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數百名變性年輕人 希望回到原始性別

(圖片來源:SKynews影片截圖)


【特約編譯林辰欣╱報導】英國一名在去年(2018)進行「去性別轉換」(detransition,在跨性別轉換之後,改回出生時性別。去性別轉換也可稱為「性別重新轉換」)的女子(將自己從女性變為男性,現在又回復女性性別)表示:有許多曾接受過變性手術的人後悔了,希望不曾這麼做過。

變性成為男性的伊凡斯決定回到女性身分。(圖片來源:Adam And Eve Not Steve@youtub)

變性成為男性的伊凡斯,2018年回復女性身分。(圖片來源:Adam And Eve Not [email protected]

數百名曾經做過變性手術的年輕人正尋求幫助,希望可以恢復原始性別,現年28歲的查理.伊凡斯(Charlie Evans)是過來人,她成立一家慈善機構幫助這些有需要的人。伊凡斯出生時是女兒身,去性別轉換之前,有近十年時間認定自己為男性。

調查數字仍顯不足

伊凡斯表示,想做變性手術的年輕人愈來愈多,但卻很少聽到有人說後悔做過這項決定。目前這部分的調查數據也缺乏,而更換性別後感到滿意的人數,或是決定去性別轉換、重回原始生理性別的人數也未可知。

2018年,變性後的伊凡斯決定進行去性別轉換,回到原始性別,並且公開自己的故事。她感到驚訝的是,與她有相同困擾的人並不在少數。伊凡斯說:「我與許多19、20歲的年輕人對話過,他們已經完成了變性手術,但現在都後悔了,真希望自己從沒有做過這樣的選擇。他們的性別焦慮(gender dysphoria)並沒有因此減輕,也沒有感覺更好。然而他們不知道現在還能怎麼辦?

伊凡斯說已有數百人尋求她的幫助,光是她所居住的英國新堡(Newcastle)就有30位。「這群人有些共同的特質,通常都是20幾歲、女性、受同性吸引,個性有些孤僻。

受LGBT群體排斥

伊凡斯記得在一次公開演講之後,一名蓄鬍的年輕女子上前擁抱她,說自己也是去性別轉換的女性。「她說感覺LGBT群體都刻意排斥她,認為她是叛徒,讓我覺得我應該為他們做點什麼。」

伊凡斯現在經營的慈善組織名為「去性別轉換提倡網絡」(The Detransition Advocacy Network),十月底在曼徹斯特舉辦第一次會議。

一位尋求該組織協助的變性人接受《天空新聞》(Sky News)的訪問。這位不願公開身分者透露,她出生時是女性,現年21歲,在13歲認定自己是男性,於是使用男性荷爾蒙,後來聲音變得低沉、臉上長出毛髮、身體也出現了變化。

今年夏天,她原本計畫要做除胸手術。不過五月時,她終於解開縈繞自己心頭許久的疑慮,於是她決定停用男性荷爾蒙,並進行去性別轉換,從此回歸女性的身分。

改變如何看待自己而非外在身體

化名「露比」的她說:「我認為到了最後,再多改變都不夠,重要的是改變如何看待自己,而不是改變外在的身體。」「我見過許多人和我經歷一樣的性別焦慮、對自己身體性特徵感到困擾。」

露比解釋她以往有飲食失調問題,「我在變性診所施打荷爾蒙前,有一段針對心理健康診療的時間,我說明了自己有飲食失調的問題,但他們的診療,卻明顯忽略這一點,而只導向與性別焦慮有關的諮商。」

「對有性別焦慮的人來說,不管他們是否為跨虹者,我都希望能讓他們知道有更多面對的方法。目前的醫療系統只會說:『這是你要的荷爾蒙,拿去吧! 』或者說:『這是你要的手術,來做吧!』但我認為,這對任何人都沒有什麼幫助。」

性別焦慮病患最小三、四歲

塔維斯托克暨波特曼國家健康服務信託(The Tavistock and Portman NHS Trust)提供18歲以下年輕人性別認同諮詢,這些求助者最低年齡甚至到三、四歲。目前從推薦這項服務的人數紀錄顯示,與十年前相比,求診人數上升3200%,單單女孩的上升率為5337%。求診人數破紀錄高升,可能代表未來選擇去性別轉換的人數也會增加。

許多人認為變性手術有其必要,甚至認為去性別轉換是「跨性別恐懼症者」(transphobic)的病癥。不過也有人認為針對性別焦慮的患者,應該要有更多研究和討論,讓他們除了變性手術以外,能有更多的選擇。(資料來源:Sky.com)

相關新聞:

【國際跨虹節】敢於不同 「過去我們是LGBT」23國跨虹者齊聚台灣見證「改變是可能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