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成癮困頓 如今找到生命活水—陳恭猛牧師的得救見證

Bad habit, alcoholism. Concept


胡慧馨採訪/照片受訪者提供

當初,任教的李瑛娥與個性沉穩、在銀行服務的陳恭猛結婚時,從未想過日後要面對先生酒癮的生命課題。

「那時知道他會抽煙、喝酒,單純以為只是喜宴時大家同歡的小飲小酌。」所以她實在無法理解什麼樣的心魔會讓先生沉溺酒精,毀掉前程似錦的事業,甚至差點摧毀幸福美滿的家庭。

醉到不知如何回家
「應該是在原生家庭長期壓抑造成的陰霾。」從有記憶開始,陳恭猛看到身為長媳的母親每天4點就得起床張羅全家近20口飯食的辛勞,及在人多嘴雜的大家庭裡,經常成為妯娌欺凌的對象。愛莫能助能助的他,只能壓抑心底不滿不平的情緒,在夜深人靜的晚上躲在棉被裡哭泣。

由於父親遇到紛爭習於選擇逃避,陳恭猛不知不覺中也養成這種慣性,遇到不平之事,就是以壓抑、忍受、順從化解,但是找不到出口宣洩的痛苦、煩惱和焦慮卻始終揮之不去。

在金門當兵時,一次過年無法回家,軍隊要慰勞加菜,每桌提供高粱、茅台或大鞠,結果原本滴酒不沾的他,竟然踏入深陷酒癮的第一步。「當我喝到七八分醉的時候,飄飄然的感覺讓我有一種瞬間抽離所有痛苦、煩惱和焦慮的興奮,也讓我進入唯我獨尊、可以控制世界的幻想狀態。」這股前所未有的釋然,讓他在外島喝酒的次數逐漸增多,甚至有「一直想追尋那種微醺舒服感覺」的衝動。

後來覺得不喝不行,是職務上必須承辦民代關說的借貸。「那時明知這個貸款很可能發生延遲繳納的問題,不過礙於上面交辦,每天壓力都很大。」不敢向太太明說的陳恭猛,回家途中便在雜貨店買酒,吃完飯後先喝半瓶,晚上睡不著又喝半瓶,後來失眠都喝酒。加上主管指派就得赴宴,每次除了被灌酒,還經常空腹喝酒。有次應酬遲到,客戶硬要他以高粱到每一桌進酒,醉到不知如何回家。

愧疚自責  再繼續喝酒放鬆
就這樣,酒精逐步影響他的心智,飲酒後開始有暴力傾向,漸漸成為家人的夢魘。有次喝酒和妻子發生爭執,隨手打破家裡的櫥櫃玻璃,讓年紀尚幼的兒女害怕到寧願下課後待在阿媽家。有段時間,因為不想讓家人知道,陳恭猛乾脆躲到旅社或外面喝酒,然後騙家人去上班,太太找到時,幾乎都不省人事。

然而喝酒真的可以紓壓嗎?

陳恭猛切身之痛的體會是:「只是瞬間得到釋放,清醒的時候就很後悔。」不過無法處理壓力造成的不自在,在沒有替代品之前,最快逃避壓力的方法還是尋找習慣中的記憶。

升上課長時,經常喝酒的陳恭猛因為引發心悸無法起床,屢屢要太太幫他請假。由於負責保管銀行金庫的鑰匙,妻子還得幫他送鑰匙到銀行。後來這種情況越來越頻繁。

「他因為喝酒住院的病歷有廿幾次,有時是住一個禮拜,有時住一個月。」住院時,醫院有段允許患者在家人陪同下出來抽煙的時間,所以妻子每天要請同事幫忙照顧學生,到醫院陪陳恭猛抽完煙後,再趕回學校。那時要負責教書,照護稚齡兒女,還要照顧先生的李瑛娥真是蠟燭多頭燒,但為了讓孩子有完整的家,只能想盡辦法醫治先生的酒癮。

「先是看精神科,醫生說他有憂鬱症。」李瑛娥表示,每次住院,先生都很正常,但是一出院,還在回家途中就想買酒喝。至於陳恭猛想喝酒的真正原因是:「出院再回銀行上班,即使同事能體諒,內心還是有很深的愧疚感。所以連同事很簡單的關心問候,都覺得壓力很大。」

自責的愧疚,讓他必須靠著喝酒放鬆。「很想努力工作,卻無法專心工作,便和太太商量辦理留職停薪一年。」為了轉換環境和心情,陳恭猛還特地到墾丁靜一靜,結果還沒到旅社,看到旁邊一家賣檳榔和酒的雜貨店,旋即又進去買酒。

