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

3841997 - sacred ekaterina's monastery on sinaisky peninsula. egypt.


◎文亮(湖光教會主任牧師)

經文:創世記四章25-26節、五章21-24節

讀聖經,常常會看到一些令人感到索然無味的記載,就像創世記第五章二十一到二十四節,除了記載人類的年齡很長、令許多人羨慕之外,並沒有對他們的生活有任何精彩的描繪;在那個時代,沒有行動電話、沒有網路、沒有娛樂節目、沒有百貨公司、沒有夜市、沒有遊樂場,也沒有方便的交通工具可以遠行旅遊,很難想像活好幾百歲的人在做些什麼事?聖經記載他們的人生只用簡短幾個字~「……生兒養女……就死了!」感覺真是單調、乏善可陳的生活。而這樣的生命和記載,在創世記第五章裡一連有八位:亞當共活了九百三十歲就死了;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歲就死了;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歲就死了;該南共活了九百一十歲就死了;瑪勒列共活了八百九十五歲就死了;雅列共活了九百六十二歲就死了;瑪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歲就死了;拉麥共活了七百七十七歲就死了。(參創世記5:5-31)彷彿,除了生兒養女之外,人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可做,也看不到生命的價值。或許當年的人見了面,會互相比較誰長壽,但先決條件是他們的記憶力必須很好,若像現代長者一樣~幾十年前、幾個月前、甚至幾天前的事情都忘記了;那麼,當年那些人每天的談話可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誰會記得啊?!」
  
在一連串「……生兒養女……就死了!」的敘述中,有一個與眾不同的亮點:「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歲。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世記5:23-24)顯然,聖經把「就死了」與「不在世了」作對比,表示不同的事情與不同的結果。我們或許很難明瞭當時的人如何看待死亡,但是以諾的消失、被神取去,顯然對當時的人來說,是一個特殊事件,足以讓所有的人知道:被神取去的不在世與死亡之間有截然不同之處。從人的眼光來看,以諾是那個世代最短命的人(以今天一般世俗的觀點看,以諾就是一個不蒙福的短命人),但按著聖經記載,以諾卻是在他所處的世代中,最蒙神悅納、祝福的生命,因為他與神同行了三百年,獲得被神取去的祝福。如果今天教會告訴人們,與神同行的結果,是比其他人活在世上的時間更短,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想要信耶穌?!然而,以諾的生命的確是值得我們深思:生命不在乎在世年歲的長短,而在乎在神手中的永恆。短暫在世生命的終點,是無奈的結局~就死了,而永恆天上生命的獎賞,卻是透過與神同行得到的恩寵~被取去就不在世了。
  
因此,我們可以從以諾的生命和其他人生命之間的不同,來思考與神同行的真諦與意義,進而得到與神同行的生命和恩福。

一、與神同行~是經歷生命轉變後才能有的結果

從邏輯的角度看來,以諾生命的前六十五年並沒有與神同行,他跟列祖一樣,在年輕的時候就結婚生子(當時六十五歲就結婚生子,應該還算是早婚、早生的吧!)他跟先祖一樣,對「耶和華~神」的認知、認識,明顯是不夠的。創世記記載:「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創世記4:26)也就是說,在塞特生以挪士之前,人們對公開敬拜神的態度和認知是模糊的,也顯現亞當、夏娃犯罪以後,人們跟神關係漸漸疏離的現實,甚至從拉麥(該隱的孩子)傲慢不羈的話語上,我們看到罪惡的影響,使人越來越惡,也與神的關係越來越遠:「拉麥對他兩個妻子說……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世記4:23-24)
  
然而,在那樣的一個混亂時代裡,以諾卻可以一甩自己六十五歲以前的生命狀態,擁有一個與眾不同、與神同行的新生命樣式,顯然有一些特別的經歷發生在他的生命中。值得我們深思的是:在人們開始求告耶和華之後,並不是每個人都被肯定、成為與神同行的人;所以,「求告耶和華」和「與神同行」之間,是有所不同的。不要認為你求告神,就等於你與神同行,除非我們的生命是改變的,是配得靠近神、可以與神同行的生命,才能像以諾一樣,獲得神特別的青睞、蒙受神格外的恩典。與神同行的原文含意是「跟著神來來去去」,有時時刻刻跟神在一起的意味。我們要如何保持時時刻刻與神在一起,跟祂來來去去呢?至少有兩方面需要注意並確實做到的。
  
