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的浪子回頭

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


◎徐新生

參觀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看到林布蘭名畫《浪子回頭》的真跡,非常興奮!

林布蘭是巴洛克時期荷蘭畫壇宗師,這幅《浪子回頭》,我嚮往已久。他早年還曾畫過另外一幅《浪子回頭》。那是他人生最得意的時期,畫了一張他和愛妻金樽歡宴時的回頭一笑。他取此名,固然因為有回頭的畫面,也有走過年少輕狂、奮鬥有成的欣悅。

林布蘭堅持原則,不隨俗的畫風和作風,讓他登上名利高峰,卻也因此受到排斥。後來市場轉向,畫不好賣,官司纏身,幾個兒子、女兒、愛妻相繼病世,最後自己也死在貧民區。這樣大起大落的人生,他的內心世界如何?他最後的第二幅《浪子回頭》,透露了心聲。

4164_林布蘭的浪子回頭_2

“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 by Rembrandt ,1668

由盛而衰,不斷被打擊的過程,內心必異常淒苦。林布蘭雖有敬虔的信仰,人生路卻愈走愈難。依人情之常,他必曾在無數的暗夜向上帝哭泣、禱告、吶喊,信心動搖,失望絕望。

少年浪子,回頭是岸,是喜劇收場。中年以後的艱苦歷程,林布蘭心靈深處,必也有過一段流浪。在生命的最後,他選擇以聖經路加福音十五章耶穌講的故事為主題,畫這一幅浪子回頭,有非常深刻的含意。

和35年前的第一幅完全不同了,浪子回頭而沒有「回頭」,是把頭深深埋在老父的膝上。只有深刻經驗的人,才能體會浪子那種無地自容,迫切需要被原諒、被包容的心情。

有人詮釋這幅名畫說:「把所有的視線都落在象徵父親擁抱浪子的雙手,那是濃縮了所有人生歷練之後最平淡,卻也最叫人動容的情感表達。這雙手推卻了世俗道德的評斷與眼光,推卻任何累贅的辯解或語言描述,傳達了一個父親,也就是天父上帝,對孩子絕對的寬恕、包容、憐憫和徹底接納。」

也有人把注意力挪移到旁邊站著的大兒子。他對父親這樣接待浪子弟弟非常不爽,不但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滿心嫉妒、不平。雖然他一直是守在父親身邊的好兒子,卻一點不能體會老父的心腸。他與父親最接近,心靈卻好遠。認為乖乖牌大兒子反而是還沒回頭的浪子。

林布蘭畫浪子其實是畫自己,他人生不同階段,體會了不同性質和深度的浪子。他更是畫每一個人,在上帝眼中每一個人都是浪子。公義的上帝,也是慈愛的父親,人類墮落以後,離祂好遠好遠。祂一直尋找等待著浪子回頭。

林布蘭在物質、精神上都遭受到連續的沉重打擊,窮困潦倒至死。但最後他用生命作畫,告訴世人不要用世俗眼光看他,他的結局非常完美,最後他回到了天父的懷中!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