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受捆綁的愛

4188_甘願受捆綁的愛


◎吳獻章(中華福音神學院教牧博士暨宣教博士主任)

經文:約翰壹書四章7-12節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場激烈的戰役剛結束,士兵吉米急切地想要回到前線,把他受傷的朋友救回來。排長勸阻他:「不要白費力氣,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死了,而且你上前線去,難保不會被打死!」但他仍堅持去了。

幾個小時之後,吉米揹著已死的朋友回來,自己也身負重傷。排長說:「瞧,我不是勸你不要白費力氣嗎!」吉米回答:「排長,這趟是值得的。當我找到他時,他抬起頭來說:『吉米,我知道,你會回來的。』朋友說完這話,才安心斷了氣。」

上帝捆綁獨生子降世愛人
新約教義若用一句話來闡述,就是「神的兒子變成人的兒子,好讓人的兒女變成上帝的兒女。」(初代教父特土良語);而闡述「因信稱義」的後半句,乃建立在前半句「道成肉身」的基礎上。

因此,基督教教義的核心,說穿了,就是「道成肉身」,就是上帝捆綁祂的兒子,讓「道」成了肉身。這位昔在今在永在的「道」,限制自己以進入時間和空間,冒著可能被嫉妒的希律王追殺的危險,降生在伯利恆。神兒女蒙恩的基礎,就是上帝捆綁的愛!

真正的愛是容易被誤解的愛,要愛人就必須冒著會受傷的危險,因此,耶穌願受捆綁的愛是有傷痕的。耶穌被東方來的博士誤解,以為降生在耶路撒冷的宮殿裡;被人間君王誤解,以為是要來奪王位;被同胞誤解,「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一章11節)成為木匠的祂,受到鄉親藐視,險些被推下山崖;還被彼得誤解:這木匠憑什麼本事吩咐漁夫如何捕魚?

萬王之王甘願受傷害
雖然上帝對世人的愛會被誤解,也須忍受無知世人的傷害,但胸懷永不止息之愛的祂,卻選擇被誤解、受傷害。

這位太初就與神同在的道,是生命的源頭、充充滿滿有恩典有真理的耶穌,是父懷裡的獨生子(參約翰福音一章1-18節)。耶穌為了父神對世人的愛(參創世記三章16節),將救贖責任肩上扛,限制自己降生在馬槽,比起有洞可住的狐狸,和有窩可棲的飛鳥還不如,連安枕的地方都沒有,遑論出生的床位?

祂進入卑微墮落的人間,最後被學生所出賣、被世人所害!

蒙恩者不免要問這位身上刻劃著捆綁之愛傷痕的耶穌:「您不是榮耀尊貴的主,本有神的形像嗎,為何會以歷史為出生的子宮,進入罪人的世界,生在人們眼中最微小的城市(參彌迦書五章2節)?」

「您明明知道自己的人不會接待您,為何還要到自己的地方來?您明明知道宗教界會忌妒,為何還要在安息日醫治病人?您不是萬王之王嗎,為何屈身彎腰洗門徒的腳?」

「我們真不懂,您寧可被不知感恩的人誤稱為鬼王,卻仍為人醫病趕鬼?您寧可自己飢餓,卻用五個餅兩條魚餵飽五千人?您寧願自己口渴,卻願讓靠近您的人得到生命活水?您寧可自身疲倦,卻能讓勞苦負重擔的人得到安息?」

「您不願為了自己將石頭變成麵包,卻願意使飢渴的人都得飽足?您竟然會被卅兩銀子出賣,卻因而成為人們的贖價?我們真的無法以世人的私慾,理解您一連串的作為啊!」

寧受飢渴 只為使人得活水
其實,連耶穌的學生也不完全了解這捆綁的愛。這群門徒經歷主從死裡復活的好消息,又被婦女邀約去加利利與耶穌會面(參馬太福音廿八章1-10節),準備接受耶穌大使命的差派。「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耶穌還以萬王之王的權柄,保證大使命必成:「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然而,這些門徒還是有人一頭霧水:「…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馬太福音廿八章16-20節)。

