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下的不朽名句──寫給香港這段動盪不安的日子

4151_寫給香港這段動盪不安的日子


◎殷麗群(文字工作者)

今年夏季,香港這顆東方不滅、閃爍於南中國的燦爛明珠從未如此炯炯生光地照亮全球,引起世界關注。連月來,媒體上觸目驚心的畫面晝夜不平息地牽繫著我的心,縱然家人朋友提醒定居英國的我:「沒事別回港」,「想回家」的激動卻在胸臆間洶湧澎湃不休。因我目睹的不是暴亂,而是蘊藉人心那份屬於香港人真誠而執著、始終未變的「情」與「義」!

市井小民情義真摯
香港是我成長的地方,她經歷過貧窮,好不容易才步上所謂的安定繁榮,躍身「國際金融中心」之列。這地方向來人煙稠密,居住環境狹窄,生活步調非常急速,廣東話總是快人快語。從港式警匪片認識她的人,會覺得香江人勾心鬥角、功利自私甚至無情,事實不然。

香江的「情」真摯而豐碩,是由無數市井小民凝聚而成,他們相遇在獅子山下的草根生活圈裡,彼此同舟共濟,放下矛盾,無畏無懼地攜手踏平崎嶇。已故名歌手羅文主唱的《獅子山下》將這種刻苦堅毅的香港精神說得淋漓盡致,鼓舞著無數為艱難打拼的香港人,直到如今,這股精神正旺盛地燃燒著港青的心,要挫敗他們相當困難。

近代中國民主搖籃
在近代中國史上,香港是非常重要的地方,是辛亥革命的發源地。早年在香港就學的孫中山接觸到西洋文化,深被自由民主,以及不屈不撓為爭取人權和平等而革命的精神所啟蒙,後來在香港成立革命組織,才會有今日的中華民國。在英國政府的管治下,源自英國的基督教文化也在香港開花,建立無數所教會學校及基督教醫院,奠定基督信仰根植「香港地」的基礎。

另外,香港的英語教育普及,世界各地不少宣教士因此以香港為樞紐,經香港前往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各地傳福音。

香港歷來的法治精神及高效率的行政程序為世人所樂道,港人賑災之慷慨大方更令人嘖嘖稱奇。對於地球,這一個「小點」實在是「小蟻雄兵」,於「神國大使命」上立過大功,多少福音的種子經由香港撒播到世界各地,再茁壯成長,結果纍纍。

九七以降,香港陸續在改變中。許多事衝擊著「道道地地」的香港人心,有人選擇離開,有人接受事實,過一日算一日,只要正常生活,相安無事即可。但這許多年間,港民心底一直蘊釀著種種憤慨不平的集體情結,是今年的「送中修例」將壓抑已久的痛引爆出來,而且一爆不可收拾,愈演愈烈,甚至將許多隱藏於人性底層的虛假與邪惡連帶掀露出來,驚怵全世界。此刻的香港成了一台戲,演在國際舞台上,人們都觀看著她的結局。

青年覺醒奮不顧身
離開香港定居國外多年,從未如此深愛過香港,覺得自己只屬香港,並不屬於任何安舒的國度。

那裡有我的家人朋友,我在那裡進了教會成為基督徒,三年在港的教會生活,奠定我往後一生追隨耶穌、在任何境況下依然堅定遵守聖經真理及依靠上帝的基礎。因為香港文化有股執著的氛圍,激發人肯為「對的事」堅持到底。

在物質富裕及個人主義氾濫的世代,年輕的一群應該是「唯我獨尊」活在「自我中心」裡,為何小小的香港跑出無數「不怕死」的青年要「反送中」到底?這也許是一種「覺醒」,因為他們從「小我」的格局裡跳出來,看見共同的一個「大我」,認定「對的事」,就奮不顧身勇往直前。香港幾位朋友告訴我:「很多年輕人已寫下遺書,要為『五大訴求』決一死戰!」聽來非常壯烈。

動盪時刻知道神掌權
幸好,香港與中國其他城市迥別,她是「神權」管治的地盤。早於鴉片戰爭過後,上帝將香港分別出來,成為信仰自由的英屬殖地。隨著教會處處林立,福音廣植「香港地」每一角落,基督教早已超越「天后廟」、「黃大仙」等民間宗教,成為港人的核心信仰。難怪六月16日兩百萬人遊行中齊心頌唱的是:〈唱哈利路亞讚美主〉,現場參與的家妹稱許:「這簡直是佈道會呢!」

此刻,香港不同宗派的教會亦彼此放下歧見同心禱告,牧者們積極尋求神的拯救與醫治,在在表明:上帝必然在香港掌權。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小說《雙城記》的開場白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於我看來,目前香港正處於「動盪的時代,也是神權的時代!」因為天上人間並沒有可以跟上帝抗衡的相對權勢,撒但不是祂的對手,上帝絕無對手。

當「神掌權」的時代來臨,祂是絕對的勝利者,一切的罪惡、欺騙、不公不義及敗行都要被推倒,只有屬於真理的義能夠存活。我正密切關注著:「神權」如何在動盪紛亂的香港彰顯出管治能力,讓普天下明白有一位獨一真神,正神奇地守護著這屬於祂的地盤,將為活在獅子山下的香港人譜寫「不朽香江名句」!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