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印象》愛吃辣椒的辣台妹

日本能登市場曬乾的紅辣椒與黃澄澄的小南瓜。


攝影/文  溫小平(作家)

曾經看過一篇報導,哪個國家的人,他們的腸胃就比較適應那個國家的食物。所以,西方人比較適應沙拉、牛排等食物,東方人則習慣熱炒。即使像中國的南方與北方,也能分出食物的喜好,北方人就是喜歡麵食,南方人則喜好米飯。

每次有人問我喜歡米食或麵食時,我都會猶豫一下,才發覺,自己對南北食物都喜歡。旅行到歐美等國,雖然不排斥西食,可是,時間久了,還是會想找一家中國菜滿足味蕾。

吃飯少不了辣椒
但是,無論我對食物的喜好如何,說也奇怪,我特別喜歡辣椒。年輕的時候,幾乎每道菜都有辣椒,跟我先生約會時,他起初也受不了我嗜吃辣,紅燒牛肉麵上總是浮了一層紅油。末了,客家人的他,竟然也受我影響,吃起辣椒了。

因為如此,我家的小小庭院裡,總少不了種幾株辣椒,採收多了,就會自製辣蘿蔔乾,跟同事、好友分享。

酷愛旅行的我,特別喜歡逛市場,尤其是傳統市場,不少農人會拿出自家種植的菜蔬水果販售。當我在日本能登的市場,看到路邊攤販不由得停下腳步;舊報紙上,鋪著幾串略為曬乾的紅辣椒,還有幾個黃澄澄的小南瓜,令人怦然心動。可是導遊說啦!生鮮食物不能帶回台灣,只好嚥了嚥口水,用相機幫他們留下美麗身影。

中國愛吃辣椒的省分,就是四川、湖南、貴州、江西等,祖籍江西的我,大概就是來自家鄉的那份牽扯,對辣食情有獨鍾。聽到別人說我好厲害,吃那麼辣,就有點小驕傲,等真正回到家鄉,才體會到甚麼叫做辣。

請我吃飯的叔叔知道我愛吃辣,上菜前,端了一盤綠辣椒來,大夥全都拿起來就啃。我為了入境隨俗,也跟著啃綠辣椒,才咬上去,我就被辣得眼淚直流,整張嘴辣得發麻,幾乎說不出話來。

「怎麼這麼辣啊?」我啞著嗓子問。
他們全都笑了起來,「這哪叫辣!」

原來,對他們來說,那一盤綠辣椒就像花生米,當零食吃著玩的。那以後,我再也不敢自誇,自己很會吃辣,跟江西老鄉比起來,我簡直就是遜斃了。

嗆辣與和平之間的平衡
或許就是因為我愛吃辣,又有著爸爸的江西底蘊,我的個性從小就被人形容為嗆辣。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經常一個人躲起來看故事書,只要惹惱了我,誰也別想占我便宜、欺負我。

在我們那個女生被欺負就只會哭泣的年代,男生可不敢惹我,誰欺負了我,我會滿校園追著男生喊打。長大了,路上遇到性騷擾的人,我也不會讓他達到目的。因為我自小離家求學,若不懂得自保,如何能夠平安長大。

遭遇的人和事漸漸多了,我自然訂出自己的一套標準,在嗆辣與和平之間,取得平衡。我熱心助人,不害人、不背信。但是,別人若要欺負我,我也不會忍氣吞聲,我站在正義的一方,理直氣壯,捍衛自己。

甚麼是辣台妹?絕不只是愛吃辣椒而已,行公義、好憐憫,愛己愛人愛國更愛神。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