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福音大復興

司布真在倫敦服事的都城會幕教堂(Metropolitan Tabernacle)。(來源維基,攝於2004年)


◎張文亮

編按: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 1834-1892),19世紀英國著名佈道家。1854年,19歲的司布真開始在倫敦教會擔任牧職,他的講道耕耘了百萬人的心,直到如今仍深刻影響人心。

一八五五年三月「克里米亞戰役」戰況膠著,
數十萬英軍傷亡。
未準備妥當就讓大軍上戰場,
導致內閣倒台,市場經濟急遽波動。
加上倫敦瘟疫持續,
沮喪、死亡的陰影籠罩人心。
苦難的時候眾人需要上帝的話語,
意外燃起福音大復興。

一八五五年三月十八日司布真以「我為他寫了律法萬條,他卻以為與他毫無關涉」(何西阿書八章 12 節)為題,講「惟獨聖經」。說道:「任何時代,最值得注意的事情,永遠是上帝已經將祂最重要的道─聖經交給我們。聖經是上帝的話語,昔在、今在、永在。祂的祝福都在裡面。人不讀聖經,想盡各樣方法解決問題,卻忽略這本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書。聖經是上帝寫的,每個字都來自祂的大能,有著祂永恆的應許與聖靈的明證。」

聖經的權威是屬天的宣告
司布真忠實傳講聖經,倫敦福音大復興就由此點燃。他說:「若不是聖經的教導,人會以自己的聰明為最高的權威。離了聖經,人不知道上帝是三位一體,不知道宇宙的由來,不知道上帝愛人,不知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有人仍要與我們辯論他們所不清楚的,仍想用利刃攻擊真理,或用重盾攔阻真理,或自己點燃火把,帶著反對上帝的熱忱下地獄。孰不知地獄的火湖,不缺他們的火。」

「我也曾像他們一樣,自己砍斷信心的錨,放掉與主的連結,拒絕聖經的光照,揚起理性的帆,搭上屬世聰明的船,瘋狂地航行。當一個人懷疑一切,他就不知道什麼是真實。以懷疑自誇的,只是顯出自己極度的荒謬;以懷疑真理為甜美的,最後是無盡的痛苦;加入向上帝挑戰的行列,不過是一群搭著地獄列車,衝向火湖的人。」

當時風行批判聖經,許多人認為離棄聖經才跟得上流行,才能顯出自己的聰明。司布真卻勇敢宣講:「有些人聲稱是基督徒,卻不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無誤的真理。這些人是虛謊的,不認識人罪惡的本質,妄以自己的虛假,評論上帝的真實。聖經的權威來自上帝屬天的宣告,豈是人的理性所能評判。」

「聖經是金礦,不是其他的石頭可以比擬;聖經如深夜裡的星光,不容一點摻雜;聖經如同太陽,任何殘污都燒光;聖經如同月亮,時代愈是幽暗愈發明亮;聖經是永恆的榮耀,絕不因時間而褪色;聖經純全而美善,找不到任何一點添加的愚昧;聖經是最後的權威,超越人為智慧與理性的爭論;聖經純全無誤,不含任何一絲一毫的錯誤。」

4155_司布真_2

司布真。照片來源Boston Public Library、ProjetoSpurgeon,右圖攝於1892年。

聖經的啟示照亮人的理性
「哲學家休謨(David Hume, 1711-1776)經常教導人,人的理性足夠明白一切。某天有傳道人去拜訪他,要將福音傳給他,休謨不為所動,堅持大自然的知識已夠作為他行走的光。傳道人勸說無效,離去時已是晚上。傳道人下樓梯時,點了燭光引路,並告訴休謨需要光。休謨望向窗外,月光皎潔,說:『月光就夠。』他下樓梯時,沒想到月亮被一片飄來的雲給遮住,一個沒看清楚從樓梯滾下來。傳道人扶起他,勸說:『自然的光不夠時,我們需要一點上頭來的光。』

我們要有理性的光,也要有啟示的光。不要因著一種光就排斥另一種光。我們要有知識,也要有上帝啟示的知識,才能在觀察天文中看到上帝的大能;在海洋的知識中聽到萬物對上帝的歡呼;在植物的認識中體會上帝創造的巧妙。」……

