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查經18》英雄末路—押沙龍的敗亡

Women on dead end way high up on vast sky


◎張慧康(高雄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下十七章24節至十八章33節

有道是「打虎還得親兄弟,上陣不離父子兵」,戰場上瞬息萬變,但兄弟、父子總是一家人,最為牢靠團結!本章卻看到一生征戰無數的大衛,竟迫於無奈要跟他親兒子押沙龍打仗,真是情何以堪!

話說押沙龍叛變後決定採納戶篩的建議,要召集全國軍力御駕親征與大衛作戰,大衛得到消息後趕緊渡河,整軍待戰。

正如大衛以前說過的:「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撒上17:47)」。上帝不與押沙龍同在,即使他如何英雄蓋世,早已注定他的敗亡。

一、雪中送炭見真情,昔日敵人已成好友

17:24-29 大衛來到瑪哈念,押沙龍也率領以色列全軍渡過了約旦河。押沙龍任命亞瑪撒為元帥,代替約押的位置。亞瑪撒是以實瑪利人以特拉的兒子,母親是拿轄的女兒亞比該。亞比該與約押的母親洗魯雅是姊妹。押沙龍和以色列人在基列地區安營。

大衛來到瑪哈念,受到亞捫族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羅•底巴人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和基列的羅基琳人巴西萊的熱情招待。他們帶來被褥、碗盆、瓦器、小麥、大 麥、麵粉、炒麥、豆子、扁豆、蜂蜜、奶油、綿羊和乳酪,送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因為他們想:「眾人在曠野跋涉,一定饑渴疲乏了。」

大衛他們渡河來到瑪哈念這地方,而押沙龍也率全軍渡河來到基列這裡安營。雙方擺出的陣容是:押沙龍任命亞瑪撒為大將軍,大衛這裡仍是約押作大元帥。至於約押與亞瑪撒這兩位將軍算起來是表兄弟,因為約押的母親洗魯雅與亞瑪撒的母親亞比該是親姐妹。所以不只是兩邊的領導人是父子,各自任命的元帥也是表兄弟,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內戰,都是自己人跟自己人在打仗。

我們常講「人在人情在」,言下之意是人若不在位交情就淡了,關係就沒了。但換另一角度說,平日若以仁義待人,讓人感恩戴德念茲在茲,往日的交情也不會因為換了位置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瑪哈念這地方可說是掃羅死後北方政權的中心,掃羅之子伊施波設繼位時設為首都 (撒下 2:8)。至於亞們族也曾是大衛征戰討伐的對象,但他們現在因為歸順於大衛,在大衛的英明領導下感念在心,如今在他落難時雪中送炭,送來許多豐厚的生活補給品。

這十三樣禮物「被褥、碗盆、瓦器、小麥、大麥、麵粉、炒麥、豆子、扁豆、蜂蜜、奶油、綿羊和乳酪」可說是大衛他們此刻最急迫需要的民生必需品。亞們族人朔比、瑪吉與巴西萊雖然過去與大衛是交戰關係,現在大衛落難還如此慷慨援助於他,顯見大衛的確收服他們的心,才讓他們出於自發真誠相助,昔日敵人已成好友。

我們想知道平時自己為人如何,或許在位時還不準,不在位子上的時候或許看得更清楚也不一定。

二、押沙龍死於自己最驕傲的頭髮(18:1-18)

可能是為了彼此呼應互相支援,大衛把跟隨他的軍隊分成三隊(猶太史學家約瑟夫紀錄有四千人),讓他最信任的大將軍約押、還有約押的兄弟亞比篩以及迦特人以太帶領。大衛總是願意與士兵同甘共苦,想跟他們一起出戰,但他們卻覺得有大衛在場反而不好。

畢竟這場戰役的攻擊目標都是對方的最高領導人,誰先死就分出勝負結束內戰。大衛這裡的軍隊固然要抓住押沙龍,但對方也以大衛為頭號目標。所以若大衛跟他們一起出戰,一來還要分心派人保護大衛,二來萬一戰事失利再多人傷亡也無關緊要,只要大衛沒死就勝負未定。但要是大衛死了,那可全都完了。所以他們跟大衛說:「因為如果我們敗逃,敵方不會放在心上;即使我們一半人陣亡,敵方也不會放在心上。你一人比我們一萬人更寶貴。你還是留在城中支援我們吧。」

