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生命的動力─思想電影《囧媽的極地任務》

Inflatable boat full of tourists, watching for whales and seals,


◎徐硯美

已逝的導演楊德昌先生的作品《一一》最結尾的時候,其中主角NJ(吳念真 飾)跟他的合夥人大大(陶傳正 飾)有一段對話,大大向NJ大吐苦水,說自己經營公司很辛苦,從早忙到晚,但沒有一點快樂,NJ聽了就回覆他:「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歡的事,怎麼會快樂呢?」

這句話,我想是今時今日很多人「不快樂」的根本原因,可是,倘若再問一個問題──那你喜歡做甚麼事呢?我想,很多人又會陷入一陣迷惘,因為往往我們只是知道自己「不想要」做事,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做甚麼事。

也就是說,容易、便捷、快速且能帶來成功、成名、富有,那些CP值很高的事,我們趨之若鶩;相對地,困難、不便及需要時間耕耘,而且結果不定的事情,反而對於現代人來說是第一時間要拒絕的。

當我們沒有「興趣」與「喜歡」作為動力,反而是以如何迎合他人,被動地等待工作的分配,甚至做了很多事情來逃避那件真正要做的事情,以此度過每一天的時候,「不快樂」就會一點一點累積,並且逐漸讓我們的生命變得沉重、無力、失去意義;我們也會淪為生活的奴僕,而不是真正的主人,我們抗拒生活,多過於在生活中創造更多可能性。

劇照來源:Bernadette Film FB

劇照來源:Bernadette Film FB

建築奇才變成宅媽怨婦
《囧媽的極地任務》是2019年上映,由《年少時代》的金獎導演李察‧林克雷執導,電影改編自《週六夜現場》、《艾倫秀》知名節目編劇瑪麗亞‧桑普的同名小說。故事敘述柏娜蒂(凱特‧布蘭琪 飾)原本是一個優秀的建築設計師,她在男性建築設計師主導的產業當中,以她特別的謬思獨樹一幟。然而,在她正被大家譽為明日之星時,一個意想不到的「作品」臨到她的生命當中,她走入婚姻,成為女兒小碧的「囧媽」。

柏娜蒂起初非常認真委身於家庭,她成為了一個家庭主婦,全時間地陪伴著小碧,而她的先生阿吉(比利克‧魯德普 飾)在微軟公司擔任高階主管,以至於家中的生活優渥。這個看似中產之上的家庭,照理來說不需要為著生活所苦,家人之間相處的時間與經濟壓力都會餘裕許多,可是,從電影的一開始就告訴我們:一切不如想像中的美好。

柏娜蒂一家居住在一間爬滿葡萄藤的老屋當中,而柏娜蒂的精神狀態好像也一直處於一種焦慮的狀態。她夜間失眠,並且長時間對著自己的「人工智慧助理」說話,她出門時不斷抱怨著街道各種建築物的缺失,送女兒上學時也跟女兒同學的家長不甚和睦,甚至對鄰居做出許多不友善的表示,最後乾脆減少出門,把自己關在家中。簡單來說,她貌似一個「病人」。

4196_囧媽的極地任務_3

劇照來源:Bernadette Film FB

遠走南極  找回心之所向
柏娜蒂並非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改變,原本在建築設計時那種專注、強記、容光煥發的自己,在生活的消磨中變得黯淡,將自己封閉的她原本想向先生傾訴,可是先生工作越來越忙,也忽略了妻子的感受。

於是,柏娜蒂透過人工智能助理訂購了一個「南極之旅」行程,希望全家人可以一同前往;一方面可以讓先生暫時放下工作,一家人可以好好相處,另一方面,自己也想要換一個環境,讓自己的壓力得著釋放,看看自己的狀況是否能夠好轉。

可是,過度依賴網路科技的柏娜蒂,卻意外地將家人的資料全數外洩,引來詐騙犯的覬覦,幸好警方及時介入;同時,先生也找了心理醫生來為妻子看診。然而,正當觀眾認為這就是「解方」的時候,柏娜蒂卻在先生建議她前往精神療養院休養一段時間時,從廁所的窗戶逃跑了,就像是一個逃犯逃離監獄一樣。

柏娜蒂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像逃犯般逃離自己的家,她深愛她的先生和女兒,可是,她卻發現她已經不再愛自己,她陷入極大的迷惘之中。原本以為是生命中最有意義的家庭,此時卻成為了最想逃離的一切──她決定無論如何還是要去南極一趟,把自己找回來。

活出意義來
世界知名的心理學家維克多‧弗蘭克有一本著作叫做《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他發現納粹集中營真正摧毀人生命的,不是外在嚴酷的待遇,而是集中營的各種對待,會讓人對活著的「意義」產生質疑,甚至虛無化了活著的意義,最終,讓人死的不是磨難,而是深刻的無助、萬念俱灰、絕望。

反之,只要人對於生命仍舊賦予其意義,而且這個意義不是他者附加的,而是出自於自身的時候,這樣的意義就會長出「使命感」來,讓自己保有信念,進而促進生理的轉化,開啟一個「存活者」的模式。

柏娜蒂的「病」就在於她的內在有一個更深層的使命感,叫做「創作」,她的天賦與才華讓她不得不當一個「藝術家」,可是她卻覺得被現實困在一個「家」中,而失去了與「藝術」相關的一切。

在人的假設性思維中,柏娜蒂的兩難,就在於魚與熊掌難以兼得,可是,基督信仰給了我們另外一個盼望,就是我們是「受造」的,因此,才華、興趣與喜好,其實本就是緊緊連結著上帝所賦予我們的「使命」。

詩篇一三九篇14-16節說:「…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這是再美好不過的事,就是上帝將我們要遇到的兩難,早早就轉化成為「兩全」,祂創造我們的同時,也成全了我們。

所以,每當我們像是柏娜蒂一樣,覺得自己失去動力時,或許需要的不是遠走他鄉,不是逃離現實,也不是拋下一切,而是回到上帝面前,重新地領受意義與使命,因被造而去創造。

編按:《囧媽的極地任務》為普遍級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