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瘟疫:基督徒可以想得不一樣

John Martin, The Seventh Plague, 1823


◎江季禎(真道神學院老師)

說到這次的新冠肺炎(COVID-19)無不叫人沉重,因為此疾傳播對人造成傷亡依然持續。置身如此處境,基督徒要如何看待這場瘟疫大肆虐?

從古至今,瘟疫常以不同面貌出現,讓人防不勝防。舊約聖經亦記載人類遭遇了無數次的瘟疫。「瘟疫」在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指強烈致病性的物質(如病菌或病毒),而使人或其他物種感染而生病,破壞身體功能,在廣大區域造成死亡的大型流行性傳染病。舊約聖經所描寫的瘟疫幾乎都發生在人身上,除了一次臨到牲畜(出埃及記九章3節)。瘟疫三不五時出現,讓人感嘆生命的脆弱。

誰主瘟疫浮沉?
從舊約聖經中,我們可以知道那些年瘟疫的影響。瘟疫所到之處總令人怵目驚心,屍橫遍野令人悲慟。

瘟疫雖可怕,但都有特定時期,即「瘟疫有時」。在舊約裡,瘟疫的出現通常伴隨著發生的天數或死亡者的數目。例如在出埃及記,瘟疫在一天之內臨到埃及人的牲畜(出埃及記九章1-7節);在撒母耳記下,因大衛王得罪上帝,瘟疫肆虐以色列人達三日之久(撒母耳記下廿四章11-17節)。

從這些經文看,瘟疫會帶來大量死亡,如大衛時代的瘟疫,死亡人數就高達七萬人。一方面,瘟疫的發生常使人措手不及,在人感到安逸時,突然臨到,造成人命傷亡。另一方面,我們也可觀察到瘟疫是「有始有終」的,曾經被醫界認為無藥可救的絕命瘟疫如天花、黑死病、SARS等,都只能肆虐一個時期。這也許值得安慰。

毛澤東在其《沁園春.長沙》的詩中,寫了這麼一句:「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人總以為人定勝天,甚至把自己當神。但遇到瘟疫時,卻把矛頭指向上帝。彷彿事不關己,千錯萬錯都是上帝的錯。我們不禁要問: 「誰主瘟疫浮沉?」

從醫學的角度看,瘟疫是與公共衛生有關的傳染病。不論人傳人或動物傳人,都是病毒惹的禍。然而從舊約看,瘟疫和信仰有絕對的關係。因此,我們必須從上帝和人的關係來處理瘟疫的問題。

上帝按公義賞善罰惡
舊約提到瘟疫時,往往將瘟疫和上帝的降罰連結在一起。也就是說,瘟疫是上帝處罰祂子民或外邦民的媒介之一(利未記廿六章25節;民數記十四章12節;耶利米書十四章12節;以西結書五章12節),為的是要彰顯上帝的公義和大能。

既然瘟疫是出自上帝,那麼人的角色是什麼?在問這個問題時,我們需要先認識上帝的屬性。上帝是公義的(申命記卅二章4節;使徒行傳十七章31節),也是慈愛的(詩篇卅六篇5節;一四五篇8節)。上帝的公義表明祂有既定且不變的道德標準,也守住和執行這標準。誰違反了這標準,上帝就讓他遭受相對應的懲罰,這就是祂的公義。依循這前提,公義的上帝,祂就不可能讓人平白無故遭受瘟疫肆虐。

舊約的瘟疫事件,都是與上帝子民或外邦國民的悖逆和犯罪有關,導致上帝嚴厲懲戒他們。這些犯罪者,包括君王(撒母耳記下廿四章13節)、屬靈領袖(祭司、先知)、百姓(詩篇一○六篇29節)。換言之,公義的上帝是因人的罪孽才讓瘟疫臨到人身上(約書亞廿二章17節)。

但若僅止於此,就忽略了上帝亦是慈愛憐憫人的神。上帝的慈愛和上帝的公義不相悖,祂對罪人進行審判施行公義,目的不是要摧毀罪人。相反的,上帝因著祂對罪人的憐愛,往往先預告提醒,之後才藉著「瘟疫」讓罪人遭受「苦難」,以此警戒犯罪的人知錯能改,回轉向上帝。