大衛自然懂得這其中利害,當下欣然聽從,待在城中不與他們出戰。

只是大衛還是慈父心腸心疼兒子,頒布禁令不許部下傷害押沙龍。而且還慎重其事不只講給三個將軍聽,而是親自講給全體士兵都聽到:「你們要看在我的份上對年輕的押沙龍手下留情。」手下留情這個命令其實對大衛這邊是很不利的,因為對方打殺起來可以毫無顧忌地盡情伸展,但大衛這裡的士兵卻得一邊拼命打仗,一邊還得顧忌押沙龍的安全別傷了他,真的是礙手礙腳。

我們也可以看出親子之間的情感,父母對孩子的關愛是遠甚過子女對待父母。因為押沙龍可沒替大衛這樣想,沒有約束軍隊要對他父親手下留情,甚至還希望他父親快點死,自己就可以順利登基為王。

上帝的帶領有時很有戲劇張力!押沙龍平生最引以為傲的一頭濃髮,此刻竟然要了他的命!撒母耳記的作者沒有太多描述兩軍對陣的廝殺經過,只以「以色列人被大衛的部下打敗,傷亡慘重,有兩萬人陣亡」一句帶過,卻把重點放在押沙龍是怎麼死的。

說也真巧,當押沙龍騎著騾子倉皇逃跑,從一棵大橡樹的茂密枝條下經過時,他一頭烏黑的濃髮竟被樹枝纏住了!本來保命要緊,他只要趕緊揮刀割髮即可脫身逃跑,但不知是手中沒刀還是心疼美髮下不了手?反正人就定格在樹枝下困住了。大衛的部下看見趕緊報告約押,約押本來叫這名部下趕緊動手把押沙龍殺了有賞!但他很機靈,知道殺了大衛王最心疼的兒子反而惹禍上身,到時候約押也保不了他,所以不敢動手。約押眼看機不可失懶得跟他廢話,就上去一槍刺入押沙龍心臟,旁邊十個為約押拿兵器的年輕人也都圍上去各補上一刀,就這樣把押沙龍殺死了。

約押不顧大衛手下留情的禁令,毫不留情地殺死了押沙龍,這到底對還錯呢?

以大局看,押沙龍一死,勝負已分內戰即告結束,可以避免無辜士兵繼續殺伐傷亡擴大,約押這樣明快殺死押沙龍當然是對的。

只是對大衛個人而言,他又得承受喪子之痛,這可就對不住大衛了。

三、大衛為押沙龍痛哭不已(19-33節)

押沙龍死後,戰事已定。緊接著撒母耳記的作者把重點放在約押如何派人報信給大衛知曉戰果,尤其是他最擔心的押沙龍安危。

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自告奮勇希望回大衛那裏報信,但約押不准。可能約押覺得亞希瑪斯的個性報喜不報憂,不會把大衛最想知道的事明白告訴他。所以他決定派個最不相干的古示人(即外族人埃及)前去告訴大衛。

儘管如此,亞希瑪斯還是一直要求約押派他和古示人一同擔任這差事,約押抝不過他,最後還是准了。但我們可以從後來大衛詢問亞希瑪斯關於押沙龍的安危,亞希瑪斯仍含糊以對沒有正面回答(29節),可知約押這樣想並沒有錯,亞希瑪斯的個性果然不能圓滿達成任務。

的確,我們本就難以要求他人作出違反他自己個性的事。

還好有古示人也同去,把押沙龍的死訊告訴大衛。大衛聽了十分難過,當下走上城門樓連連痛哭失聲:「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可以替你死!押沙龍,我兒啊!我兒!」令人聞之鼻酸!

大衛贏了,但他心中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喜悅!

