公里之遙。

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教授以色列.芬克爾斯坦(Israel Finkelstein)也持否定看法。他閱讀了聖經之後,他覺得這個非利士古城應該在其他地方。他認為洗革拉的遺址應該在迦特(Gath)境內,且是在沙漠邊緣。Khirbet a-Ra‘i離沙漠邊緣太遠了。

芬克爾斯坦教授提到,撒母耳記上廿七章6節的背景約從公元前七世紀後期開始,它所以不太可能離猶大第二大城拉吉很近。他也提到洗革拉被列入南方的城邑,而不是示非拉(Shephelah,位於猶太山脈和沿海平原之間)。Khirbet a-Ra’i也不在這裡。此外,約書亞記15章中提到的洗革拉,歷史在公元前七世紀後期的猶大王約西亞時代。從初步報告來看,似乎有證據證明當時Khirbet a-Ra’i有一些活動。但是現場挖掘證明的主要年代是幾世紀前,而主前第七世紀的發現只不過是表面上的一些陶片。(資料來源: SCI News, Christian Today, Eternity News, The Times of Isreal)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