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從SARS學經驗】門諾感染科醫師:平常有演練,醫護人員防疫警覺高

台灣從SARS學經驗


【記者李容珍採訪報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在武漢、湖北和大陸等地一發不可收拾。花蓮基督教門諾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感染管制室主任、衛生福利部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東區副指揮官繆偉傑醫師說,台灣在防疫工作上,從2003年的SARS學到很多經驗,也很有步驟地因應,對於醫院的動線管制和醫護人員穿戴好防護裝備,還不致於慌亂。

院內劃分動線穿防護衣
他不諱言醫院若收到武漢肺炎,警覺性會更高,難免會比較害怕;目前台灣疑似個案雖然很多,但九成以上都被排除,目前確診18例,沒有死亡發生。我們就按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按步驟進行,全國醫院也都配合,我們要相信台灣的醫療水準,縱然有疫情,也會把傷害降至最低。

繆醫師說,面對武漢肺炎,我們雖然認識不多,但也愈來愈認識它。從2003年後,衛生主管機關會每年要求各醫院在防護裝備上,要有基本的存量,因著平常有演練,所以不會造成突然來的病毒而不知所措。所以這次是將平常演練的拿來運用,這次因疫情突然來到,各醫院防護裝備存量不算多的情況,政府也積極籌措預備,並沒有讓醫護員「在前線打仗,卻沒有防護裝備」。

「我們不要輕忽醫護人員需要的穿戴的防護裝備,還有動線管制。」他說,醫院的污染區和清潔區要分開,武漢疫情嚴重主要是整個環境遭受污染。看病的醫護人員一開始可能不知道,或是沒有警覺,以致於沒有穿戴足夠的防護裝備,甚至連戴口罩都沒有。若是到後來整個環境都污染,即使穿戴足夠的防護裝備,在脫下防護裝備後的環境仍是污染的時候,有沒有防護裝備,差別其實不大。

更多認識病毒醫護前線責無旁貸
其次,動線的管制,在清潔區和污染區的嚴格劃分,從SARS已有經驗,台灣很早就有警覺性,還不至於有嚴重的情況發生。民眾搶口罩,也反應出全民對疫情的警覺,何況是醫療人員對此警覺性更是提高。

目前18個確診中,多是在大陸地區感染,就算是本土個案,也是在家庭中長時間、近距離接觸感染,沒有一位死亡的情況,縱然被病毒感染,也要看感染的病毒量。

繆醫師表示,像在武漢的環境,可能很多地方都被汙染,感染的病毒量比較高,當感染的病毒量高時,可能容易發生重症,甚至於死亡,這也與在地醫療環境和水準有關。目前台灣雖有疫情,但他對台灣的醫療環境和醫療水準深具信心。

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他認為,現今已能快速診斷是不是已經罹患或哪些藥是有效的?這次疫情雖不會太快結束,但我們逐漸認識它,也研發出一些抗病毒的藥,未來甚至會有疫苗產生。

他說,不論在台灣、香港或大陸的醫護人員,面對不同的環境,求主給他們足夠的恩典和信心,也不致害怕。台灣「有足夠的醫療裝備」,更加添醫護人員足夠的信心。每個生命都是主所看顧,上帝既給他們使命,就應在此時發揮職分應承擔的工作。縱然會有風險,但是只要有需要醫療人員幫助的時候,「也是我們責無旁貸應該做的事!」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