首先,「神不與罪人同行!」正因為神不與罪人同行,如果以諾沒有回歸到神的心意、法則中,就不可能得到「與神同行」的事實和評價。聖經多次提到神是聖潔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你們也不可在地上的爬物污穢自己。我是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耶和華,要作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未記11:44-45)﹔「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我們怎樣讓自己的生命被煉淨、被塑造……成為聖潔,並維持在一個可以與神同行的光景?這是今天每一個基督徒必須劍及履及,好好思考與操練的生命功課。不要老是怪罪環境或是身邊的人、事、物拖累自己,因為以諾的環境絕對沒有比我們更好,但他卻可以分別為聖、操練並保守自己與神同行三百年(感謝主,我們只需要努力一百年不到就可以了,應該比以諾更容易做到。)所以,我們當殷勤,與敬虔的基督徒一起操練、保守生命,好好與神同行。
  
其次,「要有深愛耶穌的心志」,如果我們並不夠愛祂,就不會願意專注在神身上,自然也無法與祂同行。神存在我們的心靈中,但若我們沒有愛祂的心志、關注祂的行動,沒有以祂為主、好好跟隨的心志,那麼即使耶穌就在你身邊,心卻相隔天涯之遠。有些基督徒跟神的關係,像形同陌路的兩個人,雖看似在一個屋簷下,看似一起逛街或做事,但實際上彼此之間卻沒有任何交集或連結。雖然聖經中看不到以諾生命轉變的關鍵原因為何?但我們可以看到他跟所有先祖和後代生命的不同,這先決條件必須取決於他對上帝的認識,與一般人有所不同。因為,如果沒有真的認識上帝,就不可能愛上祂,又怎會渴望討祂喜悅?又如何與祂同行?我們都嚮往以諾、嚮往與神同行,因為我們都嚮往「被神取去,不見死亡」這種特別的恩福,但我們是否像以諾一樣在經歷生命的改變之後,更深、更真、更努力地去愛神~愛耶穌呢?或是力求生命蒙神的悅納,並且付上代價去得著生命的改變呢?如此,我們不但能得著與神同行的生命,也能領受與神同行的恩福。

二、與神同行~是長時間的狀態,不是一個成就的終點

不要以為以諾是因為某一天,生命得到了一個奇妙的改變,之後他就可以理所當然地與神同行三百年,直到見主面的那日。這裡所講的「與神同行」是一種生命狀態的持續,在那三百年裡,以諾並不是一個聖人,也不是一個完全人,而是他願意讓自己的生命步伐不斷修正,並維持在與神同行的狀態裡。從以諾的角度來看,與神同行並不會影響自己該有的生活,他還是生兒育女。有人以為:與神同行必須拋下許多原有生活中的人、事、物,像耶穌告訴門徒:要放棄自己的家人和原有的工作。其實,耶穌所說的,是作門徒的心志,是我們心態上必須先有的次序調整,而不是真的要基督徒拋下一切不管。誠然,若我們的生命不能有對的次序和正確的心態,我們如何能成為一個真正與神同行的人?!
  
從上帝的角度來看,與神同行並不是一天、兩天的成就,而是一生的選擇~選擇讓上帝介入我們每一天的生活。你願意讓上帝介入你生活有多深?多少?認真想想:多少時候,我們只有在缺錢的時候、失戀的時候、生病的時候、遇到困難和危險的時候,才要上帝介入我們的生活,其他時間和事情,我們根本不要祂管我們,甚至希望祂離得越遠越好,這樣選擇性地倚靠神、有所保留地讓神介入生活,並不是與神同行的生命表現。一個有趣的數字: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歲,恰巧與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吻合,或許是一個有趣的巧合,也是一個有趣的提醒:與神同行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的事情,不是每個禮拜天的工作或功課,不是每天早晨靈修或晚禱的修行,不是從事屬靈活動才發生的事情。我們每天都必須堅持並且警醒,好保持自己在基督裡,才能真正地讓「神與我們同行」。不要忘記:聖潔的神是不願意靠近、也不能靠近有罪的人,除非我們持續願意悔改,以及透過禱告,讓神改變自己。所以,與其說以諾與神同行,或許換另一個更精準的話是~以諾不斷地煉淨自己的生命,使得神願意讓以諾跟祂在一起,祂也願意親近以諾,帶著以諾同行,直到祂接以諾回到祂永恆的家、回到祂的懷抱裡。
  
