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流連的孩子

4163_浪流連的孩子


◎如燕

心裡頭那種蓊暗的寂寞,在獨坐書桌前的時刻,無聲地纏繞我。在生活裡奮鬥努力,想著如何賺更多的錢、過更好的生活、成為更好的人,以為可以自由自在的高飛,就算重重的摔傷了,也不需要任何人來扶助我。

在23歲那一年,離開天父的家。

收拾行囊離開家門的那一剎那,有種冬天推開窗戶所吸入第一口氣的感覺:沁涼無比,卻涼到骨子發寒。我把那些曾經認真的信仰筆記,封塵櫥櫃的最深處,好了,現在真的就什麼也沒有了。

瘋狂地去闖去衝,撞得滿身是傷也無所謂。在沒有人的街道上,站起身來,用凍傷的手抹去臉上的淚和鼻水。「再也沒有什麼比我臂窩中揣著的苦毒的酒,喝下去還要來的令人難受。」搖晃著殘破不堪的身體,任憑憂鬱追打我的傷口,越挖越深,越深越痛。

我以為離開了聖經,這世界還有更遼闊的觀點等著我去探索,於是我沉迷於各式各樣的書海當中。但是,我錯了。講求致勝成功的財經書,說來說去只是響的鑼鳴的鈸,徒有行銷的空殼,卻從不在乎客戶的感受。講求順應自然的無為書籍,說的也只有穿越不過的空,空裡什麼也沒有。精采絕倫的小說寫出不同世界的宇宙框架,但那也只能視為故事,歡喜的潮水散去,只剩虛無的我自己。這些書就像這個時代的人,急急忙忙地想要說很多話,卻再也沒有耳朵可以好好地把它們聽完。

流浪的一年中,我擁抱各種不同的觀點,愛上不同的聲音和人,看似拓寬的世界實際上卻是在萎縮。我越來越不清楚人生的三大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人生只剩下競爭與追逐名利,被薪水逼得走投無路,然後呢?當我離開人世,又能有什麼呢?

心底有一個聲音不斷呼喚我,好像慈父盼著走失的兒女回家。那聲音是溫柔、有力量的,堅定但不嚴厲。當身心俱疲的夜裡,我還是會拿起家書,偷偷想家,偷偷想那個曾經使我無憂無慮的老爸。

然而現實不斷催逼著我,需要更努力賺錢、更努力成為更好的人,亦步亦趨,便忘了那溫柔的聲音。直到有一日,累得渾身動不了,在痛苦的泥淖裡掙扎,才想起來,我有一個家,有天父在等我回去。

我小心翼翼的拿起聖經,心情既緊張又害怕受傷,帶著防衛心的讀著每一個字句。但那些字就是太溫柔,太溫暖,讓我沒有辦法不想到那笑臉幫助我的神。於是,我終於決定要回家了。

回到教會的家,我戰戰兢兢卻又如釋重負,我只敢定睛在上帝身上,我深怕一不小心,依靠人的行為,我又會再一次的受傷。感謝神,祂讓我知道祂在我身上有奇妙的命定,還等待我去發掘,而祂也用金黃色小麥般的聲音,告訴我,祂愛我,生命的意義也在祂裡面。今後的日子,就算會有風有雨,我也決定要跟隨祂一輩子。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