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奇系列之三》亂世重逢半百年

Protest in Kwun Tong, Hong Kong against surveillance tower.


◎殷麗群(文字工作者)

一九六七……
那年,我在香港出生。
那年,我的出生地爆發「六七暴動」,中國大陸正上演「文化大革命」。
那年,香港出生登記處出現我的名字,註定自己此生與這年份不能「割席」。
而我,是「如假包換」的「生逢亂世」!

文革燃起的「六七暴動」
說自己回想起「六七暴動」是虛謊的,呱呱落地的娃兒,生命自是一片空白,全無記憶!說父母告訴我「六七暴動」也是騙人,他們只顧為生計打拼,閒來談些粵語片話題更有味道。但小時候,「六七暴動」於捕風捉影間似曾相識,是長輩們「想當年」的風景。直到在高中的「經濟與公共事務」課堂上,這個與我同年的事件才清晰地映入眼簾。

「文革」與「六七暴動」密切相關!

當時受文革思潮影響,引致香港親共人士發起對抗港英政府。但香港的動亂自來都同出一源,就是樓宇擠迫的居住環境,「住」的問題釀成六十年代的香港社會產生劇烈的階級與族群矛盾。

當中國大陸滾燙燙的無產階級政治運動延燒到港澳地區,引爆了澳門大規模反澳葡政府的「一二.三事件」之後,香港也跟著爆發由工人運動起始的「六七暴動」,從罷工、示威到有罷工者被警察打傷打死,示威者再以暗殺、放炸彈來報復……警民衝突升破沸點。

香港歷史的分水嶺
由於事態緊急,社會一片人心惶惶,時港督戴麟趾爵士援用了於一九二二年制定的「緊急法」,由行政長官(時港督)會同行政會議「繞過」立法會,拍板制訂法例以平息暴亂。當年據「緊急法」頒下五個緊急法令,目的是擴大警權,讓他們迅速地展開逮捕、搜查、檢控等工作。歷經好幾個月,港英政府與警隊成功地平息這場左派暴亂。

暴亂結束後,英政府重新思考對香港的管治方針,並促成麥理浩港督時期有利民生的連串政經改革,包括:「十年建屋計劃」、「九年免費教育」並成立專責肅清貪污問題的「廉政公署」,不但重獲港民的支持,更為日後香港經濟起飛至躍昇亞洲金融中心之領航地位奠定基礎,是故「六七暴動」被視為香港歷史的分水嶺。

緊急法「舊地重遊」
闊別五十二年,「緊急法」在2019年的「反修例」抗爭中再被援用。為了「止暴制亂」,香港特首繞過立法程序,於十一黃金週訂立「禁蒙面法」,規定任何集會遊行都不得使用可能阻礙辨識身份的蒙面物品,藉以遏止示威者上街鬧事。

逾時半百年,「緊急法」舊地重遊,與香港在亂世重逢,卻將港民捲入更深的黑夜裡。消息一出,群情憤怒沸騰到爆炸點,破壞聲四起,暴力馬上升了級。次日,全港交通半癱瘓,民眾驚憤交集,許多人不敢出門。隨後,數以萬計港人照樣地戴口罩,冒雨上街遊行。劇情還在演變中,「緊急法」這次帶來的止暴成效尚有待觀察。

最重要的是誠信
任何關係的建立與維繫都源於一個最基本也是最關鍵的元素,就是「誠信」。

廿二年前,「九七回歸」的隱憂衝擊著香港,掀起幾波移民潮,最主要的原因是:英政府管治香港的成果已在港人心靈裡深深埋下了「誠信」的種子,而對一個政府的「誠信」而很難馬上轉移的。

如今,我生活在當年統治香港的英國裡,過著客旅人生。記得初到英時,身旁的人總對我說:「英國人做事就講一個『信』字!」當時半信半疑。後來在英國待久了,發現這話是可靠的。

最近,英國某大型超市推出智慧型購物,提供顧客一部「購物手機」,任他們自行掃瞄購物條碼,手機會將價格自動加起來,最後直接按顯示的總價付款即可,非常便捷。我暗想:顧客若不老實「漏」掃幾樣,也很難被發現。而英國超市會有這種結賬方式,正因為他們根植於基督信仰的社會文化裡有「誠信」的基礎。

經過連月來的抗爭,香港的警民衝突並未因「禁蒙面法」緩和,反而變本加厲地撕裂開執政者與老百姓彼此間的信任。香港的一切,似乎已去而不返,非常可悲!

二○一九……
這年,我寄居在管治過香港的英國。
這年,我的出生地爆發「反送中」抗爭,英國正上演「脫歐風雲」。
這年,「緊急法」與香港亂世重逢。
這年,我好想好想回去我的出生地。
也許,香港已回不去,但我依然要回去。
這年……

上帝啊!你是唯一最終極誠信的執政者,求你與香港同在,掌權到永遠。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