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如影的掙扎與盼望

P


◎林登詳

農曆年假時,有機會短暫旅遊,正是「武漢肺炎」風聲鶴唳之際。在飯店吃早餐,不久隔桌來了一對夫妻,口音聽起來像是大陸人,我的心裡開始犯嘀咕,本來想立刻離開,又怕太明顯、不尊重、毀了台灣形象,只好繼續用餐。

人性必然或軟弱?
一位台商從武漢回台,在台中到處趴趴走,還在臉書上高調打卡,結果家裡門前被撒冥紙;不理智碰上不理智,讓人徒呼負負。另一位台商,妻子已確診,卻無視規定任性到處晃蕩,讓人不敢領教,他的荷包也不免大大失血。

人體對陌生病毒似乎沒有抵抗力,人性對於病毒的不確定性,也沒有抵抗力。在高鐵車站,排在一家三口後面等上車,父母親看起來無恙,但女兒不時咳嗽,還不時把口罩拿下來,我下意識往後退一點,頻問自己,這是人性的必然或軟弱?

平常不喜歡戴口罩,除非氣溫冷到不行。那天南下,我卻讓口罩緊緊貼面頰,直到高雄。當時我深深意識到自己劇烈的掙扎與軟弱。

陰影如影,緊緊隨形,坐接駁車經過「金芭黎大舞廳」,司機還以略為調侃的語氣介紹。當時我琢磨不出,是怒或是憂。

防疫期間,真的弄不清楚自己的心地是善良或邪惡?個性是剛強或軟弱?勇氣十足或膽小如鼠?

當時放眼望去,港都民眾不戴口罩的比戴的還多(此為一月25日情況,現已大不同),入境問俗,我也開始鬆懈起來,時戴時脫下。環境的氛圍,讓人無法拿捏衛教的緊守遵行或晾在一邊。

感覺起來,社會隨著疫情而擺盪,疫情緊張,人人戴口罩、勤洗手,超商也設防疫專區,酒精、口罩排排站,即使限制購買數量,聽說一早就被掃空。由於家裡有病號,幾天前到藥房買口罩,隔了一兩天,藥房就幾乎斷貨了。

但看到各地景點,遊客仍然摩肩接踵,臉上也不憂慮,過新年的歡樂與天倫,驅除了恐懼、壓過了疫情流行的隱憂。我在想,有沒有一些方法,可讓年節的熱鬧與熙攘,隔絕或遠避在病毒的伺機肆虐之外。

就像在衛武營為他們拍照的一個家族,每個人開心燦笑,「病毒於我何有哉?」當不確定因素隨形,天倫之樂愈發珍貴,必然有一種堅如磐石的信念,支撐著他們走過全民共通的隱憂。於基督徒而言,忠實履行上帝的託管,全然盡到撫育、教育、培育後代的責任,或許是牢不可催的信仰與堅持。

盡其在我同時仰望神保守
暫時「無藥可治」的病毒,人們所擔驚受怕的,其實是極高度的不確性以及極高度的風險意識:「會不會是倒楣的那一個?若不幸病毒臨身,有沒有治癒的可能?」生性樂觀者,則會想「不會那麼衰吧!」可謂人人有「中獎」的機會、人人無「避禍」的把握。

如同開車,儘量小心就會減少車禍的機率,但自己小心,也難保別人不大意。換成病毒,沒有人敢打包票自己不「中鏢」,因此勢必要自己小心。最近思考「武漢肺炎」的議題,常浮現先總統蔣中正引《孫子兵法》的一句話:「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有些人可能認為很八股,卻實實在在翻湧在我的腦際。

有些基督徒並不怕疫情,完全交託給上帝。我這個笨腦袋突發奇想,如果盡其在我,做好一切防護,同時也仰望上帝的保守;因為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上帝基於公義,應該不會給我們百毒不侵的防護衣。或者上帝給了防護衣,我們卻不肯始終穿在身上。

因此,至少勤洗手、遵從政府規定、必要時戴口罩,做好一切防護措施吧!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