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會擔心害怕、無能為力】新加坡護士:信仰是最大的後盾

許慧詩左三與醫護團隊共同與病人經歷生老病死。_(圖/受訪者提供)


【記者韓蕓婧台北—新加坡連線報導】「護士這份工作就是不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目前在新加坡醫院擔任護士的大馬籍許慧詩分享,或許醫護人員每天都需要面對不同的人,像是醫生、病人、家屬等;工作環境也無法有定時的用餐、休息、及工作的時間,但卻陪伴著每一個病人經歷生老病死。

從小就想成為醫護人員
成為一名醫護人員是許慧詩從小的夢想。當時她只有13歲,眼看在重症病房的父親,忽然病情惡化口吐白沫,全家都非常慌張,許慧詩的姊姊急忙跑去尋找護士,怎知從醫院護士得到的回應竟然是,用愛理不理地語氣回答說:「是這樣的,沒什麼問題。」後來,聽見家人撥電話到另家醫院詢問,他們才急忙改善說話態度。

那一次的經歷深刻地印在許慧詩腦海中,也讓她堅定地對自己說:「若有一天,我能成為護士,絕對不能和他們一樣。我一定要一視同仁,無論病人是富有或貧窮,都要用一樣的態度幫助他們!」

如今入行即將邁入10年的她說:「直到現在仍舊銘記在心,成為我經常提醒及鼓勵自己的一句話。」許慧詩分享,醫護人員是一份陪伴他人經歷生老病死的工作,但這些經歷承載著每一個獨特的人生故事,其中一定會有歡喜、悲哀、痛苦、希望;但生命卻是如此地短暫,我們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對許慧詩而言,無論接到的案例是生或死,這些經歷都化成她生命重要的養分,成為她一生最寶貴的回憶。

「當我們(護士團隊)幫助一位母親努力將寶寶迎接來到世界上時,寶寶出生後的第一個哭聲,是我們整個團隊最大的欣慰及喜悅!」她說,寶寶的哭聲影響著每一個在手術室裡護士的情緒起伏,一旦沒有聽見寶寶的哭聲,我們開始陷入緊張,準備好全心全力將孩子從鬼門關搶救回來。當腹中的胎兒失去生命跡象時,那會是病人與醫護人員一起經歷的傷心。

感受生的喜悅也看見死亡別離
面對死亡,許慧詩也分享自己曾經歷過的事,她親眼看著自己照顧的一名肝癌患者,上一秒才剛和與家人通電話,下一秒就失去生命氣息。當他的妻兒趕到醫院時,已經來不及見上患者最後一面。每一次的生離死別都讓許慧詩更深體會,「人的生命是非常的脆弱。」

「醫護人員也會有感到無能為力的時候,但我們要做好情緒管理,才能真正幫助到病人和家屬。」工作多年來,首次面對瘟疫(武漢肺炎)的她坦言,自己也會陷入擔心害怕,不知道哪一個來到醫院的病人是感染者,甚至連病人自己也不知道。但她經常告訴自己:「心態要正,無論眼前的情況有多糟,心都不要亂,思考能力要強,才能幫助到自己和病人。」

信仰讓她有能力面對工作困難
她也表示,這些年來,她在職場上背後最大的靠山是「信仰」。本身是基督徒的她說,每當遇到的同事或醫生不公平的對待;也許是病人或家屬的無理取鬧,都一定會藉著禱告祈求上帝扶持。她笑著說,「不然,真的會過的很辛苦、很不愉快。」

因著信仰,小時候對自己承諾「要當一個一視同仁的護士」的心願變得更加堅定。她分享,「有時候,我們時間很緊迫,剛結束一場手術又要即刻接下一場手術。有些同事就會將一些手術部分簡略。但即便疲累,我也從不會這樣做,因為我知道上帝會在我身後幫助及提醒我!」也因此,許慧詩經常在手術台上經歷神的奇妙大能,幫助她順利完成一個又一個的手術。每一次都見證到上帝手中的不可能變為可能!

最後她也說,武漢肺炎對新加坡的襲擊對整個城市帶來很大的影響,因國民大部分使用大眾交通工具,所以大家都帶著口罩,而整個城市也因此顯得更「死氣沈沈」。每一個來到醫院的病人,變得更加的小心翼翼。在這過渡時期,許慧詩仍然倚靠上帝,嘗試安慰有發燒或喉嚨痛症狀的病者,也會再三確認他們的體溫。

安慰有症狀病人 為武漢肺炎代禱
她呼籲大家,可以藉著主禱文來為目前的疫情禱告,「我們都是軟弱的,病毒肉眼無法看見,又帶著快速的傳播力,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唯有靠著禱告讓疫情能完全被控制下來。」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