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事奉列傳8》暴力下的信仰謳歌:德國宗教改革之母阿古拉(上)

4198_德國宗教改革之母阿古拉(上)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1525年,路德考慮結婚前夕,曾寫信徵詢一位女士的意見,她就是阿古拉.馮格倫巴赫(Argula von Grumbach,1492-1568)。這位小路德九歲,出身皇親國戚的女貴族,是路德尚未謀面卻已通信多年的改教同盟。她鼓勵路德迎娶凱蒂,見證他所宣揚的信念。

阿古拉是女性改教先驅,也是提筆著述、創下驚人出版紀錄的思想家。路德曾送給她一本《路德的禱告小書》(Luther’s Little Book of Prayers),封底有他親筆題獻的文字:「獻給阿古拉.施陶芬.馮格倫巴赫」。阿古拉則在上面寫著一段至今意義不明,卻耐人尋味的話:「請在禱告中記念我,我從來沒有忘記為自己禱告。我現在把自己交給你。」

命運多舛的皇親國戚
阿古拉本姓施陶芬(Argula von Stauff),是巴伐利亞的貴族,出身十分顯貴,家族可以追溯自神聖羅馬帝國霍亨施陶芬家族。少女時期的阿古拉成為神聖羅馬皇帝馬克西米里安一世的姊妹昆妮古德(Kunigunde)的伴讀,接受皇家宮廷教育,她還因此有機會結識馬丁路德的老師施道比茨。

阿古拉十歲時從父親那裡得到第一本科貝格聖經(Koberger Bible)的複本。父親勉勵她要勤讀聖經,她當時並不以為意。

直到青少年期的阿古拉經歷喪親之慟,父母雙雙感染瘟疫過世,成為她監護人的舅舅也遭宮廷鬥爭陷害致死。成年後的阿古拉進入婚姻,因改教立場招致丈夫家暴,二兒子被人暗殺,自己也飽受驚嚇和死亡威脅。然而,命運多舛養成她堅忍不撓的性格,使她剛強無懼,一生堅持改教信念,持續不斷發聲。

1516年,24歲的阿古拉嫁給位在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領主腓德烈馮格倫巴赫(Friedrich von Grumbach,d.1530)。婚後兩人搬到德國南部英戈施塔城(Ingolstadt)附近的雷亭(Lenting)定居,生養了四名子女。阿古拉的丈夫在巴伐利亞公爵手下謀到差事,成為迪特福特城(Dietfurt)的治理者。

成為改教的同盟者
1517年十月31日,馬丁路德發表《九十五條論綱》。當改教運動開始席捲歐洲,提倡「唯獨聖經」,阿古拉受到路德著作的啟發,開始勤讀聖經,1522年她決定成為新教徒。阿古拉透過薩克森智者選侯的秘書施巴拉丁牽線,順利與路德、墨蘭頓取得連繫,互相通信交流心得。

那時,阿古拉不過是一名出身貴族,受過良好教育的家庭主婦,她之所以浮上改教陣營的檯面,主要是因她聲援為了信仰立場而遭迫害的十八歲大學生阿爾薩秋.希侯弗(Arsacius Seehofer)。

希侯弗先前在德國威登堡受教於墨蘭頓和另一位激進改教家卡爾史塔(karlstadt)的門下,他在十八歲那年轉到英戈施塔大學讀書,隨身帶著一些威登堡的出版品。偏巧,在1519年曾與路德在萊比錫辯論的死對頭,也是天主教知名學者艾克(Johann Eck)正好任教於這所大學。希侯弗的改教立場自然不能見容於艾克。

1522年,希侯弗的住處遭到搜索,當局找出許多跟改教相關的出版品,他因此遭到監禁,被迫否認馬丁路德的教導,還差點以異端之名被處以火刑。他經歷九死一生,再次遭到囚禁之後,被遣送至修道院。

阿古拉獲知此事,難以按捺自己的良知噤聲不語。當時,只有阿古拉敢公開聲援希侯弗事件。她認為英戈施塔大學對待希侯弗的作法既不符合聖經,又不公平正義,因為明眼人都看出那是當局公然濫用權力在進行信仰迫害。

批判神學院錯謬行徑
1523年九月20日,阿古拉寫了一封信,篇題為〈巴伐利亞女貴族基督徒的一封公開信:基於神聖經文的論據,批判英戈施塔大學強迫一位年輕的福音追隨者去違背上帝的話〉。阿古拉引用約翰福音十二章、馬太福音十章、路加福音九章,以及以西結書第卅三章,來表達她在基督裡對英戈施塔特大學不公義行徑的勸諫。

她寫道:「如果你們和你們的大學用這麼愚昧的暴力敵擋上帝的話,如果你們用對付希侯弗的方式去逼人用否認福音的方式來解釋福音,那麼你們憑著良心怎麼能夠期待自己存活下來?如果你們逼希侯弗用這種方式來發誓和作告白,並且用威脅監禁和火刑的方式,逼迫他否認基督和基督的話,你們怎麼可能期待自己的大學能夠繼續下去?

