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跨過的坎,其實是我自己】走出自我怨恨 天父的愛擁抱紀寶如

紀寶如與孩子合影(圖/紀寶如提供)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30年對於資深藝人、台灣優質生命協會秘書長暨合一教會職場宣教士紀寶如來說,她始終跨不過的坎,其實是「紀寶如」。

由於紀寶如是龍鳳胎,半世紀前的台灣民風保守,認為家有龍鳳胎是一種惡運的詛咒,於是在重男輕女的觀念下,龍鳳胎之一的紀寶如就被丟給外婆撫養。紀寶如回憶說:「我甚至忘了,小時候媽媽有沒有抱過我?更不記得第一次看到爸爸是在幾歲的時候?但可以確定的是,我渴望他們的關愛!」

五歲那年,阿嬤帶著年幼的她去一位演藝圈的大牌製作人那裡試鏡,考題是「十秒內落淚」。

試鏡時,旁人的一句:「如果媽媽沒有了,妳會怎麼樣?」紀寶如聞言悲從中來,即刻淚如雨下。更奇妙的是,年幼「連國字都不識幾個」的紀寶如,居然能將製作人要她試演的角色「表演得絲絲入扣」。

從小渴望父母愛卻不可得
從那天起,紀寶如就開始了「把歡笑帶給觀眾,把眼淚留給自己」的藝界人生。

「我演得最好的,通常都是缺乏親情的戲,信主後才明白,原來那是出於內心對於親情的渴慕。我以為我在演別人,其實演的都是我自己!」紀寶如回想,當年她拚命演戲,為的是賺很多的錢可以給阿嬤,這樣她就可以搬回紀家,跟父母及兄弟姊妹團聚,得到家人的愛,後來紀寶如也確實如願以償。

到了15、16歲的年紀,紀寶如已是「日進斗金」的知名紅星,但旁人有所不知的是「從小只要沒有演出的日子,紀寶如幾乎都是被鎖在房間裏」。

紀寶如說:「當時的我,人前風光,人後卻像是被軟禁的犯人。」紀寶如猶記,當她跟爸爸「報告」自己已經懷孕,要嫁給余龍的那一晚,爸爸狠狠地摑了紀寶如一巴掌,並對她說:「妳都懷孕了,還講什麼?不要再說了,把孩子拿掉,妳只有這條路可以選!」那天,一向聽話的紀寶如,決定跟余龍遠走高飛。
4202_走出自我怨恨_天父的愛擁抱紀寶如_2
阿公丈夫過世 被控是殺人兇手
當紀寶如孕期進入七個月的時候,接到紀家打來的電話說:「阿公過世了」,回家奔喪,阿嬤指控紀寶如:「誰叫當初不聽話,妳阿公都是被妳氣死的!」紀寶如說:「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有人被我害死,而且那個人還是我愛的阿公」。

紀寶如的大兒子罹患「先天性腹裂症」,這是一種發生率只有萬分之一的疾病,於是乎紀寶如再度聽到:「就是因為當初她不聽話,堅持嫁給余龍,才會出現這樣的下場。」字字句句都像是利刃狠狠插進紀寶如的心。

1992年,「心中有過不去的坎,卻沒有適時宣洩」的湯銘雄,跑到神話世界KTV放了一把無名火,燒死了16個無辜的客人,其中一個就是紀寶如的丈夫余龍。

紀寶如到了陽明醫院撫屍痛哭時,耳邊突然傳來婆婆嚴厲的指控:「就是叫妳回來妳不回來(當時因余龍外遇,兩人離婚),余龍才會去喝悶酒,都是妳害死我的兒子。」繼阿公過世後,再成「殺人兇手」的紀寶如,這次選擇跑去酒店上班,用酒精麻痺自己。

「當時我人是活的,心卻是死的。」紀寶如說,她的孩子每次看到她這個媽媽不是在發酒瘋,就是打孩子出氣,並痛罵他們:「若不是因為你們,我也不用這麼辛苦跑去酒店上班,早就可以死了,就是你們拖累我的。」

Mary姊的禱告 如同天父擁抱
2004年,喜悅集團董事長黃馬琍為紀寶如做了紀寶如生平的第一個禱告,紀寶如已經記不得當時Mary的禱詞,但紀寶如卻強烈感受到一雙溫暖的手擁抱著她:「就像一位慈祥的爸爸,緊緊將女兒擁在懷裏,我那打從出生就缺乏的父愛,在那一刻全得到了滿足。」那年,42歲的紀寶如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

