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異體質的生命禮儀師信主】從被鬼騷擾逢廟就拜 楊法柔遇見神成為哀哭者的安慰

楊法柔在安息禮拜中,以生命禮儀師的職分,不但與哀哭者同哭,更帶出天家再相見的安慰和盼望(楊法柔提供)


【記者梁敬彥新北新莊報導】長期以來,華人傳統文化普遍避談死亡,對於殯葬相關行業更是敬而遠之,直到《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及《出境事務所》兩部影片後,台灣社會才重新認識「生命禮儀師」。新莊浸信會十一月24日福音主日,邀請生命禮儀師楊法柔姊妹分享「出境送行者—法柔的生命故事」,她分享,因為有靈異體質,從小就可以「見鬼」,讓她不堪其擾,即便逢廟就拜、每天按時打坐、讀佛經及長期茹素,都找不到真平安;直到她在澳洲擔任針灸師,讀到一位基督徒姊妹送的聖經,解開了她多年在傳統宗教經典中找不到的「我們的生命從何而來?將來我們又會往哪裡去?」的疑惑,如今她說,聖經就是我們「生命一切問題的答案」!

靈異體質見鬼讓楊法柔不堪其擾

「法柔,是我的本名,不是藝名,更不是法號喔!」楊法柔用詼諧方式自我介紹來「破冰」。楊法柔說,信主前的她,因著與生俱來的靈異體質,生活充滿攪擾,心中更是被恐懼佔據,因為「我有陰陽眼,看得到鬼」。生長在傳統信仰背景家庭的楊法柔,每週六下午會跟媽媽去廟裏拜拜,晚上參加擔任一貫道負責人的舅舅辦的聚會;因為念天主教學校的緣故,週日則會到教堂望彌撒,雖然接觸的宗教很「多元」,但她心中從來沒有找到「神」的踏實感。跟班上同學的人際關係,也因為「常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讓楊法柔變得不喜歡與人群互動,「因為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有靈異體質」。

楊法柔服事前都會跪地祈禱

楊法柔服事前都會跪地祈禱

會進入生命禮儀師這個職場,跟楊法柔念高中時,課餘時就在殯儀館打工,以及大學時擔任法醫助理有關。楊法柔說,她高中念的是音樂科,有機會到殯儀館的告別式拉二胡;大學時擔任法醫助理,是一個在跳樓、自殺、車禍等刑案現場協助法醫相驗屍體的工作。她說,因為個人靈異體質的關係,她成為刑警的「小幫手」,舉例來說,遇到為錢或是為情自殺的案件,楊法柔能跟安息者「對話」,把他們輕生的原因轉達給警察,但她不敢告訴他們自己能「見鬼」,只是如同《名偵探柯南》卡通的情節所描述:「用有沒有可能是這樣的原因?」來跟警察陳述。楊法柔說,「當時很多警察都覺得,這個小女生好厲害喔,但我就是很單純地想藉著靈異體質,幫助那些離世的人。」

後來,楊法柔曾擔任佛、道教的生命禮儀師,那段期間她開始學佛、茹素來克服處理安息者大體時的恐懼。當時她相信「萬物皆有靈」,但楊法柔告訴大家,信主後的她知道,世界上只有兩種靈,就是聖靈和邪靈。

長期找不到生命源頭而困擾

楊法柔在擔任佛、道教的生命禮儀師期間,可以藉著靈異體質的幫助,協助安息息完成遺願,楊法柔會跟遺屬「轉達」離世親人想要跟家人說的話(通常是要為喪禮準備的事宜)。那段時間她一直在找「生命的源頭」,但無論怎麼鑽研佛法,都不得其解;後來楊法柔接受耶穌做生命的救主之後,她從聖經舊約創世記二章7節找到了答案:人原是塵土,因為耶和華吹了一口氣,我們就成了「活的魂」,這就是「生命從何而來?」的答案。

