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使徒性國度7》使徒先知運作,形成屬靈颶風

41491101c


◎ACKN國度使徒中心網絡(the Apostolic Center of Kingdom Network)

上次專欄我們已經運用颱風現象來詮釋使徒性運動,因為神往往用自然界的事物和現象向我們啟示天國的奧秘,今天我們要透過聖經中的颱風友拉格羅來探討颱風的結構與運作。

「走的日子多了,已經過了禁食的節期,行船又危險,保羅就勸眾人說: 「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損傷,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不信從保羅所說的。且因在這海口過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說,不如開船離開這地方,或者能到菲尼基過冬。菲尼基是克里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這時,微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就起了錨,貼近克里特行去。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裏僅僅收住了小船。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裏。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眾人多日沒有吃甚麼,保羅就出來站在他們中間,說:「眾位,你們本該聽我的話,不離開克里特,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惟獨失喪這船。因我所屬所事奉的 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 神都賜給你了。』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 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只是我們必要撞在一個島上。」(使徒行傳廿七章9-26節)
友拉格羅颶風

一、使徒保羅意識到行船的危險

使徒運動是聖靈運動,本身就是一個超自然的颶風行動,保羅敏感於自然界氣候的因素,也明白在自然界的背後,往往也有空中掌權者邪靈的運行,因為保羅正要前往使徒中心5.0的羅馬,在那裡他將要發揮使徒性的影響力,來轉化羅馬帝國,黑暗權勢的邪靈試圖藉著強風友拉格羅來破壞保羅及同行者的性命,保羅試圖提出風暴的警告,但因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保羅只能儆醒等候神的保護和引導。

因為耶穌曾對彼得說,我要把我的Ekklesia建立在這磐石上(天父的啟示)上,所以Ekklesia必須要有先知的啟示和使徒的治理運作。

二、友拉格羅颶風抓住船往西前去

熱帶氣旋的颶風或颱風是有名字的,擬人化表明在自然界氣候的運作上,背後有超自然的人格特質,友拉格羅意思是東北風,抓住了這艘由亞歷山大前往義大利的船,從這裡我們看見每個使徒團隊都有其使徒性格。

安提阿差遣第一次使徒行動,是由巴拿巴、掃羅和馬可組團
巴拿巴是具有先見、牧師特質的使徒;保羅是具有教師、傳福音治理特質的使徒。他們第一次的使徒行動,建立了特庇、路司得、以哥念及彼西底安提阿等城市的地方教會,只能說是屬靈的熱帶氣旋或是輕度颱風。

第二次行程時,保羅與巴拿巴因為馬可爭執而分成兩隊
保羅揀選了西拉(先知)及提摩太(年輕世代),以後加了路加及亞居拉、百基拉(職場使徒),至此保羅的使徒團隊已略具規模,使團行經腓立比、帖撒羅尼迦、庇哩亞、雅典都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力,及至哥林多,便形成使徒中心(颱風形成的風場),保羅沿路差遣小型使團及開始以書信堅固當地的教會,使團網絡已見雛型。

當保羅第三次使團行動來到以弗所,以弗所的惡鬼早已知道保羅及其使團的名聲
當保羅在以弗所書提到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祂得名,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又將萬有服在祂腳下,保羅建構以弗所成為強力的,使徒中心並將安提阿、亞細亞、馬其頓、亞該亞建立成使徒網絡。保羅的使徒團隊在靈界是有名的,馬都納多的使團也是有名的,如今神揀選台灣成為使徒性國家,要啟動列邦列國的使徒運動,願神透過台灣的使團充充足足成就一切,並使祂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裡,得著榮耀。

三、保羅透過異象啟示及使徒性運作,救了全船的人

當保羅所搭乘之船被狂風催逼,得救的指望都絕了之時,保羅夜間得異象,使者站在保羅身旁,應許保羅會前往羅馬在凱撒面前站立,主並將全船的人賜給保羅,只是船必撞毀在一個島上。保羅隨即根據這個先知異象做了一連串的使徒運作,禁止水手逃跑,並勸眾人飲食,當船擱淺後,全船洑水上岸。

這裡我們要論述使徒運動的核心結構,每個使徒團隊不但有其特殊性格,更重要的是,神透過先知啟示異象使命,透過使徒回應運作,這是使徒性運動的核心結構,必須有成熟的先知職事領受異象超自然啟示、感動,使徒回應才會形成使徒運動。
熱帶海域 颱風

