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印象》好想擁抱

Vigeland Park, Two Boys Running


攝影/文 溫小平

我喜歡擁抱,大概是從小被抱的時候不多,一方面媽媽要上班,很忙;媽媽也希望我獨立自主,不要太過依賴。

於是,當我旅行到了挪威的雕刻公園,看到一尊尊親子和樂的雕像,忍不住拍了許多照片,那維妙維肖的表情與肢體動作,竟然讓我感動莫名,好像我也被抱在懷裡。

挪威雕刻公園親子和樂的雕像(作者攝影)

挪威雕刻公園親子和樂的雕像(作者攝影)

雖然沒見過爸爸,沒嘗過爸爸的擁抱滋味,但我依然是幸福的;因為我很小就跟著媽媽去了教會,那些爺爺奶奶、伯叔阿姨都會抱我,甚至還會掐我胖胖的臉,我一點都不生氣。

我知道,有的小孩討厭別人掐臉,我卻心裡悄悄喜歡著,即使覺得痛,卻知道那是一種親密的接觸。

當我長大以後,成為一個喜歡擁抱的人。我去醫院探病,我擁抱;我看到哭泣的人,我擁抱;我面對失戀的人,不曉得如何安慰,我擁抱。甚至,當我自己的感情空虛,我學著擁抱自己。

尤其是夜晚時刻,在最深最深的寂寞傷悲裡,我覺得茫然無助時,耶穌擁抱了我,給了我安穩的睡眠,以及繼續走下去的決心。所以,我也要把擁抱所傳遞的愛,傳遞出去。

這陣子全球肆虐的疫情,來自於武漢肺炎。我討厭冠狀病毒,他讓我們不敢擁抱、不能擁抱,人跟人必須保持安全距離,避免感染疾病。

莫非,冠狀病毒性格冷漠,忌妒別人常常擁抱。或是,冠狀病毒是一個渴望擁抱的小孩變的,既然他得不到擁抱,他也讓所有人都不能擁抱。

面對冠狀病毒,頭一回,我面對該不該擁抱,有了遲疑。但是,無論我是否伸出了擁抱的雙臂,但我知道,我用我的心擁抱了彼此。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