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民區長大因酒駕入獄認識耶穌  澳洲街頭小霸王成為族人敬重原民牧師

威爾・杜馬思(Will Dumas)牧師。(圖片來源: Eternity影片截圖)


【特約編譯張廖婉菁╱報導】少不更事的威爾・杜馬思(Will Dumas)在19歲時,因一周內兩度酒駕遭逮而進了雪梨長灣(Long Bay)監獄,沒想到這裡竟成了他第一次認識耶穌的地方,最後還讓他從街頭小混混變身成了牧師。

聖靈提醒耶穌將臨

當年杜馬思因酒駕上法庭後,法官裁定週末拘留計畫會是對他最好的反省方式,結果在獄中遇到的基督徒對他說:「耶穌將臨!」當時的杜馬思根本沒聽過耶穌,也不懂那句話的意思。不過,這句話卻在他的心裡和腦海中縈繞不去。之後,他才明白,原來那聲音是來自聖靈的提醒。

在拘留結束的那個週日,杜馬斯隨著基督徒獄友結伴回家。後來獄友家裡的老阿姨靠在桌邊問了杜馬思說:「孩子,你願意把生命獻給耶穌嗎?」杜馬思回憶道:「我就說好啊,那時便決志信主了。當下我就馬上感受到自己的心被聖靈改變了,從前根本沒人能辦到。我的家人也無能為力,更別提我來自的文化背景,全都無法改變我的行為或者生活方式。別人還問我,你是用了什麼毒品啊。因為他們明白我的生命改變了。」

以原住民身分自豪

杜馬思牧師很自豪自己布瑞皮原住民(Biripi)的出身,其傳統的居地是位在新南威爾斯州從新堡(Newcastle)延伸到麥格里港(Port Macquarie )一帶。但杜馬思是在雪梨郊外的雷德芬(Redfern)長大,曾以破敗房屋和高犯罪率而為人所知的地方。

杜馬思牧師表示:「我決志後回到舊稱街區(The Block)的原住民聚集地,告訴大家我信主了。結果他們都問我到底吃了什麼毒品啊?其實他們明白,我真的變了,因為我再也不碰他們做的那些事了。」

信主之前的杜馬思,在街區的生活「頗為混亂」。杜馬思牧師表示:「我們那一帶有很多貧民窟,絕大多數的孩子都沈溺在毒品、酒精與偷竊問題中。這算是當地的文化與生活方式。我也身陷那樣的生活方式,才10-11歲左右,差不多已是街頭小霸王之最了。但是信主後,我對生活的看法全變了,就連對掌權者,如警察等的看法也不同了,我覺得自己得自由了,這唯有主耶穌才能辦到。」

老家朋友吸食大麻做盡壞事

杜馬思牧師解釋道:「我毫無基督徒背景,成長過程也沒接觸過。雖然一直都相信神存在,但從沒真的實踐過。但是當我把生命獻給基督時,我的生活變了。我老家裡的朋友全都在吸食大麻,也做盡壞事。不管是偷竊、搶劫、吸毒、酗酒、偷車,我全都做過,還以為自己這輩子生活就是這樣了。」

「決志後,我就開始傳福音至今。以前我不認識聖經,但現在卻在傳福音。我告訴大家耶穌的故事,還有祂是怎麼改變、拯救我的。我開始查經,學習上帝的話語。上帝也透過聖經指導與教育我,祂幫忙打下基礎後,我上大學接受訓練。此後,上帝供應了我需要的一切,至今我仍在學習,也盼望能藉著上帝的恩典,把福音傳給眾人。」

過去這17年來,杜馬思牧師和妻子妻子珊卓(Sandra)一直在新南威爾斯州北部的南維德岬鎮(Tweed Heads South)牧養岡格拉教會(Ganggalah Church),這是澳洲基督教會運動發源地之一。

自身改變就是最強大的見證

杜馬思牧師表示:「岡格拉(Ganggalah)原為邦加隆語(Bundjalung),意思是「學習智慧之地」。當牧師的優勢就是能藉此鼓勵大家要對基督裡的盼望與解決的辦法有信心。有些人過去的生活經驗傷痕累累,但當他們看到神都改變我了,自然覺得有盼望,也覺得自己能夠改變。我發現自身的改變就是最強大的見證,這說明了信仰是真確的也是很強大的。而且改變不是口說而已,還要有實際的作為。因為,人們能從我過去的經歷中感受到並看出我的出身。」

作為一位備受尊敬的原住民基督教領袖,杜馬思在生活與帶領教會上,也累積了豐富的智慧。他表示自己學會最寶貴的經驗就是辨別適合的時機給予靈糧,如此人們就能在正確的時間獲得所需的靈糧,時機不對,人們就接收不到。此外,他也認為讓原住民能擁有自己的原住民教會是很重要的事。(資料來源:Eternity)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