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布真一生事奉始於母親的懇切禱告

4171_司布真一生的事奉始於母親的懇切禱告


◎提姆.查理斯(牧師)

查理.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是馳名中外的牧師,無數民眾渴望聽他講道。全球各地無不視其講章猶如珍饈美食,爭相大啖為快。他的葬禮,有六萬仰慕者瞻仰遺容,十萬人列隊送殯,至今仍不乏其人到他的墓園哀悼致敬。凡閱讀他的著作,無不深受激勵。然而在查理.司布真成為講道王子之前,他只是一位敬虔母親懷中的小男孩。在諸多美名佳譽的聲浪中,他未曾忘記誰是自己的第一位、也是最優秀的教導者。

他說:「我無法言喻對母親的敬重和景仰。」他的兄弟則說:「因著神的恩典,母親是啟迪我們兄弟追求良善、邁向尊榮的起始關鍵。」

牧者之子的早熟與悖逆
1834 年六月19日,查理.司布真出生於英國的艾賽克斯郡,是約翰與伊麗莎的第一個兒子。母親伊麗莎也是在鄰近地區出生長大的,她早年的事蹟鮮為人知,只知道她很年輕就結婚了,十九歲生下查理。約翰與其父一樣,都身兼兩份工作,週間做書記來支持週末傳道的事工。工作與服事使得父親常常離家,母親伊麗莎就擔負照顧兒女的責任。他們的孩子甚多!伊麗莎共生了十七個孩子,但其中九個不幸夭折。

查理出生後不久,就被送去與祖父母同住,可能是因為伊麗莎懷孕身體不適,又或者需要忙於照顧身邊的小嬰孩。查理與祖父母同住直至四、五歲才回到自己家中。整個童年他一直都很喜歡到祖父母家長住,在那裡,他接觸到許多圖書,點燃了他一生閱讀的熱情。也是在那裡,他聆聽神學辯論,開啟了對真理的追求與信念。他特別喜歡清教徒的作品,年僅六歲時首次就讀了《天路歷程》,終其一生又讀了數百次。

查理.司布真回到自己家中,是三個弟妹的大哥哥,這也是他應該開始受教育的年紀。也正是此時,母親成為他靈性塑造最有影響的人。查理雖然看似循規蹈矩,他卻早熟自知內在的放蕩與悖逆。

他曾說:「只要一有機會,我就叛逆、造反、與神對抗。當神要我禱告,我偏不禱告,當祂要我聆聽傳道者的聲音,我也不聽。但當我聽了,眼淚就從兩頰流下,我擦掉眼淚,抗拒祂來融化我的靈魂。早在我開始認識基督之前,神就已經對我動工了。」

母親召聚孩子朗讀聖經
基督在司布真心中動工是藉著母親的關注。由於約翰工作很忙,經常要牧養關心教會的信徒,大部分教養子女的責任就落在伊麗莎身上。儘管約翰極為關心子女,卻不免感到內疚、常以為虧欠,但一次的經驗讓他確知孩子受到良好的照料。有次忙碌工作的半途,他縮短了服事行程回到家中。

「我打開家門,沒看到任何一個孩子在客廳,頗為驚訝。我靜悄悄地走上樓,聽到妻子的聲音。她與孩子們在禱告,我聽到她為每個孩子一一提名代禱。當她為查理禱告時,特別為他的鬥志昂揚、敢於挑戰的性格祈求。我一直聽到她禱告結束,十分感動而說:『主啊,我該繼續去做您的工作,孩子們被照料得很好!』」

查理早年的記憶中有個部分,就是母親把孩子們召聚在一起,讀聖經給他們聽,懇請他們轉向基督。對她的兒女來說,母親不僅是教師,也是傳揚真理的佈道者。

「年幼時,每個星期天傍晚有個慣例,就是母親會留在家裡陪我們,大家圍坐在圓桌邊,一節一節念讀聖經,然後她解釋經文給我們聽。講解完聖經之後,就是祈禱懇求;母親念《給未曾歸正者的警告》(Alleine’s Alarm)或《對未信者的呼召》(Baxter’s Call to the Unconverted)兩本小冊,對圍坐於圓桌邊的每個人來說,母親念得極有見地;她殷切地詢問,還需多久我們才會自我渴慕真理,還需多久我們才會自我尋求主。然後母親禱告,禱詞是我們永生難忘的,直到髮白無時或忘。」