「聖經有許多的真理,但並非所有真理都占一樣的權重。最重要的真理有二:教導我們如何『得救』與要『相信』。我剛服事主時有長輩告訴我:『你傳講信息,若帶著三個 R,上帝一定會祝福。』我問道,是哪三個 R?長輩說:『滅亡(Ruin)、救贖(Redemption)與重生(Regeneration)。』是的,我們是罪人本該滅亡,因著基督的寶血得救贖,因著聖靈得重生。聖經見證這真理。我們要勤讀聖經,在聖經的話語中,經歷主耶穌給我們豐盛的生命。」

聖經與永生的應許
司布真講道忠於真理,美好的信息如活水不斷地湧出。他接著說道:「我曾經站在海岬的高處看漲潮。本來以為所站的位置夠高,可是潮水不斷上漲,很快地淹到我的腳前。我趕快離開,到更高的陸地上,回頭一看,我剛站的地方已被潮水淹沒。我的心警告我,如果不悔改,我每一天都被死亡的潮水淹上一點。假如我悔改,將如聖經所記,我死亡的那一天,也是得到天國喜樂、榮耀的時候,上帝將親自迎接我。」

「我流下眼淚。我豈能不悔改呢?我豈能今世迷失,永遠失落?今日沒有基督、沒有上帝,永恆就沒有盼望。我要離開被咒詛的迷途,這是一生最重要的責任,一生最重要的決定。是的,各位,天國是美好的,再也沒有死亡、沒有痛苦;地獄是可怕的。有了永生,你的靈魂才尊貴。上帝在聖經的應許都是是的,要留心傾聽。」……

「有年輕人說:『讀聖經很枯燥。』我問:『你是怎麼讀的,怎麼會讀成枯燥?』他說:『母親要我讀聖經,我讀聖經是為取悅母親。我有時有讀、有時沒讀。生活太忙了,我也沒辦法。』我問:『難道你沒有讀到有趣的部分?』他搖搖頭。我說:『除非聖靈開你心靈的眼睛,否則看不見聖經的寶貴。』」

「有傳道人去看望生病的老姊妹,期望給她一些安慰。她給傳道人一本聖經,說:『請讀聖經給我聽。』讀時看見聖經裡有些地方寫著 P. ,傳道人問:『為什麼好些地方寫著 P.呢?』她說:『那句聖經對我何等寶貴(precious)。』不久又看到有些地方寫 T.P.,問她為什麼寫 T.P.呢?她說:『那是我試驗(try)過,證明(prove)是真的。』當你去驗證上帝的話語,你將證明聖經是何等的珍貴。認為聖經枯燥的人,是他的心靈枯燥。他愈往地獄走去,心靈愈枯燥。」

聖經是最美好的科學
「……有些人痛恨聖經,輕蔑上帝的話。我相信今天也有這樣的人在座,來這裡想聽好聽的道,或來看傳道人長什麼樣子。我要告訴你們,你們是毒蛇的種類,若不是上帝的憐恤與聖靈的作工,你們將面對末後的審判。」

「痛恨聖經的人曾對我表達極大的善意,他說:『科學比聖經更有趣、更有用。』我問他:『你說的科學是什麼意思?是一些甲蟲與蝴蝶的學問?』他說:『喔,當然不是。』我問:『是一些地層的排列,探討地球的結構?』他說:『喔,當然不是。反正科學要比聖經更有趣。』我說:『那是你的看法,只有遠離上帝的人才會有這看法。不要以為聖經沒有科學的知識與學問。要談天文學嗎?聖經告訴我們公義的日頭與伯利恆之星。要談植物學嗎?聖經告訴我們山谷的百合花與沙崙的玫瑰花。要談地質學嗎?聖經告訴我們永久的磐石,刻著新名的白石,除了領受的人之外,沒有人能認識。要談歷史嗎?聖經是記載人類起源最古老的書。你說你喜愛科學,那就來讀聖經。見證耶穌基督的科學,是最美好的科學。這種科學,是使你得救的科學。』」

「今天的講道到此,讓我們回家去實踐吧。……操練讀聖經,願上帝以其無窮的智慧光照你們,使你們得知祂是公義的日頭,讀聖經,大有益處。」

(本文摘自《上帝恩典的留聲機–講道王子司布真》,校園書房出版社)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