受洗後的紀寶如猛然發現,其實在過去的年日裏,她一直跨不過的坎就是「為什麼我是紀寶如?」「我恨我成為這樣的紀寶如!」那個在Mary姊的禱告中,被天父擁抱的溫暖感覺,讓紀寶如決定先跨過自己的坎,先放下對「紀寶如」的怨,與自己和好,才能跟他人和好。於是在受洗兩年後,紀寶如決定「跟爸爸和好」。

那晚,紀寶如問爸爸:「爸爸,你以前為什麼不愛我?」紀爸爸只是嘆了口氣對紀寶如說:「妳以前看我的眼神總是充滿恨與怨,不過信主後妳改變了,我愛妳,我當然愛妳啊。」那晚,是紀寶如和爸爸四十幾年來第一次父女相擁,這是紀寶如跨越的第一個坎。

紀寶如跨出的第二個坎是對殺夫兇手湯銘雄的恨。紀寶如說,直到受洗後多年,她和公公余志華一起參加更生團契的聖誕佈道會,聽到台上的黃明鎮牧師說:「湯銘雄已經是湯弟兄」。紀寶如說,很奇妙,她受洗前同樣聽到湯銘雄受洗,甚至他不斷寫信來表達懺悔,但她連信封都沒拆開,直接就撕了並燒了,但那天她的腦中卻浮現「舊事已過,都變成了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紀寶如說,頓時聖靈光照她,湯銘雄對她來說好像不再是那個讓她人生無「亮」的垃圾。也就從那一刻起,紀寶如開始跨越心中的坎,現在同時擔任台灣藝起發光協會常任理事的她,能夠走進監獄及看守所去做見證、唱詩歌,鼓勵他們「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

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受訪時回想,那天是在三重體育場的聖誕特會,紀寶如的公公余志華老先生坐他隔壁,聖靈做工,紀寶如和公公都表示願意原諒湯銘雄,那個晚上,大家在基督裡化解寃仇,成了一家人。

紀寶如與朱奔野牧師(右一)合影

紀寶如與朱奔野牧師(右一)合影

報警抓吸毒兒 跨出和解的坎
「主耶穌的安排是人心所難以測度的。」神很多時候不會直接告訴祂的孩子答案,而是給他們考題。紀寶如的二兒子染上毒癮,勒戒出獄後,還開始販毒,紀寶如苦勸不聽,害怕孩子就此沉淪,做了人生最難的一個決定,就是報警抓兒子入獄。

紀寶如說:「當時,孩子對我非常不諒解,語帶責備的質疑我,妳(指紀寶如)是我媽媽耶,妳怎忍心報警抓我?」紀寶如跨越心中那個不被諒解的坎。不會開車的她,每週數次搭兩個小時以上的車,去桃園的龜山監獄探望兒子。紀寶如說,當時她就是抱著「彌補」的心態,因為兒子小時候,她對兒子不是打罵就是用苦毒的話酸他們,這是她贖罪的機會。

紀寶如出於母愛的行動,讓她的兒子終於也跨越了心中的坎,在一次探監的面會中主動對媽媽說:「妳從五歲半就開始賺錢,公務員不過需要工作25年就能退休,妳已經工作超過45年還在做,以後我會為妳而活。」

甘心樂意付出愛的優質生命
看到孩子的悔改,紀寶如淚流滿面對兒子說:「你為我而活,會找不到你獨特的生命價值和意義,你要活出你自己的價值和意義,這才是媽媽的盼望。」紀寶如的兒子出獄後,主動要求到台灣優質生命協會上班,跟著紀寶如與台灣優質生命協會的眾星及志工,到處去關心沒有血緣、從老到小的弱勢族群,後來更生團契也頒給紀寶如恕光獎,鼓勵她藝起發光。

「信主前我去賺錢、對人付出愛,那是為了要別人喜歡我紀寶如;現在我做任何事,都是甘心樂意,毫無勉強的。」紀寶如感謝主,當她跨越了「恨紀寶如」這個坎之後,她真的得著全然的釋放了;無論是接觸到任何人,她都是甘心樂意付出愛,她不再為了討好人虛矯地笑,即使要她受苦,她都甘心樂意背起十字架跟隨主。

當她跨越那道原本認為跨不過的坎之後,她先與「紀寶如」和好,進而與神及周遭的人和好,感謝主,祂的恩典夠紀寶如用。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