固然大衛打贏了,也結束內戰可以繼續回耶路撒冷稱王,但他此時心中並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喜悅。他的哀哭,可以說是為他死去的兒子哀哭,因為這已經是第三次白髮人送黑髮人了(第一次是他與拔示巴第一個兒子死了,第二次是押沙龍殺了他的長子暗嫩);另一方面,他的哀哭也可能是先知拿單預言的刑罰再次應驗:「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撒下 12:10)。」大衛仍受到犯罪的責罰與擊打而痛哭不已!

以上押沙龍敗亡的事情經過,我們可以得出幾點反省:

第一、別人犯錯,不代表我們犯錯就是對的!
押沙龍造反,固然事出有因,是對大衛種種的不滿。但他對父親的不滿,並不表示造反有理、謀逆無罪。過去掃羅對大衛也很不好,甚至更差。但大衛始終敬畏神,耐心等候上帝的時間。掃羅對大衛如何不好的罪最終是自己擔負,但大衛沒有因此犯罪,保守了自己。

我們身處在這罪惡的世界,歪七扭八的人或事情是一大堆,族繁不及備載,實在很難期待別人都用正確的態度或方式對待自己。這是事實。但別人怎樣對待我是他的事,我要什麼態度來面對又是另外一回事。他怎麼對我是他要負責,但我要怎麼對人可要自己負責。

很可惜,大衛犯罪虧欠了王的職分,押沙龍便以為自己可以取而代之,甚至不惜強取豪奪,謀逆造反,終至敗亡。不客氣地說,押沙龍的敗亡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半點怨不得旁人。

第二、神不與驕傲的人在一起。
〈箴言〉16:18 告訴我們:「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一個人若存心驕傲,自己已經走在敗壞的道路上,神不與他同在。押沙龍長得俊美非凡,是以色列國第一美男子,又有政治才能受人愛戴,自認當時兩個哥哥已死,自己遞補為長子,論序排輩是最有資格繼位稱王(神屬意繼位的所羅門那時年紀還小,可能十歲不到)。他便不待上帝的旨意,也不尋求上帝的帶領,自己策劃叛變。叛變初期雖然非常順利入住耶路撒冷,但神不與他同在,也注定他最後敗亡的結局。

我們若渴望神的同在與祝福,真得時時警惕自己可得心存謙卑,千萬別驕傲啊!

第二、沒有好好管教兒女,終必吞吃苦果。
綜觀押沙龍一生,大衛好像沒怎麼管他。無論他過去如何密謀暗殺長兄暗嫩,多年逃亡在外不肯回來認罪,甚至後來公然起兵造反,大衛都沒有責備他什麼,甚至連重話也沒說他一句。最後押沙龍死了,大衛為他哀哭,自己也得承擔喪子之痛,吞吃苦果。
愛他、就要好好管教他

聖經教導我們愛他、就要管教他!為人父母千萬不可溺愛子女。箴言 13:24「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事實上,以色列是上帝疼愛的兒女,祂的慈愛供應保護恩典不斷,但犯錯時的管教責罰也從未缺少。祂的子民痛苦缺乏時呼求神,神會拯救保護,絕不會置若罔聞棄之不顧;但百姓行惡離棄神拜偶像,神必會興起鄰國擊打以色列作為管教的杖,整個以色列史都可印證。

現在少子化的緣故,父母難得有個孩子個個都是寶。願我們為人父母者都能效法撒母耳的榜樣:「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撒下 12:23)」

結論:英雄末路—押沙龍的敗亡

押沙龍相貌俊美貴為王子,有勇有謀,成功發動政變成為耶路撒冷的新主,算得上是英雄人物。但他自視甚高,所作所為顯示他不認識神:暗殺長兄暗嫩、與父親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同寢公然亂倫、謀反篡位不惜要弒父,這些都與外邦人的行徑無異。很難想像這是在一個有虔誠信仰的家庭長大的。

押沙龍的敗亡,可以說是從他的驕傲開始,逐漸以自我為中心,妄自尊大,不把神放在眼裡。

「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各書 4:6)」我們若渴望神的同在,渴望走在祂的旨意與祝福裡,須得時時警惕警醒,自我省察,也懇求神保守自己的謙卑,才能與神同行,不致遭神厭棄。

願神藉著押沙龍敗亡的故事,向你我說話!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