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許雨天─思想電影《天氣之子》

少女陽菜有個特殊的能力。(劇照來源:GaragePlay 車庫娛樂FB)


◎徐硯美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經驗,就是一早起來,原來預期的是清晨的陽光,灑落窗前,即使沒有聽見鳥叫聲,熙來攘往的街聲也能預告著一整天的開始;可是,睜開眼睛卻發現,窗外因為烏雲密布而一片闃黑,隆隆的雷聲伴隨著傾盆大雨,把整個世界統一成一種聲音──雨天。這個時候,好像所有的動力都削減了大半,想著擁擠的交通、潮濕不堪的衣褲鞋襪等等,睡得再好,面對這一切都覺得打不起精神。

對於生活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來說,雨天是一種常態,但對於聖經所記載的中亞地區,春雨和秋雨的「準時」與「充沛」,卻能夠比喻為上帝的「恩典」,甚至直指「救恩」的意思。

小時候,我很不喜歡雨天,因為那代表著所有的活動都必須在室內,也就是說「不好玩」。但是,慢慢地長大,我才會發現「雨水」之於萬事萬物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當它也成為人生的比喻時,很多闃黑、與夜晚無異,風暴與豪雨襲來的時刻,甚至是一場長長的「生命梅雨季」,它都能夠成為讓我們看見上帝恩典的契機。我想透過一部近期的日本動畫電影,一同思考關於我們生命當中的「雨天」。

青春是一場躁動的大雨
隨著極端氣候的發生,人類的未來可能會在一片汪洋之中求生嗎?2019年的暑假,日本動畫迷迎來了動畫大師新海誠的第七部作品──《天氣之子》,故事的時空背景設定在2020年東京奧運結束後的一年夏天,東京都遭到連番的豪雨,且越來越嚴重。

高中一年級的少年森嶋帆高離家出走,到了東京,在龍蛇混雜的新宿歌舞伎町落腳,居無定所,只能偶爾在漫畫店中沖澡以及靠泡麵充饑。因為他的學生身份與年紀,再加上當地的工作往往有些「特殊」,導致他不久之後就落入山窮水盡的窘境。

在帆高乘船來到東京時,結識一位雜誌社的社長須賀圭介,他告訴帆高,倘若在東京生活有困難,就去找他。迫於無奈下,帆高便加入了圭介的雜誌社。這間雜誌社專門蒐集各種「都市奇聞」,也就是將街頭巷尾關於神祕學的傳聞編撰成冊,於是,在東京異常的「暴雨期」中,他們決定採訪一個關於「晴女」,也就是能夠控制天氣的女巫的故事。

友情是一片短暫的藍天
圭介讓帆高住在雜誌社中,並且供應三餐,他就隨著社中的同事須賀夏美到處尋訪。一日,他看見一個少女快被兩個男人騙至特種行業去上班時,升起了「英雄救美」的正義感,於是衝上前去拉著少女的手便跑,兩個男人見狀追了上來,將帆高抓住壓倒在地。情急之下,帆高拿出了日前撿到的一把手槍,朝天空開了一槍,嚇退了兩個男人,他與少女在暴雨中狂奔,幸而脫險。

少女的名字是天野陽菜,帆高與其接觸之後,才發現她一個人帶著弟弟天野凪在東京租房,也是過著很艱苦的日子,便有了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特別的是,帆高發現陽菜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只要她向天祈禱,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就會在她祈禱的那個區域露出一小片藍天,陽光和煦,清風宜人,剛剛的大雨在天空彷彿未曾出現,只有在地上積聚的水窪留下足跡。

帆高想到了一個方法能為其賺到生活費,就是在網路上發出「晴天服務」的廣告,讓陽菜去到那些需要「晴天」的場合或個人的身邊,像是露天的跳蚤市場、拍攝現場,乃至學童的運動會等等,這種把「陽光」帶給他人的能力,成為了帆高、陽菜和凪的「鐘點工作」,甚至連政府舉辦的煙火晚會,都找到了他們。

劇照來源:天気の子 FB

劇照來源:天気の子 FB

這令他們的名聲越傳越遠,工作越接越多,三人在東京艱苦的生活漸漸改善,縱使外面仍舊豪雨不斷,只要三人在一起,就能夠像陽菜的能力一樣,在生活中打開一小片藍天。

可是,隨著帆高慢慢地怠忽了雜誌社的工作,圭介與夏美繼續在追關於控制天氣的「晴女」的資料,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也就是「晴女」最終是要成為「祭品」來成為遏止異常天氣,唯有她的犧牲,才能換來一個國家或一座城市免於遭害的命運。

成長是源自失去的領悟
同一時間,曾在歌舞伎町開槍的帆高,也開始遭受到警方的通緝,他、陽菜還有凪皆屬未成年,沒有上學也構成了警方需要主動介入調查的原因,於是,在暴雨警報上升到最高等級的那晚,三人已經悉知警察即將上門,便展開了逃亡。可是,帆高也發現了陽菜因為不斷使用她的能力,身體變得越來越透明,陽菜也告訴了帆高自己將會被「收回天上」來換取這場巨大又長久的豪雨的止歇。

逃亡、逮捕與知道真相到失去摯友,一連串地重大打擊,隨著陽菜為了拯救帆高使用了最後一次控制天氣的能力而消失到達了頂點。大雨止息,天氣果真如同傳說那樣,隨著「晴女」的犧牲放晴,但此時在帆高的心裡,真正的豪雨才開始。

電影的故事直線、簡單,可是在觀看的時候,讓我不斷在想的是,這種「雨」與「晴」跟人生之間的關係。

電影中,有一段圭介與夏美和一位採訪者的對話,對方說起「晴女」的故事時,也提到了一個觀念,他說現代人動輒就說「有氣象紀錄史以來最……的極端氣候」,可是,人類有紀錄的那些不過是整個地球演變至今的一小部分而已,事實上,地球歷經了幾次的巨變,滄海曾是桑田,桑田也曾是滄海。

我想,當然我們現在不斷強調極端氣候的肇因,跟人類的經濟活動息息相關,但電影則表達出,是人類緊緊抓著「維持正常」這件事情不放,才導致一切失常的。

容許生命當中有雨天
這個觀念,在現實中,就好像我們希望「天色常藍,草色常青」,我們希望早上起床窗外就是藍天白雲,就是鳥語花香,甚至在我們的心中,我們也想要心理上的「陽光普照」,最好事事如願與順心。

可是,我們是否忘記,上帝與挪亞立永恆的「彩虹之約」時,不是在大雨之前,而是在大雨之後。哈巴谷書三章17-18節說道:「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

晴天,是許多人在生命當中盼望的人生境況,正如電影中陽菜的能力為那些有需要的人帶來的,打開一片藍天,為他們帶來希望與快樂,但我想上帝真實想要我們擁有的,是面對雨天的能力,是容許生命當中有雨天,並且知道彩虹之約的永恆性。以致我們不是等待一個可以改變我們生命景況的「晴女」,而是仰望一位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編按:《天氣之子》為普遍級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