若能這樣做,上帝就會止住瘟疫 (撒母耳記下廿四章25節;歷代志下七章13-15節;詩篇一○六篇30節),也會拯救人脫離瘟疫(詩篇九十一篇3節),讓人在瘟疫中仍有活口。如此,世人才知道是耶和華上帝「主瘟疫浮沉」(以西結書十二章16節),才曉得在遭受苦難時向正確的對象求助,正如當年約沙法王的禱告:「倘有禍患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瘟疫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站在這殿前向你呼求、你必垂聽而拯救.因為你的名在這殿裡。」(歷代志下廿章9節)

瘟疫無法使人與神隔絕
舊約的瘟疫,不僅僅是自然災害的產物,而是經常被視為上帝的審判或懲戒,是上帝手中刑罰罪惡的工具之一。那我們要如何看待今日在中國和世界各地擴散傳播的武漢肺炎呢?

在基督徒當中有兩極看法。有人認為,此次的肺炎和舊約的瘟疫相似,因此主張此次肺炎傳播是出自上帝對犯罪者的懲罰,也是末日即將來臨的預兆。另有人認為,不能將兩者等同視之,處境完全不同,只能說是人禍,人為疏忽所造成。

筆者覺得,與其各自選擇立場,不如把兩個看法結合在一起。沒錯,武漢肺炎的確是人禍導致,但也不排除是來自上帝的警告。我們不需要將每一次的瘟疫都當作是上帝的審判,但我們也不否認,每一次的瘟疫都是一種對人的警愓。

我們可以在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看到人性的表現,有人漠視他人生命,四處傳播病毒,惟恐天下不亂,甚至趁機散播謠言與斂財;也有許多英勇的醫護人員,在疫區忠於職守,為助他人不惜承擔感染風險。如果瘟疫是要讓人警惕,那麼它對基督徒人性的首要提醒,就是彼此相愛這件事。彼此相愛需杜絕彼此相害,也拒絕為一己之私,成為害群之馬。

基督徒有主耶穌作為榜樣,在這場瘟疫中,雖不至於一定要犧牲生命,但基本的愛人如己還是需要身體力行。瘟疫會叫人與人之間隔離,但主的愛不會與我們隔絕。我們要堅持主的愛,處於任何環境,包括這次的瘟疫環境,無論被感染與否,不懼怕也不與主的愛隔絕,反而能勇敢見證基督捨命的大愛。

除了人性,疫情對人的生命也有很大的警惕。此次的瘟疫再次顯出人命的脆弱。人自詡可以勝天,卻連肉眼看不見的病菌都招架不住。眼看人命不保,人一個接一個受病毒感染而倒下。這提醒基督徒,人命既然是那麼不堪一擊,活著時為何不能少恨多愛?為何總是爭吵,造成人際關係破裂?為何執著於權力和地位,耗費體力和心力,卻無力給家人關愛和呵護?

人命如此短暫,基督徒活著時,就更要帶著「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的信仰態度,生活在日光之下,卻能追求日光之上的事,一生盡心盡力盡意事奉上帝。

主再來的日子已近
這次肺炎疫情亦提醒人應對本身的終極結局進行關注,基督徒更應如此。人在地上的生命既弱又短,也不在自己的掌握中,隨時都會有死亡離世的可能。因此,我們要知道地上不是永遠的家,惟有天上才是我們永遠的歸宿。

我們既然有永生的把握,就當有一個信念,就算我們受感染病死,也能在天家與主同在。我們在世只不過是客旅,但這不表示我們就不用負上本身的責任。活在世上,尤其是面對這場瘟疫,我們也當盡本份,做好一切的預防措施,然後聽天命,把結果交給上帝。交託給上帝之後,就學習不讓自己過分憂慮。

瘟疫,除了是上帝懲罰的工具以外,也是主耶穌再來的末日徵兆之一。我們不知道主是什麼時候來到,但可以確定的是,主已經近了。從舊約進入如今我們所處的時代,在等候主再來的這段時期,讓我們不懼怕只能殺身體的瘟疫,而是懼怕那能殺身體和滅靈魂的主,然後緊守崗位,忠心作主工,把握機會傳福音。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