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黑門山上的甘露:該撒利亞.腓立比靈修之旅

4178_以色列黑門山上的甘露:該撒利亞.腓立比巡禮靈修之旅


◎邱淑琴(台北信友堂會友)

歷史上記載,當大希律王去世後,將政權分給三個兒子,其中的腓立(Philipp)在班尼亞斯建都,西元前二年他將城市改名為該撒利亞.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

在耶穌時代,耶穌曾問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馬太福音十六章15-16節)這個千古著名的問答,吸引我與友人來到黑門山麓下的這個地區,如今這裡被規劃為班尼亞斯自然保護區,位於現今的戈蘭高地。

↑寧碌城堡及灰白色的黑門山峰 (作者提供)

↑寧碌城堡及灰白色的黑門山峰 (作者提供)

峭壁上的瀑布傾瀉而下
進入瀑布區,我們從飲水台與大衛之星國旗旁的入口處進入山路。山路的左邊是陡坡,滿坡盡是迎風搖曳的黃波斯菊。越過一條河谷,對面山上斷斷續續的小徑通往峭壁遺跡,峭壁台上草木盎然,峭壁底下是「潘神岩洞」。

遠一點的山峰如輕波起伏,其中一道長長如斜坡的山崗,崗上屹立著「寧碌城堡」;更遠處在山與山交接之間,隱隱約約露出灰白色的峰頭,那就是海拔2813公尺的「黑門山」了。

大約走了十分鐘,循著石階而下,銜接一條小土路,土路不穩,我好幾次被扭曲糾結到路面上的樹根絆得腳步踉蹌,而從枝葉間灑落的陽光,也忽閃忽跳、互相追逐,圍著我笑。

突然,聽到了轟轟隆隆的水聲,「哇!瀑布!」我加快腳步趕到觀景台,站在欄杆前的大樹下,眼前是一窪青藍色的水潭,水潭中有一塊突起的石塊,模樣好像是隻抬頭游泳的拉布拉多犬;它身上的石苔彷彿棕黑色的短毛隨波搖蕩,它深邃的眼睛正仰望著前方從7、8公尺高的玄武岩峭壁上,傾瀉而下一大一小的班尼亞斯瀑布。

↑在加利利海以北40公里,黑門山麓的班尼亞斯瀑布。(作者提供)

↑在加利利海以北40公里,黑門山麓的班尼亞斯瀑布。(作者提供)

黑門山的甘露溫柔流轉
奔流的瀑布與翻騰的潭水互相激盪,在金光下堆織如新娘裙紗般披散的浪花,又濺起如煙似霧的小水珠,瀰漫在我的髮上、臉上、身上,我深深吸一口氣,彷彿整個人都沉浸在水的擁抱裡了,連眼睛都濕潤了。

凝視這一潭春水的千般姿態啊,我不禁輕輕蹲下來,用手撥撥岸邊淺淺的潭水。我與黑門山流下來的甘露相交在一片冰心的清澈裡,這裡沒有激越的澎湃,只有靜靜的、幽幽的、溫柔的流轉!

一會兒,我緩緩站起來,看著滾滾的潭水又衝進窄窄的河道,水勢湍急,白浪如練,凹凹折折在林蔭間奔流。我甩一甩手,任依依的水漬在風中漸漸乾了!如果從這裏的小橋過河,徒步往上爬到潘神岩洞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我們決定以車代步,開車五分鐘就到古蹟區的小溪停車場了。

應許之地竟成為異教崇拜中心
下車後,先經過古蹟花園,園裡散置著許多石柱、柱頂、橄欖油榨石等,下了台階,立刻聽到水聲潺潺,低頭一看,地上有幾條引水灌溉的小溝渠,再往左一看,那是一道寬約10公尺流溢過、因底下石欄形成一階一階白色水簾的小溪,清晰的水底佈滿圓滑的石頭與一綹一綹飄逸的青苔。

沿岸的綠草與綠樹和著天光雲影在水面上徘徊,班尼亞斯小溪安然平穩地流淌,好像悠遊在綠色的夢中。

一抬頭,夢的前方卻矗立著長70公尺又高40公尺、被稱為「神祗之石」(Rock of the Gods)的大峭壁,峭壁底下張開一口大黑洞,上顎嵌著三排尖牙利齒,這就是「潘神岩洞」了。

它又被稱為「陰間之門」,古代的人相信巴力會從這裡進入陰間的地下世界。有人說,該撒利亞.腓立比很可能就是舊約時代的巴力迦得(約書亞記十三章5節)和巴力黑門(歷代志上五章23節)。

↑峭壁下的「潘神岩洞」(來源:維基)

↑峭壁下的「潘神岩洞」(來源:維基)

