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守望】港神學院長邢福增:即使現在沒有答案,仍要在盼望中面對

刑福增院長分享《我城哀歌時代福音》(韓蕓婧/攝影)


【記者韓蕓婧台北報導】面對持續五個月以來,關係分裂、暴力升級的香港社會,在無能為力的苦難中,作為基督徒的我們該如何回應?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邢福增院長與香港出生長大的台灣神學院孫寶玲老師,十一月10日主日晚上受邀在台北濟南長老教會,與香港基督徒學會同步直播分享「我城哀歌時代福音」。

邢福增院長表示,反送中成了想像不到的運動,「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也不知道會以什麼形式結束」,對此他與很多人有一樣的擔憂。近期,邢院長在與許多香港牧師交流中,經常聽見有牧師反應「愈來愈不知道該如何講道」的掙扎,教會似乎也陷入意見不一的撕裂對話中。

香港教會陷入撕裂 牧者不知如何講道

回顧2015年持續79天的雨傘運動訴求爭取真普選,最後雖然以清場結束,宣告訴求失敗,但帶著強烈無力感的港民真的失敗了嗎?邢院長從民主價值追求的角度來看說,雨傘運動其實對港民帶來的是某程度的覺醒,在許多不同意見及聲音,以及關係之間帶來極大的挑戰及衝擊下開始爭取民主。

雨傘運動後,基督徒除了被外界批評是「不接地氣」的信仰,教會內部更是產生極大的距離,尤其與年輕人的對話及彼此關心的議題,像是斷了線一樣,甚至出現流失會友及教會分歧的場面。

香港從2016年「旺角暴動」(警民衝突事件)至2018年「修訂條例」期間,政治會議不斷修改規則,可見中共當局對香港有了更全面的干預,以致一宗殺人案引爆的反送中運動延燒至今,成為香港最重要亦是最黑暗的歷史。

從六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港民開始站出來以行動表示對修訂條例的不滿卻沒有被聽見,甚至進入立法院進行二讀。邢院長解釋,以常態可見,過去香港港民大多認為「經濟才是最重要」,相信香港政府對社會的看法也是如此,從未想過反送中運動會帶來如此強烈的反彈。

將聖經與處境脈絡連結

邢院長指出,其實在2014年雨傘運動是「爭取還沒有的權利」;但2019年反送中運動是「捍衛已經有的權利」,港民感受到愈來愈大的人權威脅感,使得愈來愈多人願意走上街頭,爭取表達的權益。他也說,面對21世紀如今的處境,教會更應該回到聖經的文本了解,將聖經與處境脈絡連結,才能不斷地在掙扎及關懷中思考,不停做信仰反思去明白「神的心意」到底為何?到底這個時代,聖經福音又是什麼含意?

邢院長提及,其實舊約有許多的哀歌篇,從聖經過去的記載,直到如今真實面對到苦難的我們會發現,世界沒有在等待我們預備好,而是已經不斷地在改變,所以無論基督徒是否準備好,都還是要去回應,重要的是在過程中,看見教會及基督徒的責任是什麼?

出版〈我城哀歌時代福音〉一書的邢院長,是在雨傘運動後將講章手稿整理而成,他發現自己也一直在尋找答案,也不斷思考如何實踐信仰,但其實到現在都還是在過程中。但他也提出了幫助弟兄姊妹思考的四個層面「憂患、信靠、謹守、盼望」說,其實這四個層面不是切割的,而是擁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我們如何在其中做好責任活出見證,也正是在這四種層面的拉扯中思考。

在混亂的時代中,我們該如何見證福音?他以「耶穌基督的死,天使的哭泣」舉例說,難道天使不知道耶穌基督死後會復活嗎?為什麼在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天使會哭呢?他解釋,其實我們也是如此,基督徒對上帝再來是大有盼望的,因為上帝掌權是我們相信信仰的根基。雖我們知道有盼望,但當我們面對現實很大的痛苦及挑戰時,我們仍然會在悲哀迷惘中,那我們該如何憑著將來的盼望持續堅守下去?

邢院長說,從反送中運動可見教會的改變,從與社會脫離到成為社會願意走入教會、開放場地幫助民眾、到現場參與讓他人看見上帝的同在的狀態。教會開始進入社會各處成為見證,讓耶穌成為連儂牆,讓人民在黑暗中看見十字架!「即使現在沒有任何的答案,仍要在盼望中面對,找到基督徒的責任及使命,一邊唱著哀歌,一邊在這個時代見證福音。」邢院長鼓勵。

最後,會眾也為在香港反送中墜樓的香港科技大學周梓樂同學在8日宣告不治安息主懷默禱一分鐘,也為香港的百姓代禱,期盼香港社會能夠盡快恢復安寧的社會。

黃春生牧師帶領為香港禱告

黃春生牧師帶領為香港禱告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