為兒救恩在神面前哭求
在這些禱告中,她懇請神將得救的恩典賜給兒女。查理記得有一次母親這樣禱告:「主啊,如果我的孩子繼續犯罪,這並非出於無知以致他們滅亡,當審判的日子,我的靈要速速見證他們的不是,是因他們不抓住基督而滅亡的。」母親要見證兒女的不是,這樣的思維如兩刃的利劍,刺入剖開他的魂與靈。

母親的代禱深深烙印在年幼兒子的心中,以至於日後他寫道:「我怎能忘卻她充滿淚水的眼神?她勸誡我要逃避將來的憤怒。」又有一次,母親雙臂環繞查理的頸項,單單只向神哭求:「喔!願我的兒子活在您面前!」她心中最深的渴望,就是看到兒女能親自擁抱她的救主。

但查裡仍然沒有歸向基督。十歲到十五歲,他為自己的靈魂深自苦惱。他知道自己的罪,但不知道神的赦免;他知道自我的悖逆,但對自己的悔改沒有信心。他閱讀歷史上偉大牧者與神學家的作品,但沒有得到解脫。

之後,在一個下雪的週日早晨,他走進一間小小的守舊派循道會(Primitive Methodist)教堂,有位樸實的牧者拿起聖經正念著:「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以賽亞書四十五章22節)。「年輕人,仰望耶穌基督!」傳道人對他說,並喊著:「仰望!仰望!仰望!你什麼也不能做,只能仰望,才能存活。」這簡單的信息正是查理需要的,如今他恍然大悟,神不是呼召他要做些什麼,而是要他相信。他就這樣信了主耶穌基督。

不久之後,他寫信給母親,向其表達熱切與感恩之情。他向母親致敬,母親是自己生命中的導師,更是常在主前為自己得救不停代禱懇求的勇士。

「您的生日受雙重記念,因為五月3日您生日這一天,您常為他禱告的孩子、就是那有著盼望與恐懼的孩子、您頭生的兒子,將成為教會的一員,公開向他的神認信,緊緊地與主連結。我的母親,您是神手中貴重的器皿,塑造我的生命成為我自己所期待的。您那安息日傍晚恩慈的勸誡,深深刻在我心中,未曾或忘。神賜福了您,使您傳講神的道,也為那本聖書(《The Rise and Progress》)預備了道路。唯願我能有勇氣,甚願我能預備自己、跟隨我的救主,倘若主呼召我,不只進入水中,甚或進入火中,我毅然前往。媽媽我愛您,您是使我勇敢無懼、對我心說話的傳道者,也是為我禱告、為我警醒的母親。」

成為影響千萬人的傳道者
司布真不久就成為「那講道的男孩」與「講道王子」。先是上千人,進而是成千上萬人爭相結隊去聽他講道。他的講章隨即就被抄錄記載,傳於世界各處。他的一生曾向百萬人傳道,也備受總統、君王的關注與尊榮,但這一切均源於一位懇求的母親。這位母親的第一個聽眾,也是最重要的聽眾,就是自己的家人。司布真有一次在講道中如此向母親致敬:
「有個滿負罪惡的男孩,他不聽父母的勸誡,但他的母親卻為他不停地禱告懇求,如今每個安息日他敬畏站立在此傳講。當這位母親想到自己頭生的兒子殷勤地傳講福音,她就此得著尊榮的收成,使得她成為喜樂的婦人。」

伊麗莎的確是喜樂的婦人,得到了尊榮的收成,因她一直是堅定持守的母親。她首要的、也是最大的母職就是關顧兒女的靈性,她完滿地擔負了這個責任。她教導兒女神的道,為兒女的靈魂禱告,她也懇請兒女回轉歸向基督。因為她忠心地善盡母親的責任,殷切地關注兒女的靈性,她贏得了兒子的稱讚:「對敬虔的母親,任何人都難以計算自己對其虧負之深。」

(本文摘自《盡心竭力》,提姆.查理斯著,道聲出版社)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