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沉默的愛

4145_超越沉默的愛


◎許素菲(台北和平長老教會)

爸爸是台大工學院教授,因受日式教育,家中男主外,女主內,在家中他只管大原則,生活細節由媽媽料理。

大弟考上第一志願大同中學,大姊高中考上北一女實驗班,然而我考高中竟是落榜,媽想要我去上補習班準備重考。他們在臥房討論,爸說就算明年考上,再過三年我還是要考大學,不如就去讀五專,我一聽感覺是他對我徹底絕望了,為此我常暗自流淚。

不過,我考上五專,爸竟陪我去註冊,在我家是頭一遭。當時我最討厭讀商,心中很不甘願,每學期總要當三、四科,他都沒責備。聯考兩度當魯蛇,我在這樣的家庭是非常自卑的,我回想爸爸是用行動來表示他很重視我。

大學畢業後,有社區國中要聘我任教,我卻說要追隨教授讀書,爸也支持,任我當米蟲直到我願意去工作。

不過還有一件事曾讓我介意,大姊結婚時,爸爸做主婚人致辭難過的幾乎快要掉眼淚,回程愁容滿面一路無言。而我年卅還不曾交男友,他也沒說甚麼,到我結婚那天,他當主婚人致辭時竟然裂嘴大笑,我常想太不公平了。

父親用行動表達愛
直到自己兒女長大,對他們的交友婚事暗中牽掛,卻又不能表意見,才稍微了解那種做家長心中隱藏的秘密,更何況爸在那極保守的年代,為我遲遲不婚不友,心中不知承受多少壓力。原來姊姊及時嫁是心中不捨,而我終於成婚是卸下心中石頭;兩者都在真誠無偽的父親臉上表露無遺。

後來外子經商,省吃儉用的爸,竟義無反顧支持他的難處,我們赴俄留學,他有次偷偷塞了六百美元給我,說這是他的賭本,不要讓媽媽知道。爸爸薪水全交給媽媽,但可能是演講或審稿存的私房錢,打算赴美探視大弟時順道去拉斯維加斯小賭一番。每次想到他對女兒溫馨的贊助,卻毀了他的樂趣,就心疼不已。

在莫斯科因為多重艱難壓力極大,我變得很愛禱告,但禱告時間總是不長;聖靈讓我回想起,我從小到大和爸爸講話不多,也不跟他玩橋牌下棋。儘管他為人正直、慈愛,讓我直接投射到天父的形象,我完全相信上帝、不曾懷疑,也很尊敬上帝,卻與上帝不親近,禱告話不多。

調整跟天父的關係
直到父親遠在萬里外,我就在靈裡調整與天父的關係。真奇妙,從此和上帝無話不說,每天早晨跪在地上兩小時,若哪天沒出門,加上下午就禱告四個半小時。還有多次參加四十天、廿一天禁食禱告,在攝氏零下卅多度氣溫,晚上還外出去傳福音或帶小組,缺乏熱量身體幾乎失溫,非常艱苦,但與主親近的甜蜜卻勝過一切。

學位完成後,我被神呼召留在莫斯科宣教兩年,爸媽繼續支持我們生活。回國後奉上博士證書,爸只說「拿到了喔!」臉上卻露出滿意的笑。但因兩人讀博士多年,回國財務有很大的短缺,爸媽仍然繼續協助我們。當我接到大學專任教師聘書,那時外子事業不順,爸跟外子說,素菲要去教書了,錢慢慢賺沒關係。他對我的肯定表露無遺,這句話將我當年的羞辱,完全掃清,我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感恩。

我常帶爸愛吃的故鄉小魚或滷味,去探望爸媽,雖然和他話仍不多,但是完全沒有了距離。「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四章18節)我回國四年後,爸爸回天家了,我永遠懷念他。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