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不能,求祢…

Mother and teenage daughter having an arguument


穀粒

我的前半生幾乎在後悔中度過,從小為沒有寫回家功課後悔;為了就要開學,還在趕暑假作業後悔;為差那幾分,沒有擠上心目中的學校後悔。進入職場後,為遇上嚴苛的主管而後悔;有了孩子後,為沒有善盡做父親的責任後悔……。原本就因為虛擲光陰、荒廢人生而「後悔」,可事後又為了這些令我「後悔」的事再「後悔」,以至於悔上加悔,不可收拾。

欲振乏力的後悔人生
其實,我後悔的倒不在以上這些表象的事,而是在我心裡頭那種無力感,也就是「想要去做的做不出來;而不想做的,我又偏偏要去做。」這種所謂的「欲振卻又乏力」,才是我最深層的吶喊。

當我第一次知道有人說,「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19、24節)深深地觸動我的內裏,他真是個難遇的知音,一語中的講到我的心坎兒。之後瞭解的多些,才知道這位古羅馬的神學家保羅,為什麼能一針見血地指出問題的核心。

保羅不但是位嚴謹自律的學者,也是一個體會人生的觀察家。他從自己起伏的人生中覺察到,用盡一切的方式,人都不能靠自己擺脫世上的勞苦愁煩,更不用說那些在我們裡面根深柢固的罪性。

誰能救我?
保羅不僅僅剖析這些痛苦形成的原因,他更進一步提出解決的方法。他先問道:「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接著,他說道:「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羅馬書八章35、37-39節)

我的後半生因為深刻體會到這個愛的源頭,而得到來自耶穌無盡的祝福,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擺脫後悔,迎向希望」。

我說的是「擺脫」後悔,而不是「毫無」後悔,那些挑動我後悔的事情仍然存在,我也仍然會陷入到後悔的情結中,不同的是,我不再陷溺其中而不能自拔。

日前,女兒和媽媽為了交友而衝突,女兒不斷強調她嚮往獨立自主的人生,但是她的陰鬱生活讓我們長期擔心不已。當激辯聲越來越大時,頓時我又陷入自責中,三秒鐘後,「主啊!我不能,求祢……」的亮光閃入,我起身加入她們,由聆聽,到安慰,到回應,到結束。

因為那晚心裡有事,睡不安穩,隔天早晨八點才起,盯著催不醒我的鬧鐘,心裡又不免後悔,同樣的,「主啊!我不能,求祢……」幫助我卸下無謂的後悔重擔 ,展開一天的作息。

把問題移到耶穌那裡
每天、每時、每刻,生活上有數不盡、算不清的事牽動著我們上下起伏,「主啊!我不能,求祢……」並不是一個新的解決方式。聖經記載許多個案,他們早就開始用這個方法,順利解決困難,像是睚魯的女兒病危、百夫長的愛僕瀕死,甚至是拉撒路已經死了三天,被耶穌救回來,是最戲劇化的個案。他們所面臨的是生死關頭,因著向耶穌求助,都能轉悲為喜,更何況是我們那些還搆不到生死關頭的一般困難。

「主啊!我不能,求祢……」絕不是萬靈丹,也當不了口頭禪,除非在你內心深處「信靠耶穌」,相信是重中之重的要件,因為全然地相信,以至不再苦苦的緊抓著問題不放,而能從我們身上轉移到耶穌那裡。

耶穌就是為了幫助和拯救你我而存在,當我們懷著這樣的信念,就毫不懷疑地說出「主啊 !我不能,求祢……」也就是祂大能展現的時候。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