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隱藏的聖經改變生命 退休牧師回憶共產政權下成為主僕人

Glowing Bible


【特約記者曾雪瀅╱編譯】澳洲海軍牧師米洛斯拉夫.韋萊比爾(Miloslav Velebir),自小在共產體制國家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長大。17歲那年,他得到人生第一本聖經,自此便展開他從未想過的事。

軍營中冒險分享福音

在共產主義政權管轄下,仍信守信義宗信仰教條《奧斯堡信條》(Augsburg Confession)的斯洛伐克教會,僅被允許每年出版兩本基督教刊物。當局甚至對這兩份選定的文本要求進行徹底檢查;由政府文化部及秘密警察進行審查,檢查內文是否有任何潛在信息。加上國家所講的斯洛伐克語沒有完整的聖經譯本,因此該國大部分的基督教文學書籍,都是從國外偷運到當地。

即使斯洛伐克的基督徒曾在早時做過一些翻譯,然而無論從語言學或神學角度來說,人們在這方面的知識都是嚴重缺乏的。不過他們當時都知道,有一群學者正努力地編譯全新及完整的聖經,他們熱切等待此的到來。

當時還是青少年的米洛斯拉夫正要服兵役,他意外發現一小本新約聖經竟剛好放得下在軍裝口袋中。「我在軍營中所有其他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讀這本聖經!例如每天排隊等待午餐和晚餐時;在德國邊境與俄羅斯軍隊秘密演習中;躲在軍營屋頂煙囪後方。我還在這些地方為我的基督徒同袍進行約十分鐘的禱告。」

米洛斯拉夫說,在軍營中實在很難與那些不認識信仰的人傳福音;然而當人們好奇詢問他在閱讀什麼時?這正是一個開啟對話的完美起點。「長官希望我替他處理一些秘密文件,在完成工作後,我鼓起勇氣與他分享聖經。在那一個小時中,他不但專心聽我講解,還詢問了許多關於信仰的問題。營隊中還有很多人未曾聽過福音,於是我盡可能利用這些機會,與對信仰感到好奇的人分享其內容。」

米洛斯拉夫從非法聖經堅定了一生的信仰。(圖片來源:Facebook@hmasstirling)

米洛斯拉夫(左)從非法聖經堅定了一生的信仰。(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殘破的聖經是為最愛

打從17歲那年(1979年),得到人生第一本聖經後,米洛斯拉夫便有了鑽研聖經的念頭。文法學校畢業後,他打算開始研究聖經神學,然而學校校長竟撕毀了他的申請書。儘管過程中經歷了許多攔阻,但米洛斯拉夫依然堅持不懈,多次與大學聯繫,最終獲得申請資格。

這本陪伴他經歷許多風雨的聖經,封面漸漸變得殘舊且破裂,不過米洛斯拉夫表示,「它仍然是我最喜愛的聖經,因為它使我想起過去受共產主義迫害的時光。當時即便處在艱難時期,但我們卻是經歷真正的突破與成長。我們為主耶穌受的一點苦,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糟糕。要知道,在這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的人們甚至付上更重的代價,甚至是擺上生命來跟隨主。」

牧師父子一生傳揚主福音

米洛斯拉夫的父親約翰.韋萊比爾(John Velebir)現年87歲,是共產政權下的信義會牧師。他與兒子同樣熱愛聖經,並且已讀了53遍。不過如所有牧者一般,他與教會的一切行為與活動受國家的控制(壓制)。

米洛斯拉夫還記得一次,警察在父親教會的櫥櫃中發現他藏有的非法聖經。不過在詢問下,由於聖經非約翰擁有,當事人有合理的否認權。另外一次,教會為年輕人舉辦的一場活動臨時取消,其後警察上門打算尋人,卻發現年輕人不在教會。事實證明,世上一切都在上帝掌控中,而我們也活在祂的保守下。

米洛斯拉夫於24歲成為牧師,並在斯洛伐克工作直到1991年。同年他的妻子去世,其後他搬到澳洲墨爾本。2006年,他移居西部的珀斯,在那裡開始學習英語,並在當地度過11年牧師的生涯。他已再婚,與現任妻子共育有七個孩子和八名孫子。

舒適生活不易成為基督徒

在斯洛伐克長大及生活的米洛斯拉夫,移遷澳洲後,增加了他對聖經的熱愛。「當生活如此輕鬆和舒適時,要成為一名基督徒將困難得多。在移民澳洲後,我意識到西方國家的生活方式,意味許多人將永遠無法理解成為耶穌門徒的真正代價。」

2017年,米洛斯拉夫以海軍牧師身分加入了澳洲國防軍。即使他已準備退休,但這名58歲的牧師表示,年紀並沒有減慢他做自己生命中最熱愛的事,就是與人分享聖經。(資料來源:Eternity New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