很多人會問楊法柔:「鬼,到底長什麼樣子?」信主後的楊法柔會引用哥林多後書十一章14節「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對他們說,鬼是擅於偽裝且無所不在的。信主前的楊法柔,每到一個地方,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點沉香」,走在路上就是念佛號迴向那些「她看得到,別人見不著的鬼」,只要沒有這樣做「心中就非常不平安」。但信耶穌的人不必為那些「看不見的鬼」燒庫錢求平安,因為真平安已經在信耶穌的每個人心中,無論遇到任何困難、危險及看似難以解決的問題,基督徒都能在人前展現真正的平安和喜樂。

楊法柔分享信主後不再被鬼騷擾,得著真平安的源頭就是基督信仰

楊法柔分享信主後不再被鬼騷擾,得著真平安的源頭就是基督信仰

後來,楊法柔到中國廣州修習中醫「針灸推拿」學程,對當時未信主的她,是人生「痛不欲生」的一段時間,因為每晚會被靈界的「阿飄們」攪擾到不能好眠,雖然是住單人宿舍,但「卻跟很多阿飄們一起住」。後來她買艾草來「淨身」,假日也到寺廟打坐吃素菜,仍然不能好好睡上一覺,前後有長達9年都陷在這種深度的恐懼當中,很多次都想要從八樓宿舍的陽台往下跳。其中,楊法柔心中最大的抑鬱來源,就是「不能跟任何人講自己是靈異體質,能夠看見鬼魅這件事」,而她每天晚上不是被鬼嚇到夜不成眠,就是起來跟鬼打架,弄得渾身都是瘀青,非常痛苦。

畢業後,楊法柔到澳洲雪梨擔任針灸師,依然飽受鬼魅攪擾夜不成眠,她還特別到當地廟宇請了一尊偶像到家裏供奉,但情況依然如故。這時楊法柔想起初到雪梨時,一對來自台北真理堂的基督徒夫妻送她一本聖經,楊法柔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把聖經放在枕頭旁邊,那一晚,是楊法柔多年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晚。神也帶領一位常到楊法柔服務的診所看診,每天都會傳禱告文給楊法柔的基督徒姊妹,帶她做了決志禱告,從那天開始,汙鬼和邪靈就不再能驚擾楊法柔。

有一天,楊法柔在幫病患做推拿時,一道光芒射進診間,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耶穌,是真光」。後來,一位基督徒朋友到楊法柔家中作客,帶她讀創世記二章7節,楊法柔多年遍尋不著的「生命的源頭」的疑惑,終於得到解答,只有聖經裏明白記載「耶和華,用塵土造人」。

參加跨年法會 從此遠離偶像

後來,那位帶楊法柔做決志禱告的姊妹,邀請楊法柔參加她們教會的跨年禱告會,楊法柔婉拒了,因為那天她要去寺廟裏參加跨年的法會。那天晚上,楊法柔在跟著法師誦經時,突然覺得廟裏點的香,味道怎麼那麼臭,她沒有辦法再多留一刻。因為楊法柔的媽媽罹患肺腺癌,跟媽媽感情甚篤的楊法柔決定辭職回台陪伴媽媽,回台前,楊法柔進到當地的教堂禱告,楊法柔清楚聽到神對她說:「我(指神)為妳媽媽身體、未來的事業及所有煩惱禱告」,楊法柔流淚感謝天父對她的愛。

回台後,楊法柔看到媽媽坐在椅子上,她就唱詩歌<奇異恩典>給媽媽聽,那時楊媽媽就跟楊法柔一起唱和。楊法柔細問,媽媽回應那是她小時候在住家附近的教堂去領補給品時常聽到的詩歌,楊法柔為媽媽進教會信主整整禱告了一年,就在媽媽離世安息的那一年,媽媽也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媽媽癌末離世前信主帶出安慰

那一年,楊媽媽的肺腺癌轉移到髖關節,已經沒有辦法站立,讓楊法柔印象深刻的是,媽媽癱在沙發上,語帶哀怨對楊法柔說:「女兒,癌細胞已經把我的骨頭吃完了,已經完全沒辦法站了耶!」那時,楊法柔邀請媽媽去教會,那次,楊媽媽答應了。