不是嗎?約翰在最後一卷福音書中所「想起」的兩個事件,顯現了門徒對耶穌所做的事,理解的很遲鈍:

1.當耶穌因潔淨聖殿而冒犯了宗教人士,「門徒就想起經上記著說:『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約翰福音二章17節);
2.為回答猶太人「你既做這些事,還顯甚麼神蹟給我們看呢?」的詢問,耶穌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猶太人便說:「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內就再建立起來嗎?」直到耶穌從死裡復活以後,門徒才想起祂「以祂的身體為殿」的一番話(參約翰二章19-22節)。

耶穌原是與創造並統管萬有的上帝同等,卻以「王者之尊」,服在約翰手下受洗。祂並不是以霸氣的君王排場,而是謙和地騎著小驢駒進耶路撒冷城,接受眾人和散那的歡呼。

祂在世上最後一週的事奉,竟是跪下為門徒洗腳,之後靜默順服如待宰羊羔,痛苦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令人無從理解;更因此讓第一世紀的猶太神觀遭受莫大的衝擊:崇高寶座上的神之本體,怎能如此受苦、受羞辱?難怪馬丁路德說:「要了解創造天地的能力,先要認識那掛在羅馬刑架上無能無力的耶穌;要看見神在道德上的完美,先要明白那被處決的罪犯,祂的羞恥、痛苦及卑微。」要找到神,必須先找到十字架。

向受傷世界傳講遍體鱗傷的救主
甘願受捆綁的愛,勝過被厭棄時盼望得到尊重的心理需求,勝過被藐視時期待有人了解的煎熬,也勝過被欺壓時希冀公平正義的渴望。這位受苦僕人「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章6-8節)如同開頭所說的,因著捆綁的愛,吉米冒險去救好友脫離陳屍敵人陣營的遺憾;因著耶穌捆綁的愛,「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希伯來書二章14-15節)

真正的愛很痛,但只有十字架捆綁的愛,才能救拔傷疤滿佈的痛苦心靈。詩人希里托(Edward Shillito,1872-1948)在《帶著疤痕的基督》(Jesus of the Scars)中以刻骨扎心的詩句,回顧他所觀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那累累的創傷:

其他神明都很強壯,你卻是軟弱;
他們駕車前行,你卻蹣跚走向寶座;
但面對我們的傷痕,只有神的傷痕能夠說話;
可卻沒有一個神明有傷痕,惟有你!

原來,宣教的定義就應該像拉維.撒迦利亞(Ravi Zacharias)說的:「向傷痕累累的世界,傳講一位遍體麟傷的救世主。」傳福音就應該像路德說的:「我們好比找到了生命之糧的乞丐,就告訴其他乞丐。」神兒女活在世上的意義,正如被捆綁之愛所驅使的吉米,就是要勇往直前地善用餘生,去救拔陷在罪惡和魔鬼手中的可憐同胞!

真正的愛具有捆綁力
原來福音書作者寫作的目的,就是在述說一則捆綁之愛的故事。因此,請緊握耶穌這「道路」、為您在人生道路的迷惘中重新定位的方向盤,並且讓眼光定睛在祂所宣示的愛,藉此向世人述說生命的意義:

得生命糧的乞丐,傳道給其他乞丐;
得生命水的飢渴者,傳道給飢渴者;
找到道路的迷途者,傳道給迷途者;
找到亮光的屬靈瞎子,傳道給心靈閉塞的盲人;
找到生命的垂死者,傳道給不知死之將至的人;
被神捆綁之愛感動者,傳道給所有未信的人!

真正的愛具有捆綁力!

「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希伯來書二章9-12)

(摘自《眼光:人生方向盤》,吳獻章 著,道聲出版社)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