到了主前三世紀,受到希臘文化的影響,這裡蓋了希臘牧神「潘」(Pan)的神廟,牠有人的軀幹和頭,又有山羊的腿、角和耳朵,恐怖的外貌後來成了中世紀歐洲惡魔的原形,牠愛好音樂擅長吹笛子和排蕭,也生性好色放縱情慾。

人們祭拜潘神時,會將動物甚至是人丟進「潘神岩洞」的陰間之門。岩洞底下原本有一股班尼亞斯小溪的水源汩汩流出,可是十九世紀時發生地震,岩洞坍塌,水路受阻,溪水就繞道而流了。

岩洞之前則是供奉羅馬神像的奧古斯都神廟,由大希律王在西元前16年興建,獻給羅馬皇帝奧古斯都,感謝奧古斯都的養父凱撒把這塊地給了他。

面對岩洞,往右是潘神寧芙廣場,岩壁上鑿有幾個神龕,裡面的雕像都已經損毀了,最大的是潘神的神龕,其餘較小的有一個是潘神眾多妻子之一山林女神埃蔻(Echo)的神龕,有一個是潘神父親希耳米(Hermes)的神龕。

再往右是宙斯神廟,大約建於西元98-117年間,現在只剩下凹凸不平的地基和半截的石柱;繼續往右是復仇女神涅墨西斯廟(Nemesis),廟前是聖山羊墳墓廟,墓廟前則是潘神與舞山羊廟。原來在祭祀儀式中,聖山羊和半人半羊的潘神一起跳舞,祈祝動物有好的生育,之後,將山羊的頭骨連同獻祭的陶瓷、玻璃杯和錢幣一起埋到聖山羊墳墓廟的小空格裡。

嚴格說來,這神話連篇、政治掛帥、偶像林立的地方,從峭壁到地上整個都是一塊相連的大磐石,這磐石也成了當時異教的崇拜中心。

↑古代「潘神岩洞」模擬圖(作者提供)

↑古代「潘神岩洞」模擬圖(作者提供)

以色列與外邦支流匯聚成基督之河
我們繞了一圈,又回到平緩的班尼亞斯小溪,在樹蔭下沿著河岸散步。

這發源於黑門山的班尼亞斯河與但河,將和發源於黎巴嫩的哈斯巴尼河和以雲河匯聚成了約但河,往南注入低於海平面約209公尺的加利利湖,之後,水流量減少了,細水蜿蜒,最後注入低於海平面約400公尺的死海,再也沒有出口了!

不只如此,有一天,地上的江河都將乾涸了(以賽亞書四十四章27節;五十章2節),海洋也都將沒有了(啟示錄廿一章1節)。

此時日影斜照,河水潺潺,我問自己:「耶穌是誰?」

耶穌的教導好像是一條一條的支流,時而傾瀉如瀑布,時而翻騰如潭水,時而平緩如小溪,時而強勁如激流,祂揭示了神的屬性、神的作為與神的國度。而發源於以色列的支流將與發源於外邦人的支流,匯聚成了基督之河;基督死了,跟從祂的信徒們也必要死了,彷彿也流進了死海,被死亡的權勢擊敗了。

然而,耶穌卻從死裡復活,勝過了陰間的門,祂升天坐在上帝的右邊,將來還要榮耀的降臨,審判活人和死人。

那看似又苦又鹹的死海,盛滿耶穌與信徒們血淚的死海,卻在天上,從神和基督榮耀的寶座下湧流出來,主耶穌要帶領那些從死裡復活的信徒們到這生命的泉源,又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賜給他們永恆的生命(啟示錄七章17節;廿二章1節)。

曾經,我是在像該撒利亞.腓立比一樣充滿偶像崇拜的地方認識主的;我也像彼得一樣以自己的方式相信主,可是,在我的心裡,仍然有許多的「該撒利亞.腓立比」,那些金錢、事業、愛情、名位、孩子的成績與成就,都像陰間之門把我吞噬了!

耶穌就是生命的活水
直到人生遭遇極大的風暴,當我哭倒在地上,用力擊打地板,嘶聲大喊:「主啊!你的公義在哪裡?」,主耶穌沒有離棄我,我經歷了聖靈的安慰與豐盛的慈愛,使我在羞辱、難堪與痛苦的處境裡,仍然有力量可以繼續參加主日、參加團契,立志不離開神。

耶穌說:「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翰福音七章38節)主耶穌就是我的活水江河。以前,我想進天國,想要像馬利亞一樣坐在主耶穌的腳邊聽祂講道;現在,我想進天國,我想要緊緊擁抱主耶穌,謝謝祂如此愛我!

我們揮別了該撒利亞.腓立比,開車回到加利利的堤比哩亞!夜空下,湖面一片闃黑,主啊!彼得怎樣等候黎明,我也等候您的呼喚!

↑約但河四大源頭之一的班尼亞斯河源地附近(作者提供)

↑約但河四大源頭之一的班尼亞斯河源地附近(作者提供)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