四、颱風眼,使徒先知團隊的核心價值、異象、使命及運作方式

颱風眼是一整個氣旋的中心,包圍風眼的是圓筒狀的風眼牆,風眼牆內的對流強烈,颱風眼如同天窗,天使上去下來,每個使徒中心要保持天窗敞開,天使時常造訪、啟示、引導、保護,這是使徒團隊的核心價值觀,而透過持續性的先知啟示,使團自然有清楚的異象、使命及超自然的運作模式。

保羅與西拉在腓立比監獄中因地震而帶領獄卒全家信主,在以弗所推喇奴學房論述神國,使全亞細亞的人聽見主的道,以及在強風中拯救了全船,在馬爾他被蛇咬卻完全沒事,反而醫治了島長部百流的父親及島上其餘的人,這一切超自然運作都是因為保羅使團使徒先知形成清晰風眼牆的天窗功能。也就是成功的使徒運動一定是使徒與先知的複合結構。

這相同的特質,我們在保羅、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及基耶摩‧馬都納多(Guillermo Maldonado)使徒們都能看見,他們都具有使徒與先知的複合功能,形成堅強的風眼結構,才能有成功且具影響力的使徒運動。

五、歷史上的使徒性運動:莫拉維亞弟兄會

莫拉維亞弟兄會起源於胡斯的宗教改革運動,因遭遇逼迫,1722年由克里斯新‧大衛(Christian David)創立莫拉維亞弟兄會。

親岑多夫

親岑多夫

陸續帶領十批逃難的弟兄先後約300人來到德國,虔信派貴族親岑多夫(Nik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 und Pottendorf)伯爵的賀恩莊(Herrnhut),初期幾年,這群弟兄們有許多的爭執和衝突,然而在親岑多夫和其他弟兄誓言委身復興代禱,在1727年五月12日他經歷了類似初代教會五旬節的經歷,被聖靈澆灌有了戲劇性的變化,彼此相愛,充滿了火熱與能力,同年八月他們開始了一連串禱告及復興運動。

1.開始長遠超過100年的一天24小時不間斷守望禱告
2.夜間報時Daily Watchwords
3.開始海外宣教運動

他們前往西印度群島、格陵蘭、土耳其和拉普蘭(Lapland),此外他們啟動了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進行海外宣教的復興,帶下在英國與美國的大覺醒,他們到了1792年,在六十五年間莫拉維亞弟兄會已差遣了三百個宣教士直到地極,到了今天,莫拉維亞弟兄會在美國、加拿大、英國、西印度群島、歐洲大陸、非洲、中南美洲及南亞都有差會,全世界目前有超過825,000信徒,莫拉維亞宣教運動是基督教宣教史上最有影響力的運動之一,因著它有著100年以上晝夜不停止的禱告運動,就使賀恩莊(Herrnhut)成為使徒中心的颱風發源場域。

這個案例使我們看見親岑多夫,大衛‧尼施曼(David Nitschmann)、安娜(Anna)是颱風眼的使徒先知所在,而100年的持續禱告運動形成了莫拉維亞宣教所需的熱能及暖心結構,提供了100年使徒運動的持續動能。

六、台灣正成為屬靈颱風發源的場域

之前專欄已提過,去年因著愛家運動發起的三次禁食禱告,以及今年教會為明年2020總統大選的兩次禁食禱告,都是風場形成的必要因素。

還有馬都納多特會、烈火特會,大量敬拜禱告的召聚及催化效應,加上這些年因著回家運動帶動的合一,都形成了類似賀恩莊聖靈澆灌的氣旋風場,重點是要有像親岑多夫般使徒的職事來領導回應,親岑多夫在聖靈造訪1727年的那個夏天,組織了24位弟兄、24位姊妹共同立約,每日排定一小時來禱告,其他人紛紛加入這場「鐘點代禱」的行列,這波守望禱告的長浪延續一百多年,同樣他在禱告守望六個月後向弟兄會挑戰海外宣教,當時有人遲疑不決,但親岑多夫卻十分堅持,最後有26名莫拉維亞弟兄展開了世界性的宣教。

台灣教會自八月20日由周神助牧師及父老們再一次發動40天的禁食禱告,周牧師並夥同多位牧長前往緬甸宣教,促進當地緬人與華人及其他族群的合一,這正是形成颱風風場的正確具體元素,目前已經有基隆、新竹、台南、高雄等城市邁向使徒性城市,也有數個領域的職場團隊組合向使徒中心邁進。

風場已經成型,需要使徒先知就位,尋求神所賜給城市及團隊的核心價值與使命。先有了屬靈的低氣壓,然後形成氣旋,再升級為颱風,邁向5780,新年代的十年,多個氣旋正在成型升級!台灣前進使徒性國家,加油!

(以上專欄由ACKN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