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就是幾千年

流蘇(照片皆作者提供)


◎林登詳

有些樹,一站就是幾千年,一直到年老髮白,仍以老態龍鍾的美,悅人眼目,一絲不苟、始終如一,遵從上帝的命定:「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裡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創世記二章9節)

上帝給「樹」的命定,首先是「悅人的眼目」,其次才是「果子好作食物」。有一次到四季常綠、鳥語花香、每一種動植物都盡情招展的台灣神學院,旁聽魏連嶽老師的課,老師意味深長談到樹的命定,我才驚覺埋在聖經的字裡行間,竟荒疏了有關樹的故事、形容、比喻,以及伴隨著樹的神學意境與信仰教導。

五天密集上課,一晃即過,拍「結業照」時,在樹下合影,不斷湧起對樹的思考與聯想,葡萄樹、香柏樹、無花果樹,一棵接一棵,串著經文,樹的屬靈意義,漸漸的浮現與清晰。魏老師說,一棵樹,只要悅過人的眼目,哪怕僅僅只是一個人,都完成了上帝交付的使命。

世界上千千萬萬棵樹,有些生長在偏僻或高聳之處,終其「一生」惜未能直接悅人眼目,只能以另一種吸納二氧化碳、吐出氧氣如芬多精的方式,淨化大地空氣,送給人清清朗朗的空間,而清朗的大自然,何嘗不悅人的眼目。

上帝創造樹,樹也乖順的服從命令,有如一句口令「立正!站好!」樹就不假思索、無怨無悔,惟願悅人的眼目。比如,白千層,全身坑坑疤疤,或許一點都不悅人眼目;如果從「上帝透過萬物」教誨子民的角度來看,白千層卻很美,把自己的蛻皮、破碎、斑斑駁駁奮力求生,展現在人的面前,不扭捏、不作態,以醜於外、美於內的自在,悅人的眼目。

白千層裂開的樹皮

白千層裂開的樹皮

比如,桐花樹,在艱困時期,結果子可榨油。等承平的日子到來,悅人的眼目,是桐花樹唯一的牽念。桐花真美,長在樹上,望之繾綣;掉在地上,不忍輕踏。一朵一朵的桐花,依於母體時,優雅脫俗。一瓣一瓣的桐花,隨風飄落時,風度翩翩。桐花,動靜皆宜,何其悅人的眼目。

桐花

桐花

比如,流蘇樹,在秋冬時節,把自己收斂為樸實無華的村姑,等季節一到,嘩啦嘩啦綻放成絕美的蒼白:樹葉蒼綠、花色粉白;再大的面積,只要有幾棵流蘇盛開,宛如陰暗天候,突現陽光穿透雲層,溫柔而倔強的明亮大片園林與山間,同樣悅人的眼目。

樹會生病,曾在植物園及中央大學等地,看到吊著點滴的樹。我常想,這就像傳道人、長執及帶職事奉同工,無論重疾或微恙,都無法放下上帝的呼召,一日傳福音、一生傳福音;如同「樹」,從冒出地土的那刻,就順服上帝的命定,日夜復日夜,年年復年年,悅人眼目、結好果子,直到轟然倒下。

似乎樹結果子的能力會隨著年歲遞減,但悅人眼目的功能卻越來越彰顯。樹齡幾百年、幾千年的樹,被駐足觀賞、被品頭論足、被奉為神木(神的樹木),藉著自己蒼老猶帥勁的身軀與容顏,榮神益人。

未倒的樹,被拍攝成照片,供人瀏覽觀賞;倒下來的樹,無論雷擊、砍伐或壽終,悅人眼目的命定,還未解除,被破碎、被雕琢成藝術,仍然悅人的眼目。

看得到樹的所終、望不見樹的所往,只知必然有一天,化為灰燼回到地裡,回到上帝抬舉的最初(從地裡長出來)。

上帝的恩典,樹以「年輪」向世人展示。上帝的公義,樹以「歡呼」對世人見證:「那時,林中的樹木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歡呼,因為他來要審判全地。」(歷代志上十六章33節)上帝的命定,樹以「粉身碎骨」來完成。

有一天,在鄉間小道、深山蒼嶺甚或只是城市的通衢,你若看到它,那棵樹就無憾於上帝的託付,怎能吝於再看它一眼?怎能急著說再見?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