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感恩的心

4175_每天都有感恩的心


◎馬克白

我是中文系出身,也修過「華語師資課程」,教人說中文是我的專長之一。大女兒出生後,從她可以識字開始,我很熱心的教導我的大女兒,我在牆上的白板,寫上「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然後抱著她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讀著。我很期待她將來乖乖坐在椅子上,可以跟著我一起吟詠朗誦,領略古詩詞的美好。

孩子們最難學的一句話
這是一幅非常古典的美好畫面,是我身為父親的一種「幻想」。實情是,當她開始會說話以後,她跑來跑去、大聲歌唱、問我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問題。乖乖坐好複誦我所說的話,對她來說是一種最無聊的學習方式。

當我們生了第二個女兒以後,大女兒以一種「早來者」的熱心,比我更認真的帶領妹妹認識這個世界,也教導妹妹說話。現在妹妹將近兩歲,她比姊姊更愛說話!

不管中文、英文、台語、日文、泰文…,凡她們有機會聽到的,她們都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都想跟著說話。我從來沒擔心她們會有語言障礙,如果她們有什麼話語很難說出口,那肯定是「心理障礙」、「罪性障礙」,而不是語言障礙。

我很早就教大女兒說「謝謝」這個詞,我認為這不難,她確實也學到了。但當女兒漸漸長大,大約三歲時,她說這個詞的次數越來越少。除去一天三次的謝飯禱告(有時還得加上兩次的點心禱告、宵夜禱告),我必然帶著她說:「謝謝耶穌」之外,她幾乎不肯主動說謝謝。如果說,教孩子說話是父母的天職,有些話比其他話更難學會,就是孩子的天性。

起初我以為她是因為害羞,後來發現不是,她不說謝謝是因為認為沒必要。在她小小的、不足四的歲腦袋裏,似乎有一種天生的本能,認定「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既然都是她的,為什麼要感謝?

她是一個小小獨裁者,但不是唯一一個,她妹妹到了一歲多,也開始出現這種思想。詩人大衛說:「我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篇五十一篇5節)誠不欺我。

感恩的心需要培養
感恩的心,真的需要花很多時間去塑造、學習。為此我不介意每年去過「美國人的節日」,用一隻超市買的土雞(我實在不懂怎麼料理火雞),幫助孩子學習感恩概念。這不只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我自己。我教孩子要「凡事謝恩」,但我必須承認,這是一種很高的標準。在某些時候、某些事情上,我很難向上帝說出感謝的話。我也在學習。

當我的母親得了思覺失調症,她的幻聽、幻覺不只讓她自己困擾,也讓全家一起受苦的時候;當醫生說我的父親得了口腔癌末期,必須動手術的時候;當我的小女兒因尿液逆流,造成腎臟感染的時候,我都覺得難以向上帝說出「感恩」的話。

父親的深切祈禱
這世界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在受苦,每當我看到難民的新聞或戰爭的消息時,我都懷疑,上帝為什麼要我們:「凡事謝恩」?為什麼不是:「在某些事上謝恩」、「在值得感謝的事上謝恩。」

然而從很早之前,我就聽人這麼說:「上帝自有祂的美意。」認識上帝的時間越久,我越相信這句話,特別是在一切我所不明白的事上。我不明白上帝在每件事上的美意,但我相信祂是一位美善的上帝。相信,不是因為證據,而是因為我認識祂。

就像我的孩子不明白,為什麼要為她們不愛吃的「青菜蘿蔔」做謝飯禱告,但她們依然願意跟著我說:「感謝耶穌賜我青菜。」並盡量吃一口。我在上帝面前也像是孩子,在許多不明白的事上,學習感恩。

我很願意跟孩子一起過感恩節,一起吃雞。我更願意她們有一天不需要吃雞,也能凡事謝恩。因為感恩節一年只有一天,感恩之心卻是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都需要有的。這不是她們的天性,這是我身為父親的深切祈禱。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