4169_陳恭猛牧師_2

陳恭猛牧師訴說切身之痛的體會

求神拜佛不忘喝酒
有段時間,飽受煎熬的李瑛娥到處求神問卜,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唸經,週六、週日還開三個多小時的車到台東拜佛。還有學校同事,建議她每天早上放一杯水在前面,對著念完大悲咒,再給先生喝。後來她還去朝山,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九跪一叩的祈求,孩子看到母親這般辛苦,甚至想勸她離婚。而對丈夫不離不棄的李瑛娥因不忍父母擔心,一直隱瞞丈夫的狀況,直到幾乎崩潰,有輕生的念頭,才告訴家人。

透過妹妹介紹,他們還向一位會通靈的美髮師求助。那位通靈者了解狀況後,就說陳恭猛心中有一支箭,才會那麼痛苦。在繪聲繪影的情況下,李瑛娥也在對方手心看到類似一支箭的形狀。於是遵照指示,回去煮木瓜葉給先生喝。後來通靈師又說中陳恭猛會復職成功,自此兩人深信不疑,每個週末夫妻都會一起參見老師。

有一次老師提及「濟公也喝酒」,要陳恭猛到珠海向濟公祭拜。前一晚在旅館,大陸地陪為了推銷茅台,隨手拿一瓶送他,那天晚上喝完整瓶後,第二天竟一覺不醒。所幸當時同住的是退休員警,看到情況不對,即刻做CPR才救他一命。

第二天康復的陳恭猛還是去珠海,但是三年下來對酒的依賴還是有增無減。「我常常跟太太發誓不再喝酒了,最後還是無能為力。」有次妻子生氣地問他要選擇太太,還是選擇酒,結果他的答案竟然是選擇酒,讓妻子非常絕望。

43歲時,狀況頻仍的陳恭猛因經常請假,只好辦理退職。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他,決定到通靈老師在台東興建的廟裡休養,並擔任通靈老師的助理。

不料,原本平靜的山居生活,卻因酒癮作怪,再度變調。有一次清晨四、五點,陳恭猛看到廟公在小殿敬神時擺放的三杯米酒,逕自一飲而盡。有時酒癮發作,即使廟門關了,晚上11點多,他還是沿著山谷山路徒步一個多小時,到台九線附近買酒。

最後讓他萌生離開念頭的原因是,某次喝酒後,突然覺得某人在背後對他指指點點,竟然無法自制地拿起水果刀衝去殺人。這個意外事故,讓他決定回高雄。既然連改名、求神問卜,到通靈老師身邊幫忙,到珠海、北京拜神,都無法戒酒,只好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到「沐恩之家」求助。

立志行善由不得人
報到當天,陳恭猛原本賴床不想出門,情非得已的妻子被迫以買酒與他交換條件,「所以我是帶著那瓶酒到沐恩之家」,出乎意料的是,喝完那瓶酒之後到現在18年,他再也沒有喝酒。

回憶剛到「沐恩之家」的生活,曾是白領階級主管背景的陳恭猛,要跟一群不知來歷的人共同生活,實在很難卸下心房:「特別要睡通舖,每個人的作息都是赤裸裸的,絲毫沒有個人隱私。」但當他願意讀聖經,學習禱告,向神交託內心的愁苦後,不但徹底地解決酗酒問題,與家人的關係也日漸改善。

起初妻子會客時,兩人總是很安靜,互相拿捏說話的內容,兒女則會躲在妻子身後,膽怯地觀察父親。後來會客時,兒女就會走到父親身旁,開始有不同的反應。

如此改變,主要是陳恭猛從這裡獲得充分的人際支持,在研讀聖經上獲得深入心靈的滿足,和自真理知識上得到很多的教導和鼓勵。

特別是保羅書信中論及良心與情慾的爭戰,讓他格外心有同感。「以前常常向太太發誓說不再喝酒,但如同聖經所講的,心裡很想改變,但是肉體的軟弱卻由不得我。當我發現連保羅都有這種困擾的時候,真理漸漸進入我的內心,心門也漸漸被打開。」

尤其到沐恩之家無論是戒酒或戒毒都需要住一個禮拜的「適應室」。在那裏,一天24小時都有小組的成員陪伴。剛開始陳恭猛因長期酗酒,平常很少吃飯,但在那裡有人會定時送飯,沒吃會送回去,到了吃飯的時間又會端出來。有時沒有吃東西、又沒喝酒的話就會發生「戒斷」的生理反應,這期間有人會幫忙洗衣服,不舒服的時候還有人幫忙按摩,在「適應室」裡隨時都有人看顧你,讓人感覺這裡的氛圍和職場熟悉的狀況不同。