以諾生命的改變是一個重要的關鍵,但改變不是一個時間點上的悔改,而是生命保持在長時間裡,不斷地能討神喜悅,這才是以諾能與神同行、並且蒙福的重要課題。今天許多基督徒認為我已經得救了、已經受洗了,就忽略了與神同行需要不斷地修正自己的心態和腳步,漸漸地走自己想要走的路、偏離神,還回頭問上帝:「為何不與我同行?」有些人則是希望上帝修正祂的路線,最好能跟著我們所喜歡的世俗路線修正,認為這才是符合時代潮流和進步的表徵。但是,神的道路,是不會隨時間或環境改變的,因為跟隨祂的腳步,必須走真理的道路,如果我們不能修正自己的腳步與祂同行,那麼我們就等同聖經所說的:「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賽亞書53:6a)我們必須知道:成聖是一個長時間的旅程,是一個與神同行的旅程,是不斷在基督裡、在聖靈裡,省察自己、修正自己、改變自己的旅程,你是一個願意像以諾一樣,持續三百年不斷修正自己與神同行的人嗎?(說得實際一點,我們比以諾來得更輕省才對,因為我們可能只需要花三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來持守自己與神同行的生命,就可以得到神所賜的永生和一切在基督裡所應許的祝福了。)

三、與神同行~是得著神所要的,而不是得著人所想的

在以諾的年代,人的壽命都有八、九百歲,可以說是今天許多人所羨慕的長命百歲吧!但是以諾卻只活了三百六十五歲,在那個時代算是短命的,大約是一般人平均年齡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一個另類的假設,搞不好當時的人,還更羨慕以諾可以那麼短命,因著與神同行,就可以早早地離開世界。),以人的眼光來看,一個與神同行的人,上帝怎麼不讓他成為人類歷史上最長壽的人呢?反而讓瑪土撒拉專美於前地活了九百六十九歲?一個與神同行的人,豈不是更應該活得更長壽嗎?當人們的眼光著眼於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會以人們認為好、為美的事物作為我們一生所追求的,卻忽略了上帝要給我們的。以諾如果能與神同行一千年,從人的眼光看豈不是更好?但如果這一千年,每天都要與罪惡爭戰、每天都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才能戰戰兢兢地保持自己在世上與神同行,你真想要嗎?還是到主那裡,在一個沒有罪惡、沒有痛苦與死亡的國度裡,天天與主同住,哪個更是上帝所祝福的呢?
  
我們很容易受到世界一般人的價值觀影響,判斷人生在世應該得著的,也追求那些人們以為好、以為美、以為有價值的人、事、物。但上帝要我們得著的,卻往往與世人所要的相反,人自己想要得到的,多半是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平安幸福、愛情享樂……,但神賜福我們、要我們得到的,卻是永恆的生命、心靈的滿足與自由、內心的平靜與安穩、以及不被罪惡和魔鬼捆綁、傷害的生命。
  
一起來思考這個故事:有一個人到沙漠探險、尋寶,他一路不斷地撿拾到各種寶石、珍品,他不僅行囊滿載,甚至寶藏馱滿了駱駝身上。正當他準備回家時,卻發現身上的水用盡了,就在他即將脫水而亡的時刻,看見前方有一個賣水的,他上前要求買一瓶水,但對方卻說:「一瓶水的價錢,是你身上全部的財貨。」請問,如果是你,你買不買?付出身上所有辛辛苦苦得來的財貨,你願意換?還是不換?如果換了、買了,你不是白忙一場?但如果不買、不換,你所忙碌得來的,仍然將隨著你生命的殞落而毫無價值。
  
這就是我們人生的寫照,多少時候,我們就像那個進入沙漠努力尋寶、累積一切的人,但等到我們得著了很多的時候,才赫然發現我們的水(就是我們的生命)快用盡了。多少人到最後,只能感嘆卻無奈地,眼睜睜看著自己有限的生命殞落,看著自己勞碌一生的所得毫無價值、白忙一場。但幸運的人,還能遇到賣水的,還有機會拿所有的換一瓶水。今天,耶穌基督就是那個願意賜給我們生命之泉的上帝,祂不但願意給我們永生,還願意讓我們保留努力所得的產業,我們怎能錯過這樣一個「賜永生生命和今生祝福(賣水的)」的上帝呢?你每天所追求的,是自己想要的?還是神希望你得到的?你決定走自己的路?還是堅定與神同行呢?改變你的價值觀,突破舊有的眼光,看見神要給你的永生和祝福,不要被世俗的價值觀牽著走,而盲目地追求世人所要。按著神要給你的祝福,向著永生的標竿,好好與神同行吧!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