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中輟生15年】陳淑媛:沒有不能教育的孩子 偏鄉中輟生需全人關懷

師母祝福畢業生


【記者韓蕓婧採訪報導】各年齡層的學生現在都紛紛回到校園迎接開學季;但有一群孩子卻因不同因素導致無法開學,他們是──中輟生。

大多來自喪失功能的家庭
陪伴中輟生已有15年之久的台灣雲彩全人關懷協會雲彩少年學園主任陳淑媛師母說,會造成輟學的因素很多,但她發現在雲林縣的中輟生,幾乎都是來自喪失功能的家庭。以她過去經歷,曾陪伴過雙親、祖父母都入獄的中輟生;也有雙親入獄,僅留下中風的阿嬤相依為命的中輟生;還有父母或因去世,或因失蹤,或者重病殘等等而失去依靠的中輟生。

陳淑媛分享,當家庭失去功能,孩子生活狀況都成問題的時候,對孩子而言,「唸書」已經不再是孩子的考量,「賺錢」才是他們首要努力的方向。「孩子三餐都沒得吃了,怎麼還會去上學呢?」她說,或許有人會說「政府有補貼啊,現今孩子不會有三餐不繼的情況。」但很多時候,那筆錢往往是被家裡需要錢的大人拿走,孩子仍然沒有足夠的營養,甚至為了避開家庭的問題,孩子選擇到處流浪。

城鄉孩子輟學因素差距大
「每當我在和其他城市的輔導員交流時,會發現城鄉差距大,以致於城鄉孩子的輟學因素也有別。」她說,同樣是中輟生,但在資源、環境、思維上卻有很大的差異,在偏鄉的中輟生生活方式及面臨的困境,與都市的中輟生不太一樣。

她以「交通」為例,公共運輸工具是偏鄉孩子到學校的主要交通,但在一個小時只有一班車又不便利的情況下,孩子錯過班車就不去上課,久而久之養成了「上不上課」都無所謂的心態。這些不再只是孩子的學業問題,而是生活環境的不便利,也造成了孩子輟學的因素。

陳淑媛表示,若中輟生因素來自課業問題,其實輔導的介入並不困難,但偏鄉孩子大多數的原因是與家庭結構及社會制度相關,這些孩子的情況,未必能進入到政府單位系統,相關的教育機構或協會也有人數及空間的限制,以致改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探訪學生家庭

探訪學生家庭

從生活方式改變 找回自我價值
她分享,雲彩少年學園錄取的中輟生年齡是國一至國三,雖然看似有三年的時間,可以陪伴及輔導孩子;事實上,很多被送來的中輟生情況不一,或許國一就有輟學情況,也可能是到了國二才開始輟學。但是在發現孩子的問題後,要經過學校、家長、孩子的意願後,再完成申請流程,真正送入雲彩少年學園陪伴孩子生命轉變的時間只剩下一年。

在雲彩少年學園,中輟生幾乎來自喪失家庭功能的孩子,關懷他們的方式就不僅是教學的部分,而是全人關懷,包括生活能力、衛生習慣等等;先讓孩子的生活方式得到引導,後者才是在學業上幫助孩子。陳淑媛也說,最重要的是「福音」的介入,能夠讓孩子找回自我價值。當過去錯誤的價值觀被調整後,孩子才會經歷生命被翻轉的機會。

「但是一年要改變一個孩子,並不那麼容易!」陳淑媛以過去的經驗來看,再次回到高中就讀的中輟生,比較多是從國二就進入雲彩少年學園的孩子;國三才進入的孩子,或許在學園期間表現良好,但短時間的改變,學生在回到社會及學校,又容易走回過去的生活型態,最終可能就成為了中離生。

「所以,陪伴孩子的時間,不是點綴式就可以看見改變的,是需要長期性的陪伴。」陳淑媛特別提醒社會,標籤化或是置之不理中輟生問題,並不會讓社會變得更好,他們終究是要進入社會結構的一份子。「沒有不能教育的孩子!」她說,我們更需要把握,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連結足夠的資源,不僅是關心孩子的學業,更多給予他們在生活上的關懷、輔導及耐心,引導社會大眾看見孩子的可塑之處!

陪伴學生玩音樂

陪伴學生玩音樂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