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事奉列傳 4》屬靈巨擘鍾情一生的女人:加爾文師母伊德蕾

加爾文學院(College Calvin)。由加爾文於1559年創立,是瑞士日內瓦最古老的公立中學。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如同一些隱身在偉人背後的女人,伊德蕾(Idelette Stordeur de Bure Calvin,1500-1549)並不那麼為人所知,而且有關她的個人資料不多。我們幾乎只能從她的丈夫約翰.加爾文的生平中,看到一些有關她的零星記載。

不過,素來很少自我表露的加爾文,倒是在他寫給朋友的私人書信中,追念伊德蕾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雖然他們結婚不到十年,伊德蕾便因病過世,兩人的孩子也都夭折,但是加爾文卻為她終生不再娶,信守承諾地將她與前夫的孩子們撫養成人。從伊德蕾的故事,我們也看到加爾文這位改革宗巨擘用情至深的一面。

約翰.加爾文是宗教改革時期與馬丁.路德並駕齊驅的領袖,但按著實際的年齡,他應是屬第二代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當時,已經有許多第一代的宗教改革者進入婚姻,生養眾多。年僅27歲就已經撰述《基督教要義》的約翰加爾文卻是形單影隻,多次為著改教工作遭法國政府當局通緝,四處為家。

當加爾文從日內瓦被趕逐,流亡到史特拉斯堡時,他接受了馬丁.布塞珥和其妻伊莉莎白的接待,住在他們家一段時間。

屬靈巨擘的擇偶標準
這對前修士與修女的結合,帶給加爾文活生生的婚姻見證,使他心生羨慕。布塞珥的家被稱作「公義的旅館」(The Inn of Righteousness),接待了無數流亡的改教人士。伊莉莎白不僅生命敬虔,而且將家務料理得井然有序,還花時間與其他改教人士的妻子通信。

當加爾文搬出布塞珥的家之後,為疏解經濟的困境,他決定租一個大房子,然後分租給學生,自己當起二房東,並且請了一位女廚師為大家預備飯食。結果加爾文非但無法解決困境,還添加許多生活煩雜的問題。因為這位女廚師喜歡大吼大叫,跟房客吵架,加爾文根本很難在家裡安靜寫作。

加爾文忍不住跟朋友們分享他的窘境,加上他渾身上下充滿了病痛,最後他終於點頭同意,讓一些好朋友開始幫他積極的尋找對象,讓他能被妥善照顧,更能專心改教志業。

不過,朋友們為加爾文物色的名單中,幾乎沒有一位合他的意思,倒不是他以貌取人,而是他置身宗教改革的浪尖,衡量自身情況,用務實的眼光在尋覓一位可以替他分憂解勞的賢妻良母。
1539年,加爾文在寫信給法惹勒的時候,提到了他心目中擇偶的條件:「我不是那種一眼看上對方的美貌就會不顧一切墜入情網,以致連對方敗壞的行為都照樣接納的人。吸引我的美德乃是:樸實無華而富有耐心,不過份挑剔且善於勤儉持家,最好也願意照顧我的健康。」不久,加爾文發現他心目中理想的女子其實離他不遠,就在他身邊。

他想起了在會友當中,有一位叫伊德蕾.德波爾的姊妹。她和丈夫原是重洗派背景,遭信仰迫害後來到了史特拉斯堡。他們聽聞了加爾文的講道,成為改革宗的信徒。加爾文對這對夫妻影響深刻,也常去他們家探訪。伊德蕾嫻靜宜家,幾個月前,伊蕾特的丈夫染上瘟疫過世,伊蕾特獨自撫養兩個孩子。她賢慧才德,年齡適巧跟加爾文差不多,同是操法語背景遭到逼迫的流亡人士。在細細觀察一段時間後,加爾文向伊德蕾求婚,伊德蕾答應了。

伊德蕾肖像(來源:維基)

伊德蕾肖像(來源:維基)

