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甜頭、苦頭與麻藥

Portrait of young woman with glass celebrate Christmas or New Year


◎李文英(文字工作者)

晨間讀經讀到以賽亞書卅六章,講到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他差遣拉伯沙基率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

亞述王軟硬兼施招降猶大
王宮的行政總管、書記和史官三人出來見拉伯沙基。拉伯沙基口吐一陣威嚇、輕蔑之言後,三個猶大代表請求他用亞蘭話傳達亞述王的信息,不要用猶大人聽得懂的希伯來話,以免坐在城牆上的百姓聽見。

拉伯沙基對此請求嗤之以鼻,反倒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話,要百姓不要相信希西家王、不要相信耶和華神,因為列國中沒有一國的神能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他同時也提供猶大百姓一個美好的「願景」:如果他們投降,就可以安居樂業,吃自己農作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居住於一個肥沃之地。

這實體的爭戰讓我不禁想到生活中的屬靈爭戰,敵人不也常用類似的方法來對付神的孩子?給個帶著甜頭的引誘,不然就來硬的、讓你吃苦頭。

所不同的是,我們爭戰的對象通常不是有形的大軍,而是無形的,就如以弗所書所言,「…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六章12節)

所以,若不留意、深思、保持一個屬靈上的敏感度,我們常會從實體面,也就是這個世界的觀點來看它,而忽略了這是一個屬靈爭戰,我們所視為「有形」敵人與敵境背後,是「無形」的幽暗勢力。

敵人以甜美為外衣引誘
常覺得屬靈爭戰令人生畏的地方在於,它的敵人常隱身於看似無辜、無關的事物背後,甚至會以美善為外衣;它的戰場就在我們生活所碰到的大小事情與情境中,因而使我們認為這就是「生活」,而忽略了是一場屬靈爭戰在默默進行中。仔細想想,撒但用以對付我們的武器,好像常脫不了甜頭、苦頭,另外再加上一種—麻藥。

誘惑,是撒但攻擊神孩子所善用的一種伎倆。歷經戰亂之苦的猶大,渴望有安定的生活、充沛的物資,這正是亞述王祭出來的「甜頭」;可是問題在於,這甜頭不是願景,只是假象!

這世界的許多誘惑也常披戴著一種看似美好、正當或能帶給我們快樂的外衣,吸引我們一步步接近它。有些誘惑我們的事物,本質上甚至是好的、善的,可是卻被「惡」用來當作工具,誘使我們犯罪、離開神或偏離以神為重的生活。

若我們疏於覺察而只專注於追逐「甜頭」,到頭來只會發現,離開了神,當初一切美好的「願景」只是虛幻、假象、欺哄人的!

有時候甜頭不奏效,撒但會施加「苦頭」,讓神的孩子承擔身體、情感或環境上的苦與痛。逼迫,可能以不同型態臨到我們身上。有些地區的信徒承受身體實質的迫害,也有許多基督徒因為家庭、工作或同儕團體等而飽受心理、情感上的艱難,或承受長期、重大身心病痛所帶來的折磨…這些無非是要我們害怕退卻,使我們質疑神、進而放棄神。就像拉伯沙基細數那些被亞述滅掉的列國,要脅猶大百姓若不投降,他們的命運就是如此。

如何抵擋仇敵陣陣攻勢?
其實還有另一種來自敵人的攻擊方式,也是我們要自我警惕的,那就是「麻藥」,使我們不痛不養、不冷不熱的靈性麻藥;我想到啟示錄中的老底嘉教會。這個世界有好多繽紛奪目的東西,生活中有好多要忙裡忙外的事情…它們逐漸侵占我們的心與時間,我們雖沒有棄掉神,但焦點被轉移了,日復一日、久而久之,我們對神失去了熱心,好像祂只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甚至只是一個點綴。有時我會問自己,「是當初受洗時比較愛主,還是現在比較愛主?」

想到甜頭、苦頭與麻藥,心中不由得會擔心,我豈能抗得過這些「武器」的攻擊?但感謝的是,不管敵人用什麼方式,我們不是孤軍作戰。

靠著聖靈,我們的心得以敏銳、靈能夠警醒而覺察撒但正在使用的伎倆,然後向神求力量、求幫助;那為我們爭戰的是耶和華神。因此,誘惑當前,神必要為我們開一條出路,使我們能忍受得住;困難逼迫當前,神應許我們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當聖靈使我們意識到自己對神慢慢冷淡時,一顆願意的心會向神呼喊,求神使我們復甦,神必要重新點燃我們內在對祂的渴慕。

只因我們是屬祂的,祂是信實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