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我是誰?

S


◎洪慧燕

老師母打電話來,說好久沒有看到我們夫婦倆,要我們找一天去家裡坐坐。

那天,我和外子排了時間,一同前往探望老牧師、老師母。師母滿懷喜悅地開門迎接,像是看到女兒女婿回娘家似的;接著在我耳邊低語:「牧師最近退化得很嚴重,變得不愛講話。」

一路相伴  從初信到證婚
我走到牧師的房間門口,看到他老人家靜靜地坐在床邊,遂大聲打招呼;老牧師抬起頭,微笑、點頭、輕輕的一聲「ㄟ」回應我們。看到牧師這樣,心情有些複雜,趕緊轉往廚房幫忙師母預備料理,留下外子在客廳陪伴牧師。

只聽聞外子寒暄幾句,牧師就應答幾句,然後陷入一陣沉默。師母於是催著我回到客廳,畢竟我是老牧師一手耕耘帶大的小羊,從初信、受洗、大學推薦信、證婚,都是老牧師一路相伴。

記得新婚時,因外子是日本人,受過日本教育的老牧師,每週三特地騎摩托車到我家,陪我們讀聖經。為了體恤外子初到台灣,中文不流暢,牧師還常日語、英語夾雜著台灣國語,仔細說明。

老牧師的牧養方式很陽春,土法煉鋼,總是不辭辛勞,騎著摩托車到會友家探訪。他深怕有人不明白信仰的寶貴,遂自製小冊子、福音單張分送,希望會友牢牢記住上帝的話語。

心心念念  更多人認識歸主
前幾年,他更急切地鼓勵弟兄姊妹動起來傳福音;拿著一張圖,畫著許多人在船上,僅一人划船,其餘袖手旁觀。牧師語重心長的說:教會如果是這樣,傳道人就很辛苦;如果大家都動起來,福音就可以傳給更多人。

又有一回,老牧師指著教會附近新落成的國民運動中心,開心地對我說:將來我們去那裡聚會!

我皺起眉頭問為什麼?牧師說,那裡可以容納一、二千人呀!

牧師心裡,總期望有更大場地,吸引更多人進到教會認識上帝。

近年,老牧師歷經幾次受傷意外後,家人禁止他騎摩托車;老人家則改搭公車,繼續關心羊群靈命。然而老化侵襲步步逼近,健忘加劇,牧師的記憶逐漸停留在過去。

師母提到,有一次家裡電器壞了,老牧師到電器行請師父維修,竟留下教會的地址和電話。我聽到時,略感悲傷,那個地址與電話是牧師最深的記憶,一輩子重要的服事工場,牧師館也曾座落同一棟樓。

話語藏心底  寶貝不忘記
望著老牧師的寡言,我像調皮的小羊,不斷打開他過去諄諄教誨的話匣子。

問:牧師最近有讀聖經嗎?
答:有啊!
問:讀哪裡呢?
答:啟示錄。
我搗蛋地說:啟示錄很難讀懂耶!
老牧師皺了皺眉頭:不會呀!裡面都是神的話,很寶貝。

在他心裡,神的話是最寶貝;也因此牧師證道總是中規中矩,甚至略嫌冗長。年輕時,不明白牧師為何總在繞圈子講信息。年紀漸長,約略明白牧師的心意,因深怕有人不瞭解聖經,故不斷使用不同例證,讓每個人都聽得懂。這樣殷勤傳揚上帝話語的傳道人,如今卻漸漸地把話語封藏心底。

當老師母準備好一桌美味佳餚,我們四人一同坐在餐桌前,我再度調皮地說:「牧師謝飯!」老牧師惦記上帝的託付,禱告詞中仍展現忠心的主僕樣式。

享用豐盛美食之際,我逗趣地問:「牧師,我是誰?」
老牧師沒有轉過頭,淡淡地答:「慧燕啊!」

剎那間,我的眼眶泛紅,牧師記得我!

老化衰退  牧者心腸不變
牧者記得羊群,不是理所當然嗎?但是牧者退休後,回歸一般長者身分,老化、記憶衰退,仍記得曾牧養的小羊,表示曾將此人信仰生命放在重要位置。

約翰十章14節:「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幾年前,最後一次請老牧師寫推薦信,老人家記憶已開始退化,一張有關推薦者對申請者認識程度的問卷,其中問道:申請者的情緒穩定度如何?老牧師認真思考後,然後誠懇地說:脾氣不太好。

當下聽到略為沮喪,因為牧者眼中的我不是個性情溫遜的小羊;然而我也感恩,因為牧者認識我,不論是乖巧、良善、暴躁、叛逆的小羊,他都知道,也以神的愛來愛群羊。

離別時,老師母再度提醒我:「要常常回來給牧師看一看,不然他會忘了妳!」
我大聲的回應說:「一定會!」

相信老牧師就算往後日子裡,忘了現在的我;心靈某個角落,必然有個重要資料庫,記錄曾經以神真理的話語餵養我、為我代禱、欣喜所牧養的羊群在信仰道路不偏離──這就是牧者心腸!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