那天,楊法柔推著輪椅帶媽媽去教會,過程中眼淚一直流個不停,那是母親節的前一週,媽媽的精神特別好;隔週母親節主日,牧師邀請楊媽媽受洗,師母會為楊媽媽上基要真理,那天,楊媽媽在自己決定要受洗的情況下,接受點水禮歸入主的名下。再隔一週,楊法柔全家第一次一起陪媽媽去聚會,後來楊媽媽癌末住進台大醫院期間,楊法柔每天帶著媽媽一起喊「感謝主、哈利路亞、阿們」,她也鼓勵媽媽「不要害怕(死亡),因為主耶穌與信祂的人同在」。

那時已是生命禮儀師的楊法柔,在媽媽安息後,為媽媽籌備了人生的最後一場聚會(安息禮拜)。楊法柔說,因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媽媽安息前的三天都在昏睡;但在媽媽安息的時候,楊法柔看到光,她知道「耶穌來接媽媽走了!」

在楊媽媽安息後的兩個母親節,楊法柔因為思念媽媽沒有辦法去教會,只能在家裏讀經禱告。神讓楊法柔在夢境中和天上的媽媽對談,在天堂的媽媽,完全不像她離世前那個頭髮及牙齒都掉光的癌末病人,而是回到年輕的時候的樣貌,在那裏敬拜讚美禱告,耶穌對楊法柔說:「妳要回到地上去,在生命禮儀師的職分上,告訴每個不捨親人離去的遺屬,天堂是真的!」

上帝藉楊媽媽離去給楊法柔的功課

上帝藉楊媽媽離去給楊法柔的功課

信主後的楊法柔,只接基督徒身分的安息禮拜case,在媽媽安息後第三年母親節的隔天,楊法柔承接了一場家裏只有媽媽和獨子兩名成員的安息禮拜,當楊法柔和遺屬送白色棺木進火化場的時刻,楊法柔大哭,因為楊媽媽當時也是用白色的棺木,楊法柔哭累了,聽到上帝柔聲對她說:「孩子,妳媽媽現在已經在我這裏,別再哭了。」從那天起,楊法柔不再哭了,因為她知道自己可以把思念媽媽的眼淚,化作神把她放在生命禮儀師這個職分上的呼召,不單與「與哀哭的人同哭」,更帶下從上帝而來的安慰,和再相見的盼望。

天上家人有一份信主代禱名單

楊法柔說,對華人來說,殯儀館的火葬場都不是他們願意去的地方,而在民間信仰的儀式中,當棺木送進爐裏之前,都會說:「火來了!趕快跑」。而她以生命禮儀師服務安息者遺屬時,會對他們說:「現在你們的家人躺在棺木裏,他回到天家之後,不會是現在的樣子,而是你們印象中,他在世時最好看的樣貌。」而送到火葬場時,楊法柔會帶著家屬一起用:「xxx(安息者名字),我們天家再相見」,因為有再相見的盼望,所以會相信「再見,是為了日後再見」。

很多人會問楊法柔:「我又沒有信耶穌,怎能跟信主的已逝家人天家再相見呢?」這時,楊法柔就會用神讓她在異夢中看到的景象來鼓勵大家。楊法柔說,她在夢境中看到的景象是,她從一個樓梯爬上天堂,看到很多透明的玻璃屋,上面寫著不同姓氏,裏面先回到天家的基督徒,在桌子上放著家族裏還沒信主以及軟弱離開神的家人名字的代禱名單。她要鼓勵每個家裏有基督徒家人離世的人,無論你現在有沒有信主,要相信「天堂的家人一直在為你禱告」。

楊法柔與新莊浸信會執事會主席楊秋和弟兄合影

楊法柔與新莊浸信會執事會主席楊秋和弟兄合影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