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事奉列傳3》使徒多加與天使般的妻子:慈運理師母

Portrat von Regula Gwalther-Zwingli und Anna Gwalther, 16th(來源:維基)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宗教改革初期,有幾位知名的改教家皆是娶寡婦為妻。包括馬丁.布塞珥、慈運理、約翰.加爾文在內。他們並不在乎妻子是否為寡婦,不擔心照顧她們與前夫生下的孩子,反倒更看重對方是否能夠勝任師母的角色,支持他們的異象,成為事奉中忠貞扶攜的伴侶。

以下我們將介紹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1484-1531)的妻子安娜.萊因哈德(Anna Reinhard,1484-1538)。她是一位容貌秀美、非常漂亮的女子,但是她也是最悲情的師母,因為慈運理這位改革宗的先行者英年早逝。比起大多數得以壽終正寢的宗教改革領袖,慈運理馳騁沙場,死於刀下,屍骨無存。安娜甚至在失去丈夫的那一晚,她也同時失去兒子和幾位親人。

秀外慧中的美人師母安娜
安娜出生在蘇黎世一個平凡的家庭,父母經營旅店。她長相秀麗迷人,以致家世顯赫的漢斯.科諾瑙(Hans Meyer von Knonau,1517)不顧家人反對,不惜被剝奪財產繼承權,在1504年私下與安娜結為連理。兩人婚後生下一男三女,漢斯.科諾瑙為承擔家計,加入瑞士傭兵團隨軍南征北討,最後染病死亡。

安娜與亡夫所生的兒子葛洛德(Gerold)十分俊俏,天資聰穎,個性非常討喜。三歲時,祖父無意中看到他,即被這個孩子的模樣吸引,當他知道這個孩子竟然是自己的親孫子,不禁喜形於色,便接納安娜進入他們家族之中,對他們提供經濟幫助。

這孩子不僅促成原本棄絕他們的祖父,重新接納他們的家庭,並且也吸引教區神父慈運理的注意。

1518年,當慈運理成為蘇黎士教會的神父時,開始有機會探訪和牧養安娜這個家庭。慈運理非常疼愛葛洛德,常與安娜談論這個孩子。他知道葛洛德聰明又懂事,基於愛才的心,不只私下教他希臘文和拉丁文,後來還把他送到巴塞爾大學去接受高等教育。

葛洛德不負眾望,課業成績表現十分良好。他18歲就擔任市議會議員,21歲就成為市議會主席。慈運理像個慈父一般的栽培葛洛德,不知不覺中,也透過栽培他的過程跟安娜譜出了戀曲。

1520年代,改革浪潮風雲四起,但是神父還俗娶妻生子仍會引起很大的非議。慈運理沒有像馬丁.布塞珥一樣開誠布公自己的婚事,反而選擇在改革方興未艾之際低調秘婚,直到兩年後才在消息已經走露之下,公開自己已婚的事實。這場秘婚落人口舌,引起不少批評,其中也有人抨擊慈運理是貪戀安娜的美貌和錢財才娶她為妻。

為了杜絕許多指控,安娜婚後不再像以前一樣配戴任何珠寶飾品,反而以質樸的打扮努力試著勝任師母的角色。

被喻為使徒多加和天使之妻
如同宗教改革那些善解人意的師母,對安娜來說,服事丈夫就是服事教會,師母負責照顧牧師的健康,在牧師過勞時即時提醒,在疲累時給予療癒。她與慈運理生了四個子女,平時照顧家庭,接待訪客,賙濟窮人,照顧病人。因此她被稱之為「使徒多加」(The apostolic Dorcas),慈運理本人則稱她為親愛的家庭主婦(Dearest Housewife)。

慈運理在翻譯瑞士德語聖經期間,每晚都會讀幾頁聖經譯文給安娜聽。安娜非常喜歡聆聽聖經,並且將她所領受的感動跟她服事的人分享。1529年,慈運理譯完瑞士德語聖經後,還特別送了她一本複本。安娜便趁著照顧病人和窮人的機會,學習宣揚所認識的真理。除此之外,當慈運理為著宗教改革四處奔波的時候,安娜會接待川流不息的訪客,許多跟安娜接觸過的人,都對她讚不絕口,並稱她為「天使般的妻子」(an angel-wife)。

慈運理常為改革遠赴他鄉,即使安娜生產,他也不在身邊。有一封信流傳至今,即是慈運理寫信祝賀安娜生了一個兒子,也問候其他孩子安。成為牧師妻子的安娜,常要接受丈夫經常出外事奉不在身旁的景況,並且身為一位知名宗教改革領袖的妻子,安娜也遇到很多艱難。在當時天主教與新教勢力劍拔弩張的時代,雖然蘇黎世市議會支持宗教改革,但是他們仍然無法杜絕一些反宗教改革者派人來暗殺慈運理,或是對他們的家庭做出不利的動作。當然,最可怕的莫過於因宗教戰爭爆發所導致的家破人亡。

1531年十月11日,天主教盟軍突然來襲,慈運理也成為隨軍牧師參與抵抗天主教盟軍的作戰,史稱「第二次卡佩戰爭」(The Second War of Kappel)。

宗教改革哭泣之母
這場慘烈的對戰,傷亡慘重。安娜在一夕之間失去了丈夫慈運理、兒子葛洛德、她的兄弟、侄兒和女婿。就在那一晚,安娜成為全世界最悲情的女性,她被後人稱為Mater Dolorosa:「宗教改革的哭泣之母」(The Reformation’s weeping Mother)。

改革宗陣營的馬丁.布塞珥牧師和卡比托牧師紛紛寫信給她,表達關懷與慰問之意,願意在她最孤單無助的時候提供協助。最後,慈運理生前的得意門生,也是他的傳人布靈格(Heinrich Bullinger,1504-1575),決定把安娜和她的孩子們接到自己的家來住,視她為母親般的照顧她,同時也像當年慈運理栽培葛洛德般的培植安娜與慈運理的孩子們。

安娜在慈運理出征前曾問他:「主的旨意若許可,我們還可以再看到彼此。願主做成祂的意旨,那時你會帶什麼回來呢?」慈運理回答她:「黑夜之後的祝福。」只是,慈運理再沒有回來了。安娜帶著慈運理留給她的遺言度過她的餘生,她雖因失去丈夫和兒子憂傷,晚年卻依然繼續服事主,為人帶來祝福,直到人生終點。
問題討論:

1.宗教改革時期一些屬靈領袖擇偶的標準有什麼相似之處,能給我們什麼提醒?
2.為什麼這些屬靈領袖那麼看重師母待人處世的品格?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