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撒羅尼迦前書7》你們都是光明之子

《帖撒羅尼迦前書7》你們都是光明之子


◎張慧康(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11節

前次論到主再來時,已安息聖徒會復活,還會跟我們見面,所以我們不必太過憂傷。那麼,還活著的聖徒又當如何敬虔度日、如何做好準備等候主的再來呢?

一、主來的日子無人能知,災禍要突然臨到非信徒。

1-3節:弟兄姊妹,這件事會在什麼日期、什麼時候發生,不必我寫信告訴你們,因為你們已經清楚知道,將來有一天,主會突然來到,像賊在夜裡忽然出現一樣。當人們正在說一切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會像產痛臨到孕婦一樣突然臨到他們,令他們無法逃脫。

保羅提到的「這件事」,按文脈應指主再來的事。至於保羅說「這件事會在什麼日期、什麼時候發生,不必我寫信告訴你們,因為你們已經清楚知道」,並不是說他們已經清楚知道主耶穌的再來會在什麼日期、什麼時候發生;相反的,是他們已知這時間日期不是任何人可以知道的,包括寫信的保羅也不知道。

但保羅形容將來有一天主會突然來到,這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就像賊在夜裡突然造訪那樣,隨之而來的還有大災禍,就像產痛臨到孕婦一樣突然臨到他們這些外邦人,讓他們無法逃脫,這真的很驚悚駭人!

保羅形容大災禍正像產痛臨到孕婦一樣突然臨到他們,這至少告訴我們兩個訊息:
(一)非信徒或未信者無一人能避免這災禍,就像每個孕婦都無法避免產痛一樣。
(二)大災禍是突然臨到像夜間的賊那樣誰也料不到,所以主來的時間點任誰也說不準,正如產婦的陣痛,連再有經驗的醫生都算不準時間,只知道這事必定會發生。

保羅此處的講論,完全呼應主耶穌過去對門徒所說的話:
「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那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那一天來到。(馬太福音24:36-42)」

當然,我們都希望早點知道時間好做準備,但主卻說「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這意味著,沒有人知道,即使人間再有智慧號稱能參透天機的智者都不知道,就連天上的使者,這些服事上帝的天使們也不知道,但為何連耶穌自己都不知道?父子聖靈是三位一體的真神不都是無所不知的嗎?怎麼還會有「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的事情?

以前我剛信主的老牧師論到這問題,是認為上帝不讓祂知道,所以耶穌不知道。但我個人的體會是耶穌要我們不要盡在這問題上打轉,所以乾脆說祂不知道,那我們也就甭問了吧!後來門徒還是問祂何時復興以色列國?主耶穌再次拒絕答覆:「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徒1:7)」

事實上主耶穌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祂應該是知道的。而且「父愛子,已經萬有交在祂手裡(約3:35;約13:3)」,殊難想像對於祂自己切身相關「什麼時候再來」這件事,父上帝還不讓祂知道。

主耶穌還用挪亞洪水的事情說到:「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這讓我們想起創世記那時只有挪亞一家八口進方舟,其餘那世代的人盡被吞沒在洪水裡淹死了!可怕是可怕,當挪亞造方舟時也傳義道給他們,只是好長的一段時間他們都不信,甚至還譏諷嘲笑。直到最後「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所以洪水一來把信的跟不信的就分開了(創7)!

殷鑑不遠,主耶穌要我們記得祂再來的時候也會這樣施行審判:「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我們現在一起生活一起工作都處在一起,就像麥子稗子都生長在田裡,山羊綿羊都聚在一起吃草被同一位牧人所管。但時間到了主自己會分辨誰是屬祂的,誰是冒牌的。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善惡不明忠奸難辨也勿庸太過於憤憤不平,那是因為時間還沒到。時間到了主自己會施行審判。正如那句古語說的:「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二、我們是光明之子,災禍不會臨到我們。
4-5節:然而,弟兄姊妹,你們不是活在黑暗裡,因此那日子不會像賊一樣突然臨到你們。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

主再來時有大災禍臨到非信徒,但已信主的聖徒等到主來時卻不會再有任何災禍臨到喔!這也就是為何保羅要說「你們不是活在黑暗裡,因此那日子不會像賊一樣突然臨到你們。」

保羅特別提到「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這是何等甜美的福音!宣告了我們在耶穌裡的新身分,就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光明之子到主來時不會再有災禍臨到,這原不是因我們的義,而是照主自己的恩典與大憐憫。不是因為我們做對了什麼,而是祂令人敬畏的恩典臨到了我們。既如此,光明之子白晝之子當然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我們理當在生活上有好見證,棄絕一切暗昧可恥見不得光之事。

或問:主再來時真的不會有災禍臨到嗎?主耶穌不是說末世迫近會有很多災難發生:「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太24:7)」?

