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非洲蓋醫院到抗SARS】恆基院長陳志成守護台灣尾 抗疫中靠神喜樂

恆基抗疫醫護勇士(陳志成醫生提供)


【特約記者廖伊淇採訪報導】「一個一個救人是來不及的,應該一群一群地救!」恆春基督教醫院院長陳志成,在大六那年前往非洲,親眼看到許多孩子在眼前過世,身為醫者,於是有感而發地說了以上的話。

已經把自己奉獻給神的他,從此決心研究公共衛生。在上帝帶領下,他過去在屏東基督教醫院、非洲、嘉義基督教醫院服事,如今是恆春基督教醫院院長,「守護臺灣尾,為主發光」是他帶領醫護人員向前的明亮異象。

從非洲到抗SARS 參與公衛感觸深
2002年為了推動台灣的醫療外交工作,年輕的他與妻子禱告許久,清楚神的旨意後毅然接受呼召,舉家遷往非洲馬拉威擔任衛生外交官。四年中,妻子曾被搶劫、學齡前的幼子患上瘧疾、養狗自衛,狗兒反而被毒死。面臨種種患難艱難,他依然心繫神的託付。從沒有醫院、醫師與藥品的起點開始,陳志成與台灣團隊協助非洲蓋醫院、培訓醫護人員,訓練八十幾位助產士,使嬰幼兒死亡率降至原本的三分之一。

SARS流行那年,陳志成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日內瓦大會,聽到醫生們因為投身SARS防疫而過世,心中非常激動難過,立刻以馬拉威代表團身分動員友邦國家,為台灣發聲。

一般民眾不清楚台灣為何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陳志成表示,「從對抗SARS、H1N1到如今,台灣有許多成功的防疫經驗。目前的WHO比我們更需要台灣,他們可以跟我們學習並歡迎我們加入,這是台灣想參加的原因。並非我們需要或有求於他們,而是希望台灣的經驗可以貢獻給他們。政治壓力抗衡之下,造成的是WHO的損失。」

非洲沒通報系統不代表沒疫情
雖身處台灣,陳志成依然掛心第三世界國家的狀況,「非洲目前看起來沒有武漢肺炎(COVID-19),其實是因沒有檢驗與通報系統,他們不知道有無感染,那是更可怕的。」他舉例,SARS流行時,正身處非洲的他,因SARS宿主快速死亡,沒造成廣泛影響,感覺上非洲沒有SARS病毒傳入。且非洲還有許多更致命的病毒,如愛滋、瘧疾、流行性感冒,相較之下其他病症造成的危機層級是更高的。因此,他相信武漢肺炎已進入非洲,然而如副總統陳建仁所發布的,冠狀病毒可能演變成「高傳染、低致死」的流感化傳染病,正如面對流感,不需過於恐慌。

吹哨人死了仍舊說話
對於武漢肺炎知名的吹哨人李文亮醫師之死,陳志成認為,李醫師秉持上帝給他的醫療專業,在臨床工作上及早發現疑似病例,率先發聲,在大陸醫療體制內雖被訓誡禁止,他終究是講出來了。雖然他的死令人難過惋惜,但這是免不了的。臨床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始終面對很多病毒,冒著生命危險治療病人。李文亮醫師的奉獻,激起很多人的感動與認同,「他死了仍舊說話,他的聲音傳得更遠。」

陳志成醫師說,在香港,病毒已經滲透入社區,群體恐慌現象反而會造成全體崩潰。他認為,中央防疫中心謹慎處理遊輪回台的議題,乃是因擔心恐慌的群眾會把嚴重性放大;加上台灣醫療體系無法一次接收那麼多外來的病例,因此第一線醫護人員必須嚴加防範。

行醫多年,有些病人在最後關頭會恐慌害怕,不知道自己最終要去哪裡?陳志成分享自己的故事,「曾經有個胰臟癌的阿嬤,很喜歡我去為她禱告,甚至盼望我為她施洗。因我不是牧師,當時不曉得我可以為病人施洗,於是請牧者來為她施洗,沒想到阿嬤在牧師來之前就過世了。這是我的遺憾,後來才知道,在緊急時刻,基督徒就是祭司,可以為人施洗。」

基督徒醫者的權柄
他鼓勵基督徒醫護人員以祭司身分為病人禱告。因為他們既擁有神兒女的權柄,也因醫者身分得到病人信任,代禱不但可以平撫病患的心情,還可以使病人大得安慰喜樂。

當病人放心把自己交給醫生時,更能帶出良好的醫療效果。

「我們有責任告訴他們,阿爸天父為我們預備永恆的家鄉,如果我們接受了這身分,便是神的兒女,最終會回天家。我們的盼望在天上!」

面對武漢肺炎臨床醫護的艱辛,陳志成邀請弟兄姊妹更積極地代禱,可祈求:
疫情在全球快快平復,如撒母耳記下廿四章25節:「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如此,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

衛福部公布隔離病房已經用掉四成,盼望外來病例數不再上升。第一線醫療系統能順服衛福部的檢疫任務,做好該做的防疫措施,避免造成社區感染或院內感染。

他也期望基督徒成為勸慰者,主動安慰鼓勵民眾,認知我們所處的環境,把上帝所賜的平安帶給身邊同伴。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