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猶如此──思想電影《哪啊哪啊~神去村》

Sequoia vs Man


◎徐硯美

《世說新語‧言語》中有一段話:「桓公北征經金城,見前為琅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意思是東晉的一位名將桓溫北伐時,路經了金城,眼見過去所種植的小樹已經長成十圍(一人展雙臂環抱為一圍)的大樹,便感慨歲月的流逝,樹木的變化都已如此的大,何況是人呢?

生態浩劫豈是「常態」?
這段時間,「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八個字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原因是隨著地球的氣候變遷,從亞馬遜雨林到俄羅斯西伯利亞,再到剛果盆地,森林大火一發不可收拾。當然,從網路上瘋傳各種令人觸目驚心的照片與影像,到漸漸有人出來闢謠,說這些照片有些是時間、地點誤植,也有更正說,我們身處的地球,真正製造氧氣的其實是海裡的水藻,更有人說,這種生態浩劫史上已有過很多次,一切都是「常態」。

但是,我仍舊想問,難道這些變遷真的能夠因為一句「常態」,來讓我們置身事外?畜牧業、工廠、交通工具等等的碳排放,真的不會加速極端氣候的強度嗎?

我曾寫過〈人類的第一份工作 思想電影:《永不妥協》X《垃圾圍城》〉一文,提及聖經記載上帝賦予人類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修理」、「看守」祂所造的園子,也就是說,從這點來看地球現正發生的「大火」,是否也是我們的一種失職呢?

我想透過一部電影,讓我們重新去思考對待自然的態度,我們能否尊重自然界的創造?它們雖不是神,但卻是神所造,我們在其中體會上帝賦予我們的恩典,卻必須學會不濫用以及輕看它。

落榜少年誤入森林小村
2014年,由日本直木獎得主三浦紫苑同名暢銷小說改編的《哪啊哪啊~神去村》,故事敘述一個高中應屆畢業生平野勇氣(染谷將太 飾)因為落榜,又遭到女朋友嫌棄他太過軟弱,整天漫無目標而對他提出分手。

失去希望的他,在回家路上看到路邊一張林業實習生的招募宣傳單,上面還印著一位清新的美女。平野勇氣因此深受吸引,毫不考慮「林業」是怎麼樣的一份工作,就離開了大城市的家,去到偏僻的森林小村「神去村」參加為期一個月的林業訓練班,且緊接著就是一年的林業實習生,實際要到林場中工作。

他風塵僕僕,從大城市坐到了靠神去村最近的車站,距離實習的教室與宿舍還有好一段路,勇氣一下車竟將手機掉到水中。正當他想要搭車返回城市時,才發現一天僅有一班車。此時與世隔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只有硬著頭皮去報到。然而,這都還只是開始。

訓練班中沒有平野勇氣期望遇到的宣傳單中的美女,取而代之的,是繁重的技能訓練,以及凶狠的教官喜哥(伊藤英明 飾)。過慣城市生活的勇氣,一下瞌睡連連,一下不慎弄傷自己,一下要逃跑,開始的幾天,過得非常狼狽,卻在同學以及自己不想服輸的性格中勉力的撐了下來。

終於,他在選擇實習的林業公司時,他無意間選到了宣傳單上美女石井美紀(長澤雅美 飾)所在的公司──中村林業,這對他來說似乎是抽中了大獎。可是卻沒想到,喜哥也是這間公司的工作員之一。

到了森林中,所有事情必須親力親為,要敬重整個森林、土地,甚至是所使用的工具,一起工作的夥伴,充滿儀式感的背後,有著對一切事物的珍惜。

從砍樹到敬樹
到目前為止,對勇氣來說,林業等同於「砍樹」,把樹砍倒,就已經是「完成」工作。可是,他卻在喜哥以及許多同業的身上,一點一點學會另外一套「叢林法則」。這套法則,就是回歸到一個字──敬。

這是在大城市長大的勇氣從未受到的教育,因為在城市中,所有的飲食、日用品都是透過「消費」取得;既然是「消費」,產品就是最末端,消費者所花的力氣最少,所看見原材料的機會就越少。所以從「消費」到「浪費」之間,就只有一線之隔。

到了森林中的勇氣,所有的事情都必須親力親為,在一棵巨樹的面前,要敬重整個森林、土地,甚至是所使用的工具,一起工作的夥伴,充滿儀式感的背後,有著的是對於一切事物的珍惜。

過程中,勇氣的「前任女友」得知勇氣在當林業實習生,就跟著大學攝影社同伴一起來到村內。可是,此時的勇氣已經不同以往,他感受到這群大學生的背後,有著很多城市人的優越感以及隨之而來的歧視,這種「不敬」讓他感到氣憤,於是就將他們趕走。

Boy and man planting seedling

從一年遠看百年
在電影中有一段很重要的對話,是勇氣與中村林業的老闆還有喜哥,一起下山參加木材的拍賣會,勇氣詢問了中村先生,一棵樹的木材可以賣多少錢,中村先生回答他──80萬元。

勇氣天真地說:「一棵樹賣80萬元,那把整座山都賣掉不就是億萬富翁了?就可以把國產車換成進口賓士了!」此時,喜哥走過來打了勇氣的頭說道:「如果把祖先種的樹賣光光,我們的子孫該怎麼辦?百年事業不就停了。」

接著中村先生緩緩地說:「我們必須繼續種樹,留給下一代。很奇怪的工作吧?農人可以親口嚐自己種的菜,可是林業大不相同,我們的工作成果,要到下輩子才知道。」

這部電影雖然有一些日本產業中傳統的民俗祭典,但我卻覺得,「敬」與「為下一代種樹」的兩個觀念,是這部電影最值得我們去思考的。有趣的是,平野勇氣經過一年的實習,甫回到大城市的他,卻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缺乏氣味的水泥建築,讓他感到如此的陌生,於是,他決定再回到神去村中,繼續他的林業生活。

倘若我們經常走入上帝所造的大自然當中,便會明白,有許多資源遠遠超過「城市」與「人類經濟活動」存在的時間,像是大海、高山、土地、森林,而它們每一樣都帶著上帝對我們的愛與保護。

遙遠的一方發生森林大火很難令我們產生燃眉之急,我們會為著遠方的災難「祈禱」,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又總以為「萬物為我所用」,卻未曾想過對上帝所創造的世界與萬物,存有敬意的去珍惜,這點不是一種矛盾嗎?

當我們真的能夠脫離城市所帶來的「消費端思維」,更重要的是,放下我們的短視與自私,基督徒在造物主與受造物的關係中,是可以重新思考「關愛受造世界」這件事,因為,它不僅僅是保護世界,也是在回應上帝的愛。

編按:《哪啊哪啊~神去村》為普遍級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