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飢荒、瘟疫…第四印將開啟?神兒女在末日的挑戰

4201_刀劍、飢荒、瘟疫…第四印將開啟?神兒女在末日的挑戰


◎吳獻章(中華福音神學院老師)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裡,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示錄六章9-17節)

這幾節經文的上文,正預告著當今世人最擔心的瘟疫(8節)。這「瘟疫」連同「刀劍、饑荒、野獸」並列在第四印,為啟示錄七印中的前四印作總結(1-8節)。這殺害四分之一人類的前四印,與接下來的第五、六印聯袂出現在末世人類的舞台,共同呈現了啟示錄所預告的神學信息:明天過後,人類的安全感備受挑戰!

不是嗎?就在乍暖還寒的冬末春初,看過跨年煙火的絢爛,也才剛走過農曆年的熱鬧喧騰,誰會想到,武漢疫情竟帶來如此重大的衝擊、不安!正如保羅所說,「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3節),人人自危!

無時無刻面對安全感挑戰

其實,我們無時無刻都在面對安全感的挑戰。人所能看到的「現象界」(用康德的術語)不一定安全,地震和海嘯打擊了人對自然界應當很「自然」的安全感!科學家、實證主義者、理性主義者(包括康德)、無神論者的安全感,已被以色列人過紅海、耶穌在海面上行走所挑戰!

所謂「絕症」,就是醫藥醫療宣告無能為力的時候;金融海嘯的發生,意味著銀行和貨幣靠不住了;結婚乃安全感的轉移(從父家轉到夫家),而離婚表示婚姻安全感的破滅;移民者如路得記中的以利米勒,面臨的是將安全感從家鄉到異鄉的轉移。

老約翰所記載的第五印中,祭壇底下被殺信徒的吶喊,和因疫情遭受「封城」的人一樣:「要等到幾時呢?」(啟示錄六章10節);他所記載第六印中的世人,所面臨「天就挪移…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的驚悚(14節),和逃離疫區者的困惑一樣:「哪裡安全?」前者所掙扎的乃「時間/time」,後者所掙扎的乃「空間/place」。

對比「起初,神創造天地」時空就緒的世界起源(創世記一章1節),末世人類所賴以生存的「時間」和「空間」卻脫離常軌,變得不可靠、不安全了!

本文將從啟示錄的這兩印和其上下文,來思想老約翰在聖經封筆前的啟示,盼你我將之傳揚給在未來不安時空中,因人間種種災難被「封城」的心靈。

聖經啟示末日將有的災難

1.自始至終,這世界一直朝淪亡前進
啟示錄在羔羊揭開第一印後(啟示錄六章1節),人類歷史就在七印、七號、七碗的災禍伴隨之下,往末世直奔,直到寓意這世界的「巴比倫」被滅(啟示錄十八章)。聖經的時間觀是直線,而非佛教(和斯賓諾莎、黑格爾)所說的圓形、輪迴。個人的末世和宇宙的末世一樣,走的都是通往淪亡的不歸路,正如傳道書十二章所敘述的。

小時候我們被教導「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過了五十歲的人,體會的卻是「萬般皆下垂,惟有血壓高」。記得:青年時憑你的學歷,中年時別人看你的經歷,老年時人家看你的病歷!莎士比亞就說:「人的一生是短的,但如果卑劣地過這一生,就太長了。」

2.終極挑戰:末世屬靈爭戰的超然災害
當今世人和歷史學家所憂心的刀劍、饑荒、瘟疫和野獸等禍害的前四印,其實只是災難的起頭(馬太福音廿四章7節),其死亡人數僅達人類的四分之一(啟示錄六章8節)。比人為災害還可怕的是科學家所擔心的天然災害,其死亡人數將達到人類的三分之一(啟示錄八章中的四號)。

然而,還有比天然災害更加讓人毛骨悚然的,乃靈界超然災害(啟示錄九章中的第五、六號,和十六章中的七碗),其內容如耶穌在橄欖山所闡述(馬太福音廿四章11-24章),關於假基督、假先知的屬靈爭戰(啟示錄十二、十三章),造成的死亡人數是百分之百!這遠遠超過歷史學家和科學家所能關注的超自然災害,是世人所不知防備、恐慌的,才是神兒女最該關心的災害(遠勝於瘟疫)!

