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vs.政治 莊信德領弟兄姊妹反思:上帝為何將藍綠基督徒放在台灣?

台北研經培靈會第二晚培靈,莊信德牧師著牧師袍分享信息。(圖/大會直播影片)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為什麼上帝將我們放在台灣這塊土地呢?如果上帝不是要我們彼此仇視、傷害,或是加入那藍藍綠綠中永遠解也解不開的結,那為什麼上帝把我們這群耶穌基督的門徒,放在如此差異的政治光譜當中?」昨天(2日)晚上的台北研經培靈會中,講員磐頂長老教會莊信德牧師對弟兄姊妹發出這個問題。

今年台北研經培靈會晚堂培靈邀請莊牧師談「危機中的契機—焦慮中面對失敗,失敗中經歷福音」,2日晚上他特別從「政治」切入,帶領會眾反省自己的信仰是否受政治意識形態影響;面對充斥權力、鬥爭的政治實況,耶穌最看重的是什麼?

政黨支持者or先做基督門徒?

莊信德牧師首先引用Parker J. Palmer形容民主是「心碎的政治」,每當我們談論政治,心裡總有非常多對現代政治人物的失望。甚至在教會,無論是北美或台灣,認為一講政治就做不了弟兄姊妹。

他以香港反送中十月1日一位高中生遭港警射槍中彈一事,談到基督徒之間對此也有不同看法,兩方陣營可能都有虔誠的基督徒,也都有受傷的心。「我們不可能當一個不沾鍋的基督徒,只因擔心心碎受傷;作為和平之子,我們也不可能追求一種和稀泥的和諧,但需要讓自己保持一種『我沒有全知』的謙卑。」他如此提醒。

你我都活在避不開衝突的環境,那為什麼上帝要把我們放在一個身分認同上有很大差異的群體當中?我們穿著不同(藍綠背景)的鞋子,卻同在這個上帝的家裡一起見證耶穌基督的福音?

莊牧師在磐頂教會每個月有公共神學聚會,有次透過活動讓弟兄姊妹試著寫下不同總統候選人的優點,當下就有不同反應出來。他提醒弟兄姊妹:「明明我們沒有人直接認識那位候選人,為什麼心中就已斷定沒辦法說出他的好話?」我們正活在偏見的實況中。就好像在教會,如果我們知道某人的政治立場,似乎就很難成為弟兄姊妹。但基督徒,我們是成為某政黨意識形態的支持者,還是先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呢?

他提到,無論誰當選,總有另一方抱著超級無敵不開心的態度面對,但成為基督徒,難道我們也要被這樣的事決定嗎?若基督徒的確「道成肉身」住在台灣當中,我們有活出如基督的恩典與真理嗎?

易被「相對」概念綁架情緒

聖經裡,有無合神心意的政治家?莊牧師以撒母耳記中的掃羅及大衛為例,大衛的生命裡有很多精彩故事,但大衛的缺點也可能遠遠超過掃羅。有如此多缺點的大衛,憑什麼稱為「合神心意的人」?大衛是成功還是失敗?我們怎麼看聖經裡的政治人物呢?

莊信德表示,「國家」常牽動著我們的喜怒哀樂,但想一想,上帝所設立的君王及國家,到底維持多久?從以色列的歷史可看到,有「國家」實體至今才約500多年,但從西元前586年到西元後1948年復國,中間2534年其實是沒有所謂的國家。因此,上帝真的那麼在乎「國家」嗎?

他提醒,世界的成功常訴諸於國家意識與民族意識,但這兩件事一旦出現就常是災難的開始。今天這個時代,我們容易被一個「相對」的概念來綁架我們的情緒,例如因某位候選人沒當選而流淚。「為什麼教會復興沒讓你情緒牽動,但一個政黨候選人就讓你如此受傷?」甚至「教會換了牧師,你都沒有那麼傷心」,為什麼?

神學家田立克給我們提醒:「任何將有限永恆化、無限化的行動,都是一種偽裝宗教,需要接受『新教原則』(批判所有把相對當成絕對)的檢驗!」侯活士也提醒「讓教會成為教會」,讓教會成為世界所不能成為的群體!不是讓你的教會、小組、弟兄姊妹,成為某個政治意識形態的附庸或附屬群體。教會面對國族主義時,應該發揮先知批判的精神。

要反思的是,我們對當權者有足夠從聖經真理而來的反省嗎?或是我們都是挑著某一個顏色、不同背景的政治人物去特別檢視他,但對自己相親近、立場一致的政治人物,卻比較不願意用同一個標準來檢視他?

將十架真理在逼迫中呈現出來

莊信德提到,中國王怡牧師與師母正被關,不知何時才會被放出來,他播放王怡牧師的影片,片中嚴肅地對於當代中國基督徒必然面對逼迫做出信仰告白。莊信德問:「王怡牧師失敗了嗎?儘管他現在被關在中國監牢裡;正如聖經裡先知耶利米失敗了嗎?」

他進一步用但以理的例子說,面對政治,我們常想當一個替上帝緊張的人,卻沒有活出做一個永恆先知的「淡定」,因為從神而來的啟示,是將真理堅定地用我們的生命活出來。面對逼迫,但以理沒有用修法的形式,而是將真理在自己被逼迫的環境中,以十字架的語法呈現出來。

「耶穌基督用很多脆弱的象徵,向我們顯明什麼是永恆。」他引用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彌賽亞的預言,彌賽亞的受苦形像是被藐視、被人厭棄、受痛苦、經憂患。若基督是如此的不體面,那現代基督徒為什麼要追尋由上而下的徑路來實踐我們信仰呢?上帝興起了一個又一個的nobody(無名小卒),耶穌基督本身也以脆弱作為剛強的政治典範,是「從邊緣發揮影響力」。

我們的眼光常放在看得見的,是由上而下看得到的領袖,因為我們被這個世界的政治邏輯影響太深了;而忘記在耶穌基督裡託付我們的,是去使萬民做耶穌基督的門徒,是大有屬靈影響力的,是震動列國的力量。但我們可能將最有影響力放一邊,而從世界的邏輯去看有多少政治人物是基督徒,教會有多少CEO、多少七大山頭的領袖?他提醒,這是世界的邏輯;耶穌基督的語法,是邊緣的語法、是弱勢的語法、是軟弱的語法。

上帝安頓我們在各自藍綠群體

「總統是不是基督徒,who care!是不是真的領人做耶穌基督的門徒,那我們care!」莊信德說,這世界是一個複雜的世界,我們需要用神所量給我們的真理在其中奔跑。我們的信仰實踐需要調整眼光,若以制度、權力、結構出發,我們的眼光會愈來愈小;上帝引導我們的是向著生命真實的「傳承」來看。這是政治領袖不願意做的事,卻是耶穌基督門徒應該做的事。

「在實體政治裡,關係是鬥爭的,傳承是危險的;但信仰之所以能顛覆世界上所有的政權,乃是因為我們在耶穌基督的愛裡,將真理一代又一代的傳承。」莊信德如此強調。

為什麼上帝把我們放在台灣?莊信德說,上帝真的愛台灣,愛你我住在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我們有藍綠背景,但上帝把我們安頓在各自的群體裡,不是為了要擁護那個群體裡的政治人物,而是能同理一樣背景的人,成為福音的機會,把福音帶到政治傳統當中!我們要珍惜這個差異,「你我都是藍皮神骨、綠皮神骨或白皮神骨,骨子裡就是要去使萬民做主的門徒。」莊信德說,主的國,是永不震動的國!

(影片/大會直播)

2019年台北研經培靈會

2019年台北研經培靈會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