服事上忠心的助手
1540年,加爾文與伊德蕾結婚了。領袖的婚姻總是備受關注和矚目,牧者的婚姻更是承受會眾崇高的期待。

加爾文是改教陣營的龍頭,伊德蕾曾和她的前夫是重洗派人士,在今天看來,重洗派不過是宗教改革初期,在瑞士興起的一個更激進改革的團體,當時改教人士卻把他們當成異端。即使伊德蕾和她前夫早歸入改革宗信仰一段期間,加爾文仍因娶了一位前重洗派的遺孀為妻而飽受批評。

然而,他們的婚姻生活很快證實那些對他們的批判是錯的。帶著兩個孩子的伊德蕾,嫁給兩袖清風的加爾文,生活過得很清苦,在史特拉斯堡的日子,卻是他們最幸福的一段時光。婚後一年,伊德蕾隨加爾文遷到曾經驅逐過加爾文,如今卻改口求他回去牧會的日內瓦城。

加爾文在《詩篇註釋》的序言中提到牧養日內瓦羊群的艱辛。他說:「教會的安康福祉是我心之所繫,願為此毫不猶豫獻上生命,此話屬實,但怯懦仍使我多方逃避責任,不願肩負起如此沉重的擔子。然而,出於對本分責任莊重而謹慎的檢視,我還是說服了自己回到曾經令人痛苦的羊群,只有主可以見證我是如何以哀傷、眼淚、焦慮與苦痛來服事…。」

從這段告白,可知伊德蕾陪伴丈夫一起度過痛苦的處境,但她總是毫無怨言,並且發揮一些改教人士師母們的特長,善於接待遠人,慷慨樂於分享。在伊德蕾過世後,加爾文在寫給友人的信件中提到:「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好的伴侶;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她不只甘願分擔我的流亡與窮困,甚至是我的死亡。在世時,她是服事上的忠心助手,從不是牽絆;整個患病期間,也從沒有讓我操心。」

加爾文身體病痛很多,伊德蕾總悉心照顧他,事實上伊德蕾的身體也十分孱弱。伊德蕾曾經三度生下孩子,但是全部都夭折,她自己的身體也因早產和體虛受到損傷;不過她從未以健康為由,拒絕每位到訪的客人,她總是盡心款待,成為事奉一直馬不停蹄的丈夫、身後最大的支持後盾。只是,在兩人婚姻邁入第九個年頭,伊德蕾的生命也將走到盡頭。

安靜無聲幕後事奉的女人
在加爾文寫給法惹勒的信中,曾回溯伊德蕾即將安息前夕的光景:「約在正午,她已接近靈魂歸主的時刻,我們的弟兄博廣(Bourgoing)向她說一些敬虔的話。正說著時,她忽然大聲呼喊,大家都看見她的心靈已經超越此世。她說:『噢,榮耀的復活!噢,亞伯拉罕與我們列祖的神,歷世歷代忠信之士所信靠的就是你,他們的信心無一落空,我也同樣如此盼望。』」加爾文又說:「當她感到快要講不出話時,便說:『我們一起禱告吧!一起禱告吧!大家為我禱告!』…之後我懇切禱告,她重振精神聆聽,並與我一起禱告。八點前,她斷氣了。她是如此安詳,以至於在場的人幾乎不能分辨她是生或死。」

伊德蕾在加爾文的日內瓦改革遭遇到空前困境的時期,終究不敵疾病纏身而過世。本身健康情形並不理想的加爾文選擇不再續弦。他在1550年的一封信中提到:「我的妻子,那位具有罕見品格的人,一年半前去世了,現在我自願選擇過一種孤獨的生活。」

雖然,今天有關伊德蕾事蹟的史料不多,可是我們絕對可以察覺到,伊德蕾即使沒有像采爾師母的神學心思,沒有凱蒂師母的飽滿活力,卻以堅忍與安靜無聲的幕後事奉,在加爾文這位享譽歐洲,至今仍赫赫知名的偉大人物心中,烙下無人可以取代的身影。

問題討論:
1.你認為師母在教會事奉時會承擔什麼壓力?她們需要怎樣的支持和關懷?
2.有哪些師母令你印象深刻?她們具備了什麼特質?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