3.世界的自然和人文系統全面瓦解
第六印所呈現的可怕光景,就是舊約所預告「耶和華的日子」,敘述著上帝要在人間顯現!當那日,不僅所有的自然系統宣告瓦解(「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天上星辰墜落於地、山嶺海島都被挪移」,啟示錄六章12-14節),老約翰更描述了人類政治、軍事、社會、經濟各階層(「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啟示錄六章15節),全部被捲入這永恆的離心力中,結局如同身處日本海嘯或汶川地震的重災區般,死無葬身之地。

屆時,沒有任何階層可以保證安全,沒有人可以如邱吉爾所說:「酒店關門,我就走人」;屆時,沒有無神論者(腓立比書二章10節),「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吟中說出來的」(莎士比亞《理查二世》);屆時,人人都體會到「對於生命,我們只擁有過程」,因為世界的自然和人文系統在明天過後,全面瓦解!

信徒安慰來自得勝的羔羊

4.信徒受苦時掙扎,因不清楚上帝時間表
世人和基督徒都面臨安全感的挑戰。相較於世人為空間掙扎,神兒女則是為時間而掙扎:因信靠主被世人所仇恨、逼迫(約翰福音十五章18、20節),無故被殺(羅馬書八章36節),正如耶穌所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災前被提派」在啟示錄中的證據薄弱!)殉道者最大的掙扎,乃看不清楚上帝的時間表:「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啟示錄六章10節)

神兒女在末世,如同舊約的約瑟、摩西、約伯,都會在時間表中掙扎,「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身體得贖…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馬書八章23-25節)

5.人類的救恩和安全感不在日光之下
明天過後,人類的「現象界」全然不可靠(包括康德所矜誇的理性和道德)。聖經的末世論清楚呈現,這世界的救恩和安全感不在日光之下。人一輩子所追求的,到頭來就如所羅門王晚年的感歎:「虛空的虛空,日光之下的一切勞碌,都是虛空。」(傳道書一章2-3節)

也像猶太米大示(Midrash)的註解:「比如一隻狐狸,打從一個葡萄園經過,那時葡萄正熟,果香四溢,四圍籬高,狐狸欲入不得,三繞之,見籬腳有小洞,狐狸肚肥。

禁食三日,肚小遂入,狐狸在園內飽食數日,肚肥不得出。又禁食三日,肚小乃出。望著籬笆感嘆說:『葡萄園,葡萄園,你美是美,果實也甜,但是人能從你得到怎樣的好處呢?一個人怎樣進去,他也怎樣的出來。這葡萄園正如世界。』」神兒女該切記,千萬別把人生盼望單單放在今生裡!

6.末日行審判的是被殺的羔羊
老約翰將舊約中「耶和華日子」的預言,全匯集在第六印中。那時,世上沒有羔羊遮蓋的人,不論帝王將相、販夫走卒,竟然選擇藏在山洞和巖石穴裡,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啟示錄六章15節)

令人訝異的是,面對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時,世人寧可選擇被日本海嘯捲走、被汶川地震掩埋!屆時,世人才赫然發現,明天過後最可怕的,不是日光之下的海嘯、地震或新冠肺炎等被造物,而是被殺的羔羊!

難怪,老約翰看見這「眼目如同火焰、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的羔羊,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啟示錄一章14-17節)。在末世,世人必要真實體會「人可欺而心不可欺,心可欺而『羔羊』不可欺」的全面真理!因為明天過後,坐寶座的上帝已將審判的權柄全交給這曾經被殺的羔羊(約翰福音五章22節)。

趁著白日為主做工

7.神兒女使命:引導世人找到永恆避難所
敘述了第六印中寧願死在被造物之下的世人,呼喊著「他們(坐寶座者和羔羊)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立得住呢?」(啟示錄六章17節)後,老約翰將敘述第七印的文脈,保留到第八章,卻將筆鋒立刻轉向第七章中,藉著四位天使、四角、四風的開路,由猶大領軍的十四萬四千人(啟示錄七章1-8節),和這群預表歷世歷代跟隨羔羊的神兒女(啟示錄七章9-17節),來回應世人「誰能站立得住呢?」的絕望呼喊。

這啟示錄中慣用的「插曲」手法,正好提醒末世神兒女:我們既然在「耶和華(審判)的日子」蒙上帝保守、不失腳,就當如這次武漢肺炎的「吹哨者」、希望墓誌銘刻著「為蒼生說過話」的李文亮醫生,在全然失控不安的末世「明天過後」舞台劇尚未完全上演之前,為蒼生說話、傳道,引導心靈被自我「封城」深鎖的世人,找到永恆避難所,趁早飽得上帝的慈愛翼護!

「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馬書十三章11-14節)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