對啊!是沒錯。主明說這些都是災難的起頭,表示情況還會愈來愈嚴重。但若一直延續到主再來時我們還活著,我們就直接被提到空中與主相會,不必再經過任何災禍或死亡了!所以主的再來,對到時候還活著的聖徒而言絕對是天大的喜訊,因為祂帶來的不再是災禍的發生或擴大,而是一切災禍的休止符。

那時一切的災禍都與基督徒無關了,因為我們已經被提!正如帖前4:17說到:「然後,我們還活著的人要和他們一起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會,永遠和主在一起」

另外,若主再來時我們已死,不管是死於地震飢荒或刀兵動亂,或為主殉道了。我們那時就是「已安息的聖徒」,要領受復活的新身體,被主耶穌一同帶來與其他還活著的聖徒會面,一起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永享那屬天的福樂。

三、光明之子不要沉睡,時時以信望愛警醒戒備。

6-8節:所以不要像其他人一樣沉睡,要警醒戒備,因為睡覺的人是在夜裡睡,醉酒的人是在夜裡醉。我們既屬於白晝,就應當保持清醒,要把信心和愛心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
沉睡是屬靈上的麻木,沒有知覺也沒有反應

上帝要我們不要沉睡,因為這裡講的沉睡不是生理上正常的休息,而是指一種屬靈上的麻木,沒有知覺沒有反應。對主的心意不體會,對主的話不遵行,對主的呼召不理會,反映出來的生活樣態其實與不信主的人沒什麼兩樣:「睡覺的人是在夜裡睡,醉酒的人是在夜裡醉」,也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專顧自己的事,整天吃喝玩樂不理會屬神的事,或專為自己的肚腹在忙碌。

會嗎?基督徒信了主還可能像非信徒那樣沉睡宿醉嗎?這是有可能的!

保羅曾經責備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是屬肉體的基督徒,生命不願受聖靈管束,反倒充斥著一大堆的肉體私慾不能體貼主的心意(林前3:1-4)。這樣屬肉體的基督徒最後到底有沒有得救還是各說各話,到現在神學上的見解沒有公認的定論。有的認為僅僅得救但沒有得勝沒有獎賞;有的認為根本沒有得救,會被丟在外面哀哭切齒。

但實際的問題是,既然下場都不大好,我們若是聰明人就不要那樣屬肉體是最好,何必以身試法,拿自己未來永遠的幸福開玩笑,不是嗎?

主耶穌曾經沉痛地告訴我們這世代好比什麼呢:

「我可用什麼比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馬太福音11:16-17)」吹笛不跳舞;舉哀不捶胸,這意味著是一個沒有感覺沒有反應的世代,冷漠的可怕!上帝要我們不要效法這世代的冷漠沒有反應。祂要我們警醒戒備,保持高度的警戒心,緊緊跟隨祂的腳蹤行。正如每場球賽裡每個球員都緊盯著球那樣,球飛過來或防守或助攻或傳球都隨時有敏捷快速的反應,我們若不定睛注目在祂的國與永恆的旨意,卻放任自己一昧地沉睡麻木,或個個作壁上觀事不干己,每個球員下場打球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場球賽鐵定會輸的!