當我想到這一切的時候,我的心和我的身體都在發顫。路德和墨蘭頓想教導你們的內容難道不就是上帝的話嗎?你們駁倒不了他們,卻要譴責人家,這難道是基督的使徒或先知,或傳道人所教導你們應當做的嗎?請告訴我,聖經哪裡教導我們要這樣做?你們這些有名望的專家啊,我從聖經當中從來沒有讀到基督祂的使徒,祂的先知將人下在監裡,去焚燒或謀殺人,或是把人放逐…。

我們都知道我們有義務要順服在上掌權的,但當事關上帝話語的時候,使徒行傳第四章及第五章清楚告訴我們,教宗、皇帝或諸侯都無權過問。我個人必須承認,因著主的聖名也為著我靈魂的救恩,如果我否認路德和墨蘭頓的著作,我就等於否認上帝和祂的話語,願上帝保守自己的話,阿們。」

信件出版 影響改教運動
阿古拉引經據典,運用巧妙修辭來為希侯弗辯護。她請求神學院的教授們回應她的提問。她在信中提到,她原是想順服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二章的教導,也就是女人在會中要靜默不言。但是因為沒有任何男性肯為希侯弗說話,她只好寫公開信發出聲援。

這封信後來出版,並由紐倫堡的改教人士,也就是她孩子的屬靈導師與她個人的信仰諮詢者安德烈.歐西安得(Andreas Osiander,1498-1552)寫前言。短短兩個月間,這封信就出了十四版。十二個月內再版廿九次,在農民戰爭前出版了29,000份,這使得她成為知名的路德派暢銷女作者。

這封信使阿古拉成為女性改革者的代表,一時輿論迴響熱烈,但卻沒有獲得英戈施塔大學的回應。只有一個大學生寫一首詩輕蔑說她是無知愚昧的婦道人家,阿古拉反而以仁慈的風度寫一首詩,回應這個毛頭小子的奚落謾罵。親人因她寫了這封信而斥責排擠她,也有人罵她是女魔鬼。

從1523年到1524年,阿古拉陸續寫了七封信寄給巴伐利亞公爵、王侯,英戈史塔城市議會及大學,以及一些有影響力的皇親國戚。這些信件都出版成冊,一度帶來改教的影響力。

為信仰辯護身陷困境
雖然英戈史塔特大學的教授們認為回應一位女性的信件有失身份,不過當局並不想輕易放過阿古拉。這群神學教授將阿古拉的事情告訴巴伐利亞公爵,公爵一怒之下撤除阿古拉的丈夫在迪特福特城的治理者身份,讓他們的家庭經濟陷入困境。

這事導致阿古拉的丈夫惱羞成怒,對她惡言相向,甚至公然家暴。當局允諾丈夫可向她動用私刑,即便囚禁凌虐她也不會受到法律制裁。面對阿古拉艱難的處境,馬丁路德表示:

「巴伐利亞公爵殘暴無度,竭盡所能的殘殺、鎮壓和逼迫福音。最可貴的阿古拉此刻正以高貴的心靈來勇敢的對抗他,大膽的承認耶穌的名。她配得我們求主將基督的勝利加給她,她強烈指責英戈史塔大學強迫一個年輕人希侯弗撤回自己的信仰告白。她那像暴君一樣惡待她的先生已經從自己的領地遭到罷黜。你們可以想像她的先生接下來會怎麼做。阿古拉在這群野獸當中獨自的為信仰堅定站立。她承認自己的內心有戰兢,她是基督特別的器皿,我懇求各位為她代禱。願基督藉由這個軟弱的器皿,驅趕那有能力並且以自己的力量而誇口的人。」

幸好,她和丈夫因信仰立場不同所造成的張力並沒有維持太久。阿古拉在寫給親人的信中承認自己遭到丈夫的惡待,隨後也提到丈夫不再阻止她,並且允許她把四個孩子都帶入新教信仰中,她還把孩子送到威登堡大學讀書。(下週待續)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