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不再

man with smartphone and friends at summer party


◎加百列

「如果耶穌是神,那他一定知道自己三天後會復活;所以他在十字架上的受釘並非痛徹心扉,只要假裝一下就好,不是嗎?」

「掃羅在大馬色的路上,見到大光讓他瞎掉,很顯然是視網膜的黃斑部灼傷。即使是現在的醫學都無法治癒視網膜病變,依照那時候的科技,保羅怎麼可能三天後就痊癒呢?」

理工腦讀聖經難掩好奇
每次帶領大專生團契的查經,你很難不注意到小易的發問。小易問的問題,總讓輔導們抓破頭,讓其他大學生們瞠目結舌。為了回答小易的問題,輔導們得從系統神學的知識論、基督論開始說起;而令同組的大學生們瞠目結舌的原因是,在教會竟可以這麼直接地質疑聖經?

即使已經是大專團契聚會成員的固定班底,小易平時聚會時,並不主動與大家互動。大學時念的是理工科,個性內向且沉默寡言之外,小易總是習慣用十分理性的腦袋思考與提問。

已經不記得我是何時和小易熟絡了起來,也許從是他讀大三那年,成為我的小組員。為了幫助小易建立正確的知識論,那一年,我決定在每星期主日的早上八點到九點,邀請小易一同查考聖經。

我刻意的選擇聖經新舊約中的神蹟與難解經文,不論是伊甸園裡蛇的試探,亞伯拉罕的獻以撒,或是百萬以色列人走過乾地過紅海;不論是繞成七天就可以讓耶利哥城倒塌,或是十萬亞述軍人一夜之間死傷;不論是先知書中童女懷孕的預言,新約中耶穌在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使風浪平靜,使死人復活的神蹟等,通通查考分享。

也許與自己的背景相似,我彷彿看見眼前的小易,如同多年前的自己,習慣以一顆理工腦閱讀聖經。以理工腦來讀聖經並非問題,只是要自我提醒,時常檢視思考脈絡,否則容易見樹不見林,抓錯了重點。

在每一週主日早上八點的查經中,我一方面鼓勵小易發問,一方面告訴小易,讀聖經與閱讀其他的書籍,最大的不同在於聖經的權威。

我一方面指出,讀聖經需要嚴謹的觀察與敏銳,如同小易擅長的程式解碼。一方面提醒小易,讀懂聖經的脈絡並非檢視單一事件的可信度,而是神對萬物的整全救贖計劃。我一方面挑戰小易的理工腦中,緊抱不放的理性主義有其局限,一方面將挑戰丟回去:信仰是唯靠信心。

求學經驗懷疑神的慈愛公義
也許是漸漸地熟悉彼此,也許是覺得自己的問題慢慢獲得解答;聖靈的工作讓小易封閉的心靈漸漸開放。主日早八的討論不再局限於爭執聖經中難解的經文,小易開始和我談起成長背景與生活的習慣。

柔弱、文靜的小易,即使從小在班上並不愛出風頭,卻被學校體育班的風雲人物盯上。小易的小學生活並非值得回憶,每天被霸凌是家常便飯,也讓幼小的心靈極盡疲累。

當他被對方用球鞋踩在胸口上時,小易必須趴在地上,大聲地向對方討饒,才能逃過那一天的時間;上學對他而言是極其恐怖的經驗。小易試著禱告,但他沒有向老師求助。小小的心靈下定決心,不再相信兒童主日學老師口中所提的那位上帝。

公義與慈愛的神,並不是小易的日常;上帝也並非像電影中,人們呼求就會即時解救人類的超人。對小易而言,更真實的,卻是每天經歷無止盡的羞辱。詩篇中的哀歌詩人總會在經歷苦難與不公義時,向神禱告:「主啊,還要多久?」然而,心靈悲憤與渾身是傷的小易,甚至無法說出詩篇中詩人的禱詞。

