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經歷重要社會運動 神學院長邢福增:期待打開僵局預備未來挑戰

八月12日,牧者關懷團召開記者會。(時代論壇提供)


【記者李容珍台北-香港連線報導】八月18日170萬港人從維園到中聯辦「流水式集會」和平落幕,這是從六月到現在,又一次大規模的「反送中」遊行行動,引起全球的矚目。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長邢福增受訪時表示,這是香港歷史上很重要的社會運動,未來情勢會發展如何,雖然沒有人知道,如同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標題用「How will this end? 」他也坦言社會和教會內部引起衝突撕裂,期望教會能在這很不容易的時代中,做更美好的見證。

兩個月來累積更大遊行抗爭
談到為何香港兩個月來累積一次又一次的抗爭行動?邢福增表示,從六月到現在,面對強大的遊行民意,香港政府不願讓步,只有「暫緩」修訂反送中條例,卻沒有「撤回」,雖然特首林鄭月娥後來聲稱條例已經壽終正寢,並說這次修例工作完全失敗,卻仍未撤法案。問題既然出於法案,鄭林月娥為何堅持不撤?是為面子問題還是為維護權位?亦或考量北京政府態度,一旦同意這些訴求,被視為政治的讓步,更助長抗爭者的氣燄。而且鄭林月娥稱抗爭行動為「暴動」說,這樣的回應,更不為民意所接受;因而又發生警察濫權暴力行為,民意要求獨立調查,政府又不同意,以致於僵持不下。

他說,儘管抗爭中會出現一些問題,總體來說,香港民眾展現團結的意志非常強烈,但中國官方將香港反送中示威定為「顏色革命」,批評黑衣者示威製造禍亂,並指向外國勢力的干預,以「抹黑」方式來爭取民意,其實作用並不大。

與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相比,邢福增認為,這次香港的民意比之前更強,而且延續兩個多月,在每個區都有人出來遊行,動輒數萬人,包括政府公務人員都有人站出來反對。「雨傘運動」爭取的是將來的「真普選」,但有些人認為政府已提出方案,也可以先接受後再改善,仍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反送中條例」憂心的是當下,一旦條例通過,無異將香港納入中國的司法管轄之下,香港人當下的人權自由明顯受到威脅,也違反一國兩制。

雖然香港本身也累積一些矛盾,這個條例讓香港人更不放心,才會一次次引發更多人抗爭,但政府仍不聽。起初的訴求只是為了條例,後來又針對警察的暴力,希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後來發現是整個體制的問題,要求政治上改革,希望爭取雙普選,唯有民主體制才能保障香港人權自由。

十月1日中國國慶前關鍵時刻
對於北京政府是否會用武力解決?他認為,理論上應該不會,因為此舉將嚴重破壞一國兩制,對北京政府帶來嚴重影響;但也不無可能,因為以30年前北京政府在天安門的鎮壓為殷鑑,對香港是否也用武力後再收拾殘局?目前對北京政府會如何出手仍不得而知。

邢福增認為,關鍵時刻應會在十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70週年國慶,這對北京政府是很大的事,在重要的建國70週年之前,理論上應不會讓香港遊行抗爭影響到十一的國慶。若是採取鎮壓行動也會對十一國慶造成負面的形象影響。

他說,目前重兵集結在深圳,在香港也常會看到解放軍的出入行動,又默許黑社會用殘暴手段對付抗爭者,警察又偏袒他們。然而,每當政府愈採取壓制手段,就更引起更大憤怒的民意。他也希望大家團結起來用不同的方法,把香港的聲音表達出來,讓國際社會更多人知道香港的情況。

邢福增也坦言,目前香港社會,包括教會也呈現內部的衝突撕裂,有些教會也支持政府、警察,認為基督徒不應該抗爭,應該順服在上掌權者;對於抗爭出現的暴力行為,基督信仰也不接受;而且遊行抗爭也破壞香港經濟的穩定,他們也希望問題能圓滿解決。但從目前來看,不論香港政府和抗爭的民眾,雙方似乎沒有讓步的可能。

但他認為,時代已經改變,香港政府若為維護穩定,以平定暴亂為名加強打壓,反而形塑了集權化時代的主要特質,是教會很不容易面對的時代。唯有預備自己、調整心態,才能為福音在時代中做更好的見證。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