怎麼警醒戒備呢?保羅要我們以信望愛來警醒戒備,正如前面第一章提到的:「因信心所作的功夫,因愛心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激發的忍耐」。因此保羅說:「我們既屬於白晝,就應當保持清醒,要把信心和愛心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

護心鏡與頭盔都是激烈戰鬥中有效防守的護具,我們面對仇敵層出不窮的攻擊逼迫,若能全身而退也不是不可能。但這不是靠自己,而是穿戴信望愛,堅定地信靠神、專心愛上帝及教會弟兄姐妹,也因盼望主的再來激發忍耐的心,能對環境的不滿吞忍下去不埋怨。

以上就是光明之子現在應當認真學習的功課:不要沉睡,時時當以信望愛警醒戒備。

四、無論死活都可以與主同活

9-11節:因為上帝不是預定我們受懲罰,而是預定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得救。主替我們死,使我們無論是醒是睡,都可以與祂同活。所以,你們要彼此鼓勵、互相造就,正如你們一向所做的。

雖然說神預定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得救,邏輯上是可以說凡是沒被神預定得救的,也等於是神預定不得救,但聖經從來不同意我們這樣講。因為面對廣大的未信者,神向來要我們積極傳福音給他們,為他們迫切禱告,而非向他們宣告神預定你不得救。

「因為上帝不是預定我們受懲罰,而是預定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得救」這是要鼓勵我們有信心與把握!既然我們得救早已被神預定,神並沒有預定我們受刑,那我們就應當帶著這樣榮耀的盼望與把握好好警醒禱告、守望戒備,能把這寶貴救恩堅持到底沒有冷淡退後,那就沒問題了!
既然神預定得救,那就放心地擺爛?

但你千萬不要以為既然神預定我們得救,那就放心地擺爛吧!反正不來聚會也沒差、不讀經禱告也沒差、不理會主的心意也沒差,不作主工不傳福音也沒差,反正時間到了一定得救因為神早已預定嘛!好像一副吃定了上帝那樣,用這樣無所謂的態度面對神,到最後很可能不是得救,而是「不得救」。

但這不得救不是出於神的預定,而是出於自己執意的輕忽與褻慢神!最後保羅說:「主替我們死,使我們無論是醒是睡,都可以與祂同活」。問題是這裡說「無論是醒是睡」該如何定義?是指屬靈上的清醒或沉睡,還是指信徒的生或死?有些聖經學者認為應該是前者,信徒無論今世在屬靈上是清醒或仍麻木沒有知覺,反正到主再來之時我們都要與祂同活,一起被提到雲裡與主相遇。

但這會出現一個困難:即使現在靈性麻木沒有知覺的信徒,將來也能與主同活被主接走,那我們何必刻苦己心警醒戒備?縱使靈性麻木再無知覺又何妨?豈不正應了前面說的那些不明白主恩的基督徒,以為自己得救就擺爛到底也沒差?

所以我們還是採第二義的解釋,因為這樣的解釋不但與教義無違,也與上下文脈相符:「我們無論是醒是睡」是指無論信徒今世活著,還是已在主裡睡了,安息了,主再來我們都能與祂同活,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與主在天上享受那永恆屬天的福樂。意即:與主永遠同在也同活!

這是總結保羅以上的講論,無論已安息的聖徒要與主同在同活,到時候還活著的聖徒也都要與主同在同活!「所以,你們要彼此鼓勵、互相造就,正如你們一向所做的。」當然這是活在一個愛的團契裡彼此熟識彼此相顧,才能真實活出這樣的教導:彼此鼓勵、互相造就,正如你們一向所做的。基督徒理當常聚在一起以主的教導彼此提醒、鼓勵與造就!

結論:你們都是光明之子

最後我們列表整理保羅以上所教導的,並帶出三個具體的應用:
• 非信徒(他們) 信徒(你們)
• 睡覺 不要睡覺
• 醉 不醉
• 活在黑暗裡 不在黑暗裡
• 屬黑夜與黑暗 光明之子白晝之子
• 災禍忽然臨到 沒有預定受刑
• 如同產難的婦人 卻要獲得救恩

第一個應用:既然主再來時災禍要臨到非信徒是必定的,我們既不願看到未信的親友家人受苦,便應以他們的靈魂為寶貴,積極傳福音給他們,帶他們信主。
第二個應用:我們若盼望主再來時能向祂交帳,便不要沉睡,應當警醒戒備。
第三個應用:我們對未來沒有悲觀的權利,因為主再來時災禍已不會臨到我們,而且不管是生是死,我們都有權利能與主同活!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