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同理心的冷漠人世 電影《小丑》帶給基督徒的啟示

電影《小丑》海報。(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特約編譯張廖婉菁╱報導】超級英雄電影《小丑》(Joker)超狂,於今年第76屆威尼斯影展全球首映,便凱旋擒金獅,寫下漫畫英雄歷史新猷。此外,首映日時的IMDB評分還高達9.8(現為8.8分),連爛番茄網站也獲得89%的觀眾好評,可謂藝術與票房兼具。然而,故事主人翁反派小丑亞瑟(Arthur Fleck)身為精神變態者(psychopath),在片中的種種怪誕行徑,也令大眾憂心引發「暴力模仿犯罪」問題。發行商華納兄弟及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不得不連發聲明指出,本片宗旨並未要將小丑的角色塑造成英雄。

電影預告片

 

是英雄?還是悲劇人物?

所以,到底小丑是英雄,還是悲劇人物呢?英國海華德希思基督教會(Christ Church Haywards Heath)教友約書亞.班納斯特(Joshua Bannister)看了電影《小丑》之後,在英國福音媒體《premier christianity》發表了以下的文章,與基督徒來一起思考:

這部電影從攝影、場景、服裝、燈光到用色都美不勝收。但除技術面外,其實本片盡其所能地在提醒大家,當情勢惡化時,人人有責;因為人們分析連續殺人犯時,常會傾向把故事變複雜,而非變簡單。

電影《小丑》海報。(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電影《小丑》海報。(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這齣電影深刻動人,敘事手法令人折服。裡面沒有一堆超級英雄、也沒有滑稽的打鬥,更沒有蝙蝠車。反而刻劃了主角亞當(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飾演)的人性特質。他患有精神病,很可能源自童年受虐。他的人生沒前途、也無有意義的人際關係,也認定沒有好轉的盼望。他試過改善並和他人建立關係,但老被刁難和訓斥。雖然片中並未指出讓亞當轉而墮落的事件,但觀眾卻見證了一個人慢慢地、駭人地、身不由主地,受殺戮所吸引。

殺人犯不是天生的?

小丑逼著大家去問何謂「罪責」?因為影片揭露了創造「精神變態者」的複雜過程(若男主角亞瑟真是精神變態者的話)。本片凸顯出在這類悲劇中,個人與社會要承擔的責任。本片表明了「殺人犯不是天生的,是後天養成的。」德國文學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說過:「我無法認罪的罪行,就算不上犯罪。」用來說明這點,再適合不過了。

男主角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男主角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作為基督徒,也會認同外在的人與事會帶來影響。儘管如此,要是有精神疾患傾向與精神異常者,能有良好的照顧與保護的話,也許就不會有人被他們所殺了。

我們生活在分裂的世代。當受到他人指控時,我們很快就會怪罪是那些「不友善的他人」自己有問題。我們自以為義,認定那些意識形態、政治觀點、文化價值判斷,甚至種族和我們不同的人,是心懷惡意且動機不當的。

妖魔化他人的結果

隨便就妖魔化「他人」的結果,就是讓彼此間的分化、不信任與離間加劇並深化。

影片中有一幕特別令人難忘。某天,亞瑟在經歷一堆倒霉事後,決定搭公車回家。他在車上和善地逗笑了坐在前排的孩子。也許是孩子的天真無邪與不懂論斷,讓人覺得這樣的人際互動更顯深刻。但孩子的母親看到後,便立刻加以斥責。就這樣,亞瑟的盼望沒了,剩下的只有公開受辱。一般人如果當時也在車上,在不了解亞瑟遭遇的情況下,反應大概也是如此。

電影《小丑》海報。(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電影《小丑》海報。(圖片來源:Joker Movie Facebook)

小丑令我捫心自問,在這些問題中,我們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要怎麼做才能更有同理心?尤其是對那些我們刻意保持安全距離的人。

耶穌用同理心對待那些被驅逐與被剝奪公民權的人。祂從不擔心和我們這些壞透了的罪人有所牽扯。但耶穌不會簡化事情、貼標籤或離間人,祂靠近並努力深入地了解這些人,給他們愛與未來榮耀的盼望。

我們應該要更像耶穌。(資料來源:premierchristianity.com)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