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後常思君

4186_別後常思君_1


攝影/文 林登詳

一次又一次,親炙謙謙君子的玉樹臨風。

月前,途經大溪員樹林,忍不住繞到「落羽松大道」,瞧瞧老友落羽松由綠轉黃、由黃轉紅了沒?是否開始一季更迷人的「悅人眼目」;一如經過3號高速公路往返,也要特意去拜訪霄裡大埤塘邊的一長排落羽松,枝繁葉茂,是否隨著秋霜而易容。

謙謙君子  玉樹臨風
當時也許是時節未到,大半落羽松還未翻黃轉紅,只有少數特立獨行,早早張開一季的奪目。

落羽松即之也溫,也溫良恭儉,任何花草樹木長在落羽松旁邊,都不掩其色,只會映襯出更飄逸秀美的氣質與風韻。

落羽松好比一位君子,站在他旁邊,不擔心他搶走風采,反而他所飄散的氣息,讓靠近的人,益增風華。如若不信,請找一個秋冬時份,靜靜觀看一方聚落的落羽松,當會有此了然。

落羽松所結的毬果,人類大概是不吃的,落羽松似乎忠謹執行了上帝對它的首要命定「悅人眼目」,葉綠葉黃葉紅不重要,只在乎人類定睛的青睞。

4186_別後常思君_2

懷念落羽松,不分季節。我常常想起,隨之也想起一些朋友及教會兄姊敦厚與善良,心思的細膩恰如落羽松的樹葉綿密。

落羽松翠綠時,有一種青蒼的威武,即使「小個兒」落羽松,仍可見其凜然矗立的風範。當風微微吹動,落羽松便輕輕迎合,隨之起舞,隨之飄動,像古典樂如歌的行板,優雅而舒緩。

黃澄時,落羽松撐起一方的金黃,比之「黃金楓」毫不遜色。黃金楓從蒼鬱的樹林中耀金出塵;落羽松則在水窪地、埤塘邊、稻田處,亮出黃色的閃耀。

金黃松紅  相映成趣
當落羽松換上內斂的紅色衣裳,雖不艷紅,卻有攝人心魄的容貌,不必濃妝豔抹,輕抹腮紅、口紅,即亮麗照人。紅色的時刻最動人,可惜未幾,枝葉漸枯,落葉飄落,落羽松掩閉心扉,等待來秋的推門見人。

變了色的落羽松,倒映在水裡,怎麼看都美絕。我們追逐了桃園地區的落羽松,也尋索宜蘭員山鄉的松林秘境「蜊埤湖」。也許是季節未到,環繞水塘的落羽松林還青青翠翠,有點像宜蘭三星的青蔥。

還好,員山鄉重劃區的居民特有氣質,我們在「四通八達」的鄉間阡陌隨意而行,處處可見落羽松的蹤跡,或幾棵或成小樹林,或在屋邊或在田緣,落羽松把自己寫成山水的意境,未全黃、未全紅,竟引得偏靜的鄉間,更加飄逸。

連白鷺鷥都快樂嬉戲,白鷺鷥與落羽松,雪白與青翠、金黃、松紅相映成渾然的麗景,造成眼目的一再流連,不肯遽然離去。

是否我們身邊也有如落羽松的朋友、兄姊,很細膩、很溫暖、很謙和、內藏美麗而不張揚、多姿多采而不炫耀、捨己身光芒卻耀亮他人。

很想向他們說:「別後常思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