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國的禮物8》在天國裡最尊貴的身份:基督的奴僕

4196_《來自天國的禮物8》在天國裡最尊貴的身份:基督的奴僕


◎呂一中(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經文:哥林多前書七章1-40節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告訴我們一個與世界迥異的價值觀:這世上的財物與快樂,有一天終將過去,真正重要的是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我們都是上帝重價買贖的兒女,也將得到上帝的賞賜。

教會結黨及不聖潔的問題
首先,保羅指出哥林多是一個很喜歡分門別類的教會,他們在教會裡結黨:「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

保羅指出,由於希臘文化的傳統是追求智慧,因此深受希臘文化薰陶的哥林多教會信徒,自然會憑著智慧來誇口。但保羅要求他們看重十字架的真理,若要誇口,也必須是指著主誇口。

除此之外,哥林多教會的信徒還有許多其他的爭論,包括割禮問題,也包括婚姻和奴僕等問題。針對這些問題,保羅分別給予他們不同角度的教導。

由於哥林多教會有淫亂的事,保羅特別要求他們要逃避淫行。保羅強調我們的身子就是基督的肢體,就是聖靈的殿(哥林多前書六章15、19節),當然必須在身體上聖潔,因為聖潔的神與我們同在。唯有當我們成為基督的肢體,當聖靈內住在我們身子裡面,這時我們就成為屬靈的人。保羅強調屬靈的人聽得懂屬靈的話語,能夠看透萬事。

至於婚姻,當時哥林多教會有些人強調「男不近女倒好」,但是保羅深知人的軟弱,因此如果過份教導「男不近女倒好」的原則,反而是適得其反。因此對於受不了試探和誘惑的人,保羅教導的原則是:「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哥林多前書七章9節)

已經擁有婚姻關係的人,如果雙方都信主,為了專心禱告是可以分房,除此之外就不可分房,免得受到撒但的引誘。至於與不信主的人之間的婚姻,信主的人不可主動選擇分開,除非不信主的另一方要求分開,才可以分開。

保羅的教導其實是要告知我們,我們固然要體貼上帝的事工,但上帝也知道撒但總是伺機而動,牠總在我們軟弱的時候攻擊我們。

基督徒現世與末世的身份
保羅在這段教導之後,又繼續區分出兩種生活世界,其中一種是「現在的生活世界」,我們必須為世上的事掛慮;另一種則是「時候減少之後的世界」,指的就是我們生活在末世中,這個時候我們只單為主的事掛慮。但這兩種世界卻奇特地重疊在一起,我們就同時生活在這兩種世界當中。

的確,我們都有「現在的身份」和「末世的身份」。只是這兩種身份如果產生衝突,該如何調和呢?保羅教導「各人蒙召的時候是甚麼身分,仍要守住這身分。」(哥林多前書七章24節)

這時保羅所期望的屬靈視野,一方面要維持現世的秩序,一方面又要認識末世的規則。只是保羅又強調「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那麼為何要維持現在世界的秩序呢?這是因為要改變現在世界的秩序,必定帶來極大的衝突和爭論。

在保羅的時代,「割禮」的問題就會引起爭議。保羅的教導是「有人已受割禮蒙召呢,就不要廢割禮;有人未受割禮蒙召呢,就不要受割禮。」(18節)對於那些無法理解末世價值的人,保羅在這件事上只好維持現世的秩序。

雖然保羅也強調「受割禮算不得甚麼,不受割禮也算不得甚麼,只要守神的誡命就是了。」(19節)就是猶太律法「不適用」於外邦人,外邦人的想法也「不適用」於猶太人。

在現世中對末世的盼望
同樣地,保羅對那些信主的奴隸,要他們不要因為奴隸的身份憂慮,若是這些奴隸可以成為自由人更好,若是不能,守住蒙召時的身份,並不代表絕望。

當然,保羅深知主帶來釋放的應許,也知道這些奴隸對這應許的期望,因此他繼續說:「作奴僕蒙召於主的,就是主所釋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22節)

在天國裡,每一個人都曾經歷過自由人和奴僕的雙重身份,只是先後次序不一樣。原先是奴僕的人,將來在天國裡的身份,就是得到釋放的自由人。原先是自由人的,將來有一個新的身份,就是主的奴僕。但是這時的奴僕意義已經不同,因為無論未來如何,我們都是神的兒女,並且也都得到上帝的賞賜。

因此在未來的世界,我們現有的身份都轉化了,我們都是重價被買贖的兒女。我們最終的身份都是主的奴僕,但卻是身份最尊貴的奴僕。我們作主工,雖然像奴僕一般不計較自己的工價,但上帝卻會賞賜我們。

不論尊卑 都是耶穌的奴僕
所有現世的價值,總有一天都要轉換,保羅告訴我們:「弟兄們,我對你們說:時候減少了。從此以後,那有妻子的,要像沒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樂的,要像不快樂;置買的,要像無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為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哥林多前書七章29-31節)

這段經文直指末世,說明在末世的時候,現有的一切都將過去,「沒有妻子」代表沒有嫁娶的煩惱;「不哀哭」和「不快樂」代表不再受世事帶來哀哭和快樂的影響;「無有所得」代表世上的財物在末世都化為虛無;「不用世物」代表這些世物也都變了樣子。

「時候減少了」,保羅要我們面對自己生命的時間,就好像面對人生的終點一般,不留戀什麼,因為這個世界正在消逝,世界的樣子正在成為過去。

保羅接著說:「我願你們無所掛慮。」(32節)這時候保羅再次談論婚姻問題。從末世的角度來看,既然包括婚姻和財物等,在末世都將化為虛有,這時保羅多了一些期許,要哥林多教會的信徒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

非常奇特地,在哥林多教會身為奴僕的,他們本來就一無所有,因此當末世來臨世間萬物消失時,人們必須學習依靠上帝,他們所受的影響反而最小,因為在世間奴僕要思慮的,本來就是主人的事情;直到末世,這些奴僕就自然地轉為思慮基督的事情。反而原先作為自由人的信徒,這時就必須學習做基督的奴僕。

至於要如何當基督的奴僕,這些主人就要向他們的奴僕學習,或許在學習的過程中,他們就可以體會主的心意,願意善待或甚至釋放他們的僕人。因為當信主的僕人被釋放,他們服事的主人就是主耶穌。這樣到了末世,我們大家都是主耶穌最尊貴的奴僕,都是屬於主的人。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