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主委身台語詩歌創作】鄭明堂的旺盛生命力 小兒麻痺身軀頌讚「天父恩典真正大」

鄭明堂和年輕人打成一片扮醜。(圖/鄭明堂提供)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天父恩典真正大,日日佇引導;無論風浪或平靜,祂攏佇作伴……」聽過這首台語詩歌〈天父恩典真正大〉詞曲創作者鄭明堂老師見證分享的人,很難不從他獨特的唱腔及講道方式,感染到他「為主瘋狂(Crazy for Jesus )」的旺盛生命力。

幼時家貧父母帶子女禱告感謝神
拿到美國紐約市立大學作曲碩、博士學位後,鄭明堂毅然投入看似「小眾、不賺錢」的台語福音詩歌創作,至今已累積上百首作品。本身是第四代基督徒的鄭明堂受訪時感謝主,讓他這個罹患小兒麻痺的貧困農家子弟,有機會創作「阮ㄟ母語詩歌」,神也特別恩待他,給他如同使徒保羅「那根加在肉體的刺」,彰顯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他要用詩歌創作,不單訴說「天父恩典真正大」,而且「這恩典白白互人」!

出生18個月確診罹患小兒麻痺,醫生宣告鄭明堂恐終身必須坐輪椅。鄭媽媽憑信心跟上帝禱告,神沒有讓鄭明堂的小兒麻痺全然得醫治,但讓他保有行走能力。幼時家貧,鄭爸爸鄭媽媽每天都帶著五個孩子一起禱告感謝神;鄭爸爸直到安息主懷前,仍不住提醒孩子們「最豐盛的財寶積攢在天上,神的恩典夠用。」這對鄭明堂後來投入小眾的台語詩歌創作具有關鍵性影響。

原本鄭明堂在國中畢業後,第一志願是報考師專,但因小兒麻痺的緣故連報名資格都沒有。後來北上念工專時,鄭媽媽對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可停止聚會」,所以在專科那五年,鄭明堂持續參加團契,也加入聖歌隊及司琴服事。五專畢業前,教會的姊姊覺得鄭明堂「聲音很好」,就義務教導鄭明堂聲樂,鼓勵他考台灣神學院音樂系,而鄭明堂也是那年錄取唯一的男生。

年輕時,鄭明堂有多年玩Band、創作民歌及參加歌唱比賽的經驗,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當時已是流行歌壇一姐的歌星,在擔任評審時不留情面地批評鄭明堂「唱得很差,詞曲創作也不入流」,讓鄭明堂深受打擊。但他沒有放棄音樂創作,後來鄭明堂也將這樣靠主「心安然自在」的領受寫成同名台語詩歌,鼓勵大家「即使世界上的人都不看好你,因為相信有主的同在,就全然交託」。

談到〈天父恩典真正大〉的創作故事,鄭明堂說,當時他在紐約攻讀「20世紀作曲法」的學位,美國的親戚為了要辦結婚50週年感恩禮拜,知道鄭明堂會創作,就邀他寫一首台語詩歌。

鄭明堂坐在鋼琴前跟上帝祈禱,求神給他靈感,這首詩歌不單是要為著結婚50年的老夫妻,向上帝獻上感恩,也要成為「眾人謳咾上帝之歌」。神引導他文思泉湧很快就完成詞曲創作,後來回台灣後發表〈天父恩典真正大〉,引起很大的迴響,傳唱至今。

鄭明堂老師豐富的肢體動作及生動的表情傳福音。

鄭明堂老師豐富的肢體動作及生動的表情傳福音。

天國,好像人變賣所有跟隨主
學成歸國後,鄭明堂受邀到台神任教,也持續投入台語詩歌創作,並與更生團契配搭進到監所內分享。那時,有人邀他到大學任教,也有唱片公司請他為台語藝人創作流行歌,他都推掉了;很多人覺得他很「狂」,有錢不要賺,反而去做那個「小眾」的台語詩歌,以及到監獄去做那個沒有酬勞的表演。鄭明堂說,其實就是效法保羅的榜樣「我們若顛狂,是為了神」!

鄭明堂猶記,他起初參與監獄佈道時,聽到那裏的同學們語帶揶揄竊竊私語「唱耶穌歌的又來了」;當他開口唱改編為Jazz搖滾曲風的〈天父恩典真正大〉時,大家跟著手舞足蹈地唱和,那個喜樂是藏不住的。

鄭明堂提到,以音樂創作而言,天國的經濟學跟世界上把獲利放在前面的法則是截然不同的,台語詩歌創作以及實體CD的販售,本身是無利可圖,甚至是要貼錢去做;但想到只要有一個靈魂,因為聽到詩歌而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那個從天上來的獎賞是比任何有形的金錢報酬都來得有價值。

談到對大家怎麼「為主瘋狂」的建言,鄭明堂說,就是渴慕把福音透過諸般的智慧傳給未信者的那份「近乎瘋狂的熱情」!神量給各人不同的福音負擔及熱情,他的經驗就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就像馬太福音十三章45-46節所說:「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基督徒對天國的渴慕,就會在我們的行動展現出來!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