「職場都是條件交換。別人對你好一定有目的。但在這裡,和這些人非親非故,為什麼願意這樣照顧我呢?」在適應過程中,心靈漸漸甦醒的陳恭猛深深覺得被尊重、被接納,甚至覺得連親人都不可能這樣對待他,因而留下良好的印象。加上有傳道人在真理知識上的帶領和教導,果然讓他一步一步從酒癮中走出來。

陳恭猛表示,在戒酒的過程中,剛開始會有一種假象認為身體恢復了,應該可以出來了,但事實上,戒酒不是很難,但要持久的戒酒卻不容易。「這種情況就像是處在一個低谷出不來,所以需要靠一股很大的力量幫助我們走出來,而這個力量就是愛。」然而人的愛都很有限,所以需要來自神愛的力量。

4169_陳恭猛牧師_3

陳牧師為青年禱告

太太心中重擔全交託
認識信仰後的陳恭猛,在機構第一個月參加綠島退修會,剛好遇到面容慈祥的高英茂牧師,得知高牧師的教會與妻子服務的十全國小很近,便留下牧師的電話號碼。有天李瑛娥受邀到教會餐廳吃飯,談及先生戒酒過程,不禁悲從中來,邊說邊哭。

信義會十全教會高英茂牧師回憶說,當時看到李瑛娥受盡折磨,歷經滄桑的沮喪模樣,實在非常不忍,即便陳恭猛當時的情況很穩定,她還是無法消弭心中的陰影和恐懼。

「因為先生需要一年半的療程,所以我跟兩個小孩比先生還早到教會。」從小在傳統信仰成長的李瑛娥,願意週日固定帶孩子到教會,完全為了讓先生安心待在機構戒酒,只是內心依然惴惴不安。後來到教會聚會後,因有可以訴說心事的出口,還有牧師分享的信息,以至不再陷入負面思維,變得更有信心和盼望。此外,每個禮拜探望先生時,陳恭猛也會與她分享在村子裡學到的新知,藉此讓她體會基督信仰的獨特之處。

從機構出來後,陳恭猛果真戒酒成功,滴酒不沾。接受信仰後的家庭氣氛亦完全不同。所以當他表示要念神學院時,妻子反而如釋重負。

戒酒後的陳恭猛,生活態度截然不同,變得積極進取,溫和體貼。原來從不做家事的他,開始會幫忙洗碗、曬衣服。面對壓力的時候,原先會靠睡覺來逃避,惹妻子生氣。後來信主的妻子開始靠著禱告,把內心所求交託主,無能為力的時候會唱詩歌,奇妙的是,每次她禱告完,開始唱詩歌後,先生就會起床。

對陳恭猛來說,讀神學院,想當傳道人主要感念過去小組長的幫助,及覺得人生要把握時機幫助人。「當時我的感覺是如果想要幫助人,就要有真理的教導。於是先修一些道碩課程,再到神學院裝備。」而他在「沐恩之家」最想傳遞的信念就是:「人生總會有挫折,當遇到困難,當求神問卜都沒有辦法的時候,要記得還有耶穌可以幫助我們。」

成癮者人生特別記號
原來的他也曾想靠自己的意志力克服酗酒的問題,但始終沒有辦法,結果不單他受苦,職場的朋友受苦,家人也深受其害。但因上帝的憐憫,透過「沐恩之家」,透過一群基督徒朋友毫無保留的幫助,他才能夠翻轉人生。

「我們可能不止一次想靠自己的方法勝過人生的困境,卻因為一再的失敗,而不知如何是好。」陳恭猛指出,情況就像聖經所言,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克服這些問題,沒有辦法靠自己,唯有經歷神的愛才能真正改變生命。

對許多成癮者來說,這是人生中很特別的記號。但對基督徒而言,這是上帝在他們生命中工作過的痕跡。

「有意義的人生,代表有內涵的人生,不在乎外表的華美。」過去在銀行擔任高階主管的陳恭猛,看似風光的頭銜,卻因不認識主,生活就像裝在華麗杯子裡的苦水,始終無法享用上帝活水的滋味。

很多人總以為,有意義的人生一定要賺多少錢,擁有什麼地位,就像喝水一樣,以為要用最好最美的杯子,才能喝到好水,但事實上,來自上帝的活水,無論是用金杯、銀杯、玻璃杯、塑膠杯或用手掬起來喝,品質都不會有所改變,可惜人往往投注太多時間去選杯子,追逐名利地位,而無法好好享用生命活水的滋味。

因此,重生的陳恭猛將以日後的年歲,帶領更多人享受主恩的活水,讓更多身陷成癮困頓的人,重新找到生命的亮點,活出有內涵的全新人生。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