Using cell phone at night lead to blindness

沉迷暗網看盡人性醜陋面
長大後,小易沉迷在網路世界的「暗網」。小易告訴我,在這暗黑的網路世界中,可以看到人性中最醜陋與黑暗的一面。也許擔心嚇到了我,小易沒有再詳加描述「暗網」世界中的內容,只是告訴我,世上知名人物,可以作出最見不得人的隱私,都會出現在「暗網」世界的內容中,觀看這些內容,彷彿印證且滿足對人性的痛恨。

最令我驚訝的是,即使我們的主日早八查經已經維持一段時間,小易告訴我,空閒時他仍有習慣上網觀看靈異鬼片。

那一天的談話後,我為小易禱告。禱告後,我的心情仍有說不出的震驚與複雜。上帝對小易而言,竟是如此的遙遠。當小易被霸凌時,天父祢在哪裡?在面對靈異鬼片與「暗網」世界的驚悚、刺激時,小易,你可以有選擇嗎?

結束了為期半年的主日早八查經後,小易受了洗。幾個月後,他大學畢業後去當了兵。有時想起小易,我會記得為他禱告;我不知道受洗後的小易,是否仍舊愛看鬼片?他是否仍舊著迷於「暗網」世界?

一天下午我傳了封簡訊。簡訊中,我提醒小易別再看鬼片,也別再接觸「暗網」世界了。信中的提醒,要他別小看這看似無傷大雅的習慣,如今小易的身分是多麼的珍貴,他是神的兒女。

意外簡訊點醒正要上網的他
就在我發信息的30 秒內,小易回了我信息,信息中透漏著他的驚訝:為什麼久無聯繫的我們,會在這時候傳這封簡訊給他?

原來,當小易收到我的簡訊前一分鐘,正想要上網搜尋一部當時院線上映的鬼片。從那封簡訊之後,小易和我依然偶爾連絡;他告訴我不再看鬼片了。那一封即時的簡訊的確是上帝給小易溫柔且真實的提醒。比起「暗網」世界中所披露的人性真相,上帝的同在更真實地成為小易的日常,能夠即時地制止他的意念與行動。

上帝讓自認「暗黑」的小易經歷了信心的跳躍,上帝拯救小易的模式,其實正是歷世歷代上帝救贖人類的方式。

神讓以色列人經歷悖逆後的曠野,亦讓悖逆一代的後代子孫經歷肚子沒餓著,鞋子沒穿破的礦野四十年;神讓在迦南地拜偶像的猶太人經歷亡國、被擄被異邦外族統治,卻應許餘民有歸回的盼望;神讓使徒彼得看到自己對主的誓言如何的薄弱,卻仍舊託付牧養的重任;神讓保羅曾經擁有猶太人無愧的自義,也就能讓他能在初代教會中,警覺基督信仰與教義的關鍵。神會用苦難教導與糾正屬祂的子民,同時也會施恩典供應嗎哪給他們。

悖逆曠野仍有主恩典
幼時的小易,因為霸凌的經驗,選擇不再相信人性中的善良,沉浸於「暗網」世界的暗黑;驚悚的內容支持了他對人性徹底失望,當然也包括對自己的失望。即使固定到教會聚會,小易很早就選擇不再相信上帝的同在。

如今親身經歷聖經以賽亞書所說,「我塗抹了你的過犯,像厚雲消散;我塗抹了你的罪惡,如薄雲滅沒。你當歸向我,因我救贖了你。」(以賽亞書四十四章22節)。我一直都知道,不是那一年的主日早八教會了小易什麼,而是上帝親自教小易讀懂了羅馬書第三章,「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三章23節)

我一直沒有問小易,信主後,他如何看待兒時被霸凌的那段回憶?他是否已經原諒當年霸凌的主角?依然記得受洗後,小易曾經問我,「為什麼上帝要拯救我?像我這樣曾經明明知道神,卻容讓自己陷入黑暗世界的人?為什麼像我這樣曾經質疑耶穌的人,上帝都願意救呢?」

兒時的小易,也許無法像詩人唱出哀歌;如今的他,卻能像詩人一樣說出:「…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篇八篇4-5節)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