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SARS護理長危難時刻靠主得勝】在兒子枕下留遺書 施富金憶當年:最艱難的一場生死訣別

抗SARS護理長危難時刻靠主得勝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這一場禍患(指SARS)如果要有人犧牲,求神務必揀選我……」2003年,世界各地陸續傳出SARS傳染疫情,台灣從三月13日出現首例確診病例後,也被WHO(世界衛生組織)列名疫區,時任北醫附醫護理部主任的施富金,就和團隊共同站在第一線抗疫。當時沒有人能預期SARS疫情會多失控,施富金心中也沒有「可以全身而退,活著返家團聚」的把握,靠著基督信仰的支持,施富金盡責用專業照顧病患,安慰家屬,每次進到院內的負壓隔離病房時,都會奉主的名祝福病患。後來北醫所收治的68名SARS收治病患,全部康復出院。

不受疫害仍能講道就是主恩典
「感謝主,今天(二月9日)大家來到合一教會參加主日,還能看到施富金站在台上講道,這就是神對我莫大的恩典。」多年之後,施富金雖已從醫療臨床第一線的「阿長」(旁人對施富金擔任護理長時的稱謂)退休,但繼續以合一教會牧師的「牧長」職分傳講聖經真理教導,甫於一月31日卸任路加傳道會總幹事職務的施牧師,在過去的任期內竭力協助國內外的護理人員從靈性關懷的角度理解病人,進而提供兼顧身心靈療癒的整全照顧。

施富金牧師與合一教會教牧團隊一起為武漢肺炎止息祝禱

施富金牧師與合一教會教牧團隊一起為武漢肺炎止息祝禱

在聚會中,施富金牧師帶領合一教會5位牧長代表教會,與會友們一起站立,在信心中舉起聖潔的手,為著武漢肺炎疫情「病人及家屬恢復健康」、「第一線抗疫的醫護人員維護健康」、「政府智慧的管理」、「控制疫情的治療盡快發明」,以及「教會悔改及福音廣傳」等5個面向,同聲向神禱告、代求。施富金牧師引用約翰福音十一章4節祝福所有醫護人員及眾人「這病不至於死」,神會保守武漢肺炎疫情早日止息。

2003年的SARS疫情,台灣從三月13日出現首起確診病例,到七月5日正式被WHO從疫區名單中除名,共計有346起確診病例,大流行期間超過13萬人「居家隔離」。很遺憾SARS仍造成73人死亡,施富金形容「大概是台灣近代史上,最慘烈的一場醫療浩劫,也是我個人的生命當中,最艱難的一場生死訣別!」

為家人祝禱後勇赴抗疫現場
在SARE疫情大爆發的某一天的凌晨兩點多,施富金甚至抱著視死如歸的精神,在給家人留下遺書後,毅然投入抗SARS前線。施富金當晚待先生熟睡後,揹著簡單行李走出臥室。離家之前,施富金到兩個兒子的房間,跪著為他們禱告說:「主耶穌,我請你讓我跟我的家人都平安,幫助我如同以往一無掛慮。」

施富金在大兒子的枕頭下所留的遺書,這樣寫著:「媽媽要照顧病人,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們天上見面……你們要愛阿公阿媽,要愛爸爸,媽媽在天上等你們,還有要安慰爸爸!」

「身為先生最摯愛的妻子,又是兩個稚齡的兒子最需依賴的母親,我何嘗不想好好守護自己的這個家,但我更深知道橫亙在眼前的,是一場更大的醫療戰役,那關乎更多家庭的幸福。」施富金堅定地如是說。

施富金回想,抗SARS期間,有一天凌晨12點多,她從護理部主任辦公室走出來要到病房查房,走到小兒科ICU病房的時候,心裏突然響起一個聲音:「SARS這場禍患,若要有人犧牲生命,妳認為我(指主耶穌)要揀選誰?」

牧師

走過抗SARS的刻骨銘心艱困路的「阿長」施富金牧師(梁敬彥/攝影)

走過抗SARS的刻骨銘心艱困路的「阿長」施富金牧師(梁敬彥/攝影)

願為眾人犧牲捨命換平安
「我趕快回到護理部主任辦公室,就在小小斗室裏跪在地上禱告。」施富金跟神說:「主啊!我已經在醫院三天沒有回家了,現在我要出去查房,包括太平間,剛走到小兒科ICU病房,就聽到你要揀選誰犧牲的聲音,跟我一起打拚醫護同仁每個都很盡責,她們都有家人、孩子,每個病人都是大老遠送來醫院給我們照顧的,他們也不能犧牲生命,主啊,數來數去,我覺得我最合適耶!」

雖然心中難免擔憂與恐懼,但靠著信仰的支持和激勵,施富金剛強壯膽地跟神說:「我已經信主了,我一天到晚加班,家人也習慣了,遺囑也已放在10歲孩子的枕頭下,已經跟家人相約,若媽媽(指施富金)有什麼意外,我們大家天上見,我該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我媽媽有哥哥、姊姊照顧。主啊,我跟你商量,我最合適了,求你不要帶走我的每個病人和家屬、醫療人員,孩子祈求你把你的平安留在這裏,若是按著你的旨意,非得要有人犧牲,感謝主,我一無掛慮。」

施富金回想,當她走出辦公室時,雖然眼淚止不住地一直從眼角滑落,但內心充滿平安和喜樂。感謝主,當SARS疫情止息,台灣正式從WHO疫區除名那一天,北醫的所有醫護人員「零感染」,68個病人全部康復出院。施富金說,這是全體醫療團隊的努力,她相信「是那位患難中賜平安的神,垂聽禱告,保守眾人雖遇災患,仍然非常平安!」

因為本身就是為人母的身分及角色,所以施富金對於SARS期間來到北醫治療及隔離的病患,也有著更多同理心及關懷。施富金也特別分享一位在SARS期間接觸到的抗SARS媽媽愛的故事。

施富金回憶,有一個媽媽在工作職場接觸到SARS病患,雖然自己沒有染SARS,但因有接觸史,被強迫送進醫院隔離。那個媽媽當時育有1個學齡前的孩子,但在隔離時間,打電話回家都聯絡不到先生和孩子。這位媽媽記掛著孩子,因而食不下嚥,非常焦慮。

施富金後來聯絡到這位媽媽的妹妹,才知道這位媽媽的先生跟孩子,因媽媽被送醫隔離,遭到社區排擠,白天在各便利超商流浪,晚上就睡台北火車站。施富金就透過教會,找到一位基督徒志工媽媽,願意開放家中的空房接待這一對父子。兩個禮拜後,這位媽媽解除染SARS危機,一家團聚。

憑信心禱告武漢肺炎疫情止息
在抗SARS期間,施富金為了減少因為每上一次廁所,就必須損耗一套隔離裝備的物資,連續包了2個月的成人紙尿布,代價就是得了濕疹。後來治療一段時間,才完全康復。但施富金感謝主,讓SARS疫情止息。她相信神必同樣保守台灣安渡此次武漢肺炎疫情,並成為列國的祝福。

災難發生時,不同信仰的人會呼求「老天爺,救命啊!」以及「主啊,你在哪裡?」施富金鼓勵包括第一線對抗疫情的醫護人員及眾人:「苦難是源自是社會與個人之間的相互影響,不會中斷。」第一線抗疫的醫護人員要先做好相關的防護措施維護健康,倚靠救主耶穌的憐憫與拯救。

相信耶穌所行的一切神蹟與大能,為的就是「彰顯神同在的事實」,以及「要信祂的百姓去傳福音」。每位信徒都要用積極的態度面對苦難,到各城各鄉